评论 > 言论 > 正文

拜登阻止美中关系下坠 但结构性矛盾依然难解

作者:
从北京的立场看,华盛顿要么同中国合作和竞争(不是美国定义的竞争),要么同中国对抗,只能二选一。但华盛顿现阶段也不可能同意北京的立场,短期内不会从对抗的立场上后退,也许不是拜登不愿意,而是美国当下的大环境不允许他后退。

拜登习近平的二次通话看似有些突然,但从当下形势看,也是某种必然。说有些突然,是因为前不久传出习近平有可能视讯出席G20会议,今年不会有“拜习会”;说某种必然,是因为之前舍曼和克里分别在天津与中方会谈没有取得成果,而美国10月又面临联邦债务违约问题,拜登现在面对很大的国内压力,有必要管控美中关系,不使之继续恶化下去。

从白宫关于首脑通话的文告和美方有关官员透露的信息看,拜登此次通话有三点值得注意。

一是双方讨论的重点是对双边竞争的负责任管控,确保竞争不会滑向冲突。

二是双方的讨论更多在战略性的务虚层面,没有触及中方敏感的核心问题,这点同7月前的第一次首脑通话相比,显得相当明显。首次通话后,白宫文告将美方关注点一个一个标示出来,包括中方的胁迫性与不公平的经济行为、香港、新疆、台湾、区域等,而这些问题都关乎中国的核心利益,是中方非常在乎的,触及中国的神经。拜登这次或许也谈了这些问题,但白宫文告只说双方进行了广泛的战略讨论,包括双方利益和价值观一致与分歧的课题,表明拜登不想公开用这些问题刺激北京

三是华盛顿觉察到之前和中方的官员会谈,无论是3月的阿拉斯加会谈,还是7月和8月的两次天津会谈,都没有效果,在美方看来,中方只想利用会谈做“大内宣”,不想和美方一起解决美国关心的实际问题,因此拜登认为有必要越过负责具体事务的官员会谈,而直接和习近平沟通,测试成效。

“拜习二话”美方对中国释放的相对温和信号,既让外界感到诧异,同时也带来某种期待:拜登是否想使美中关系破冰重启,两国目前糟糕的状况有转元向好空间吗?这无疑也是中方的愿望。习近平在通话中就援引宋代诗人陆游的诗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来告诫拜登,要后者拿出战略胆识和政治魄力来。但这话也同时暗示拜登,中美关系变成现在这样,责任在美方。

虽然拜登没有说过要同中国搞对抗,而是用“激烈竞争”代替对抗,但事实上,第一次同习通话,白宫文告表现出的是一种对抗姿态。7个月后,白宫忽然变得有所缓和,这背后的原因,应该是拜登已经认识到,美中经过半年多的较量,按照目前态势发展下去,双方关系很可能会失控,由激烈的竞争或对抗滑向军事冲突——不管是擦枪走火抑或误判,而双方发生军事冲突的领域大概率会是台海和南海。可是拜登尚未做好同中国打一仗的准备,他也不想在他的任期内和中国打仗。因为中国不是阿富汗这样的小国,如果迫不得已非要和中国开战——不论什么原因——很可能就会是一场相当规模的战争,这肯定不符合拜登眼中的美国利益。因此在两国关系上,他当下的首要职责,是“负责任地管控美中竞争”,避免战事发生。

拜登意识到两国战争的风险,并对竞争风险进行管控,对美中来说应该是好事。确实,若是任由两国关系一路坏下去,兵戎相见就难避免。现在两国在管控风险方面做得还远远不够。双方首脑至今只打了两通电话和一个视讯,后者还是在多边场合,可拜登和G20中的多数国家领导人都已经面对面见过,有些还见过多次,就连普京这位他眼中的“刽子手”都进行过双边的见面会谈,唯独同中共领导人只通话不见面,这虽有疫情因素,可也反映了两国关系糟糕的现状。首脑外交很多时候能够起到一般事务性官员的外交起不到的特殊作用,而首脑外交面对面的会谈又尤其重要。这是国际社会期待美中领导人今年最好能够见上一面坐下来好好会谈的原因。

不过,对这次通话能否打破两国的外交僵局,评论家的看法并不一致。乐观地说,在拜登的温和姿态后,即使美国官员不再在公开场合宣示对抗调子,华盛顿也不大可能在一段时间内调整同中国的“竞争、合作、对抗”三部曲,从实力原则出发同中国打交道的对华政策。从拜登上台后半年多的情况来看,对抗显然在对华三部曲中是主调。拜登政府全盘继承了川普政府的抗中路线,同中国的对抗是全方位和系统性的,而竞争也是对抗的一部分,拜登对竞争设定的前提或者结果是美赢中输,为此可以修改竞争的规则,也即对什么是规则,由美国来定义。至于三部曲中的“合作”,只能处于末座。当然华盛顿不是不要同中国合作,此次拜习通话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涉及两国在气候方面的合作。只是华盛顿的“合作”也是在美国需要中国配合的时候,要求中国合作,换言之,合作必须由美主导且对美有利,这种合作其实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竞争。

华盛顿可能认为这套“竞争、合作、对抗”的做法可以让中国就范,但7个月实施的结果并不如意,北京没有按照华盛顿的意图和节奏起舞,不接受华盛顿定义的既对抗又合作的对华模式。在克里8月底的天津之行中,中方就未按照华盛顿的要求在减排上做出新的承诺。习近平也在此次通话上再次提出中美展开合作的前提是“尊重彼此核心关切、妥善管控分歧”,在该基础上,两国可以继续接触对话,推进在气候变化、疫情防控、经济复苏以及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协调和合作。也就是说,美国要把诸如气候的问题单独和分开处理,中方是不同意的,北京要求华盛顿把合作的领域同整个中美关系挂钩一并处理,若想同中国合作,首先解决中方在天津会议上提出的“两份清单”和“三个底线”的关切。

从北京的立场看,华盛顿要么同中国合作和竞争(不是美国定义的竞争),要么同中国对抗,只能二选一。但华盛顿现阶段也不可能同意北京的立场,短期内不会从对抗的立场上后退,也许不是拜登不愿意,而是美国当下的大环境不允许他后退。尽管政治人物尤其一国最高领导人在特殊时刻可以运用自己的智慧、影响力或权威力挽狂澜,把国家的发展包括外交政策导向他认为的正确方向,可显然,至少眼下拜登没有显示出这种领导魄力和智慧。经过五年美国政治人物的操弄和媒体舆论对中国的“狂轰滥炸”,讨厌和反对中国已成美国的主流民意和某种“政治正确”。任何政治人物,只要他还想发挥更大影响力,有更好的政治前途,就不能逆着这个潮流走,哪怕只出于表演,也要表现出反中姿态来。同样政府的决策也必须立足于反中。人们看到,无论是上届川普政府还是这届拜登政府,做什么事情,哪怕是与中国无关的国内问题,都要扯上中国。两党批对方,更是将中国做靶子。拜习通话的第二天,也传出华盛顿有意将“台北驻美办事处”改成“台湾驻美办事处”,美国贸易代表和商务部亦有计划可能对中国的补贴产品开征新关税。这两个动作如实施,将对美中关系产生重大冲击,北京势必会做强硬反击。故而,除非美国的反中遇到重大挫败,或者中国出现重大改变,否则在此之前,这个反中大势是无人能够扭转的。

或许,此乃美中两强在现阶段以及未来一段时期的宿命。它受困于两国的结构矛盾。因此,从最好的结果看,拜习二话仅仅有可能维持两国关系不再下坠,不会改变目前的运行轨道。

责任编辑: 叶净寒   来源:FT中文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0914/1646750.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