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何清涟:美国“国家账本”正在爆表

作者:
美国举债历史虽然源远流长,但二战之后建立的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深刻地改变了美债的运作体系。美国国债之所以有国家、投资者愿意购买,乃因美元是纸黄金、硬通货,国债成为美国一把最锋利的财政利器,从此,美国再也没想过用本国的财政盈余来消化国债,而是以美元来收割全球财富为其买单。问题是,2021年以来美国国债的最大购买者是美联储,终于出现用高通胀来收割本国民众,其中中产受损最大。

拜登入主白宫之后,美国债务与印钞进入疯狂状态。图为2021年3月25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华盛顿白宫东厅举行的首次新闻发布会

9月27日,我上美国国债钟Our National debt clock即时显示搜索,录得当天的国债是$28.43万亿,包括婴儿在内的美国人人均负债$8.6万。民主党政府的总账房——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就任时夸下海口,她有足够多的货币工具可以应付财政所需与通胀,如今也计穷无策,在9月22日致国会领导人的一封信中表示,财政部将于10月18日耗尽现金。美国有史以来首次接近潜在债务违约,政府官员和外部专家称这将导致经济灾难,拜登政府希望国会提高举债上限,尽管9月28日在参议院遭否决,估计还会继续努力。

美国国债剧升成了收割本国民众

美国国债是美国财政部代表联邦政府发行的国家公债。在2020年以前,美国国债中约三分之一的公共债务由外国政府持有,其余部分由投资者、州和地方政府、共同基金、美联储等持有。美国举债历史虽然源远流长,但二战之后建立的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深刻地改变了美债的运作体系。美国国债之所以有国家、投资者愿意购买,乃因美元是纸黄金、硬通货,国债成为美国一把最锋利的财政利器,从此,美国再也没想过用本国的财政盈余来消化国债,而是以美元来收割全球财富为其买单。问题是,2021年以来美国国债的最大购买者是美联储,终于出现用高通胀来收割本国民众,其中中产受损最大。

就在美国媒体集体欢呼拜登那高达数万亿的大基建计划与救助计划之时,6月15日,滥印钞票的美国,终于迎来了重大通胀,消费者指数(CPI)跃升至5%。没有经济学常识的人可能不知道消费者指数上升意味什么,这里讲点历史比较: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CPI也才3.94%,如果把时间跨度拉到近30年,你会发现,美国的CPI普遍维持在2%左右,即便是伊拉克战争期间,美国的CPI也才3%。

这一切当然源于拜登政府举债、印钞Copy中国经济模式。本文用剥洋葱的方式,层层递进,为读者讲解美国失乐园这一过程——近30年来国债如何形成的。为什么是近30年?乃因四位总统均在世,其中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均是拜登的积极支持者。

28.4万亿国债这座罗马城是如何建成的?

本节长话短说。老布什总统1992年卸任时,国债余额达到4万亿,增幅50%,而GDP仅增加25%,国债/GDP是63%,比里根时期还要高。克林顿号称美国的“中兴之主”,上台之后,他实行以削减财政赤字作为核心的财税政策,并以自由贸易和全球化带领美国经济走向繁荣,双管齐下,给美国带来了引人注目的经济繁荣,股市红火,通胀率从未高于3%,2000年美国GDP达到10万亿,但国债只增不减,卸任时国债余额增至5.7万亿,国债/GDP达57%的高位。

小布什运气不好,任期第一年就遇到911事件,美国先后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机构的报告,伊拉克战争的最终成本是8,146亿美元,阿富汗战争消耗费用为6,856亿美元,合计1.5万亿。再算上战争负伤、死亡士兵赔偿金、养老金等其他类隐性成本,哈佛大学研究人员预计总成本在4~6万亿美元之间。卸任时,国债余额首次突破10万亿大关,国债/GDP升至71%,任内增加4.3万亿国债,基本覆盖战争花费。

继小布什成为白宫主人的奥巴马算是登峰造极,号称“赤字之王”。三大类花钱去处:2008次贷危机爆发,通过大幅QE,美国经济在2010年恢复增长,国债规模突增2万亿;利比亚战争、剿灭ISIS。奥巴马任期内的军费预算明显高于小布什;推出了不少为弱势群体服务的福利计划,出台了很多像医改、住房、教育、失业救助这样的“民本”政策,力图缩小弱势群体与富人之间的贫富差距。通过“福利换选票”,奥巴马筑牢了民主党的票仓,成为美国左派十分热爱的总统。

奥巴马绝对不得罪富人,科技界的跨国巨头都是其好友,为富人减税是其认真落实的任期内任务。奥巴马于2010年通过了《减税法案》,2012年又推出《美国纳税人减税法案》。在敞开手花钱的同时还要减税,奥巴马Change美国的雄心就只能靠国债了,他以平均每年1.1万亿的速度,将美债规模带上了19.573万亿的山巅,国债增速远超GDP增速。中国在他的游说下一度成为美国最大债主。有这位“赤字之王”,继“二战”之后,美债余额再次超越GDP。

这段时期出了个与中国国债相关的乌龙事件。2013年10月21日,美国ABC电视台的深夜脱口秀节目“吉米鸡毛秀”(Jimmy Kimmel Live),请来一群小朋友召开“儿童圆桌会议”,让他们发表对美国政府停摆问题的意见。当问到欠中国1.3万亿美元该怎么还时,一位小朋友语出惊人:“我们绕到地球那一边去,把中国人都干掉。”虽然是个幼童无知之言,却让一些美国华人很愤怒,担心出现新的排华法案,还发动了白宫签名。但这乌龙说明少部分美国人开始担心债务问题。

川普竞选时曾提出要撙节财政开支,降低美国国债数额。在最初三年里,他确实做到了,大批撤离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的美军,要求北约、日韩等驻军国家提高自己的防务支出,从而缩减美国的军费开支。2016年12月,奥巴马留下巨大19.573万亿美元债务,到2019年12月,川普大规模减税,债务也只有22.719万亿。2020年1月,源起中国武汉的covid-19流传美国,在疫情被民主党高度政治化之后,川普政府只能大规模举债、印钞应付疫情,到2021年1月21日,国债高达27.78万亿美元。

拜登入主白宫之后,美国债务与印钞进入疯狂状态。外界估计,2020年川普政府时期超发货币大约在7-10万亿美元之间,拜登更狠,上台才八个月又印了6万亿。新增货币供应量,相当于两个日本、3个英国的GDP,远远超过中国几十年的外储。要想把那些债券都卖给美国人或外国机构,显然不现实,美联储的印钞机必须加把力,自我购买以实现“自给自足”。

美联储印了多少钞票?一般人不知道,但参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康奈尔(@LeaderMcConnell)9月14日的说法已经足证其印量之多:“华盛顿的民主党人已经在他们偏爱的自由派项目上花费了数万亿美元。他们一直在印刷钞票并浪费钱,就像没有明天一样,美国家庭因此受到伤害。”

有人形象地评析:如今的美联储正在将自身变成一台超级抽水机,一边“放水”印钞,一边又被迫不断地“抽水”(通过隔夜逆回购买自家的国债)。这种自相矛盾的操作,造成巨大的金融空转,大幅推高通胀。这些在美国的“国家账本”——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显现出来:自2020年3月疫情蔓延初期美联储宣布无限量宽松政策以来,美国印钞购债进入快车道——今年6月10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首次突破8万亿美元,比去年3月的4万亿翻了一倍。

美国政府筹钱的腾挪空间有多大?

任何国家的政府都不会创造财富,政府要扩大财政开支,一是加税,这点拜登政府毫不手软;二是举债,这是美国一直在做如今更加毫无上限做的事情。

为什么需要这么敞开手花钱?是为其价值观服务,联邦救灾项目包括无穷无尽的疫情补贴、失业补贴、非法移民与阿富汗难民安置、基础设施资金和医疗补助。最近这一轮国会辩论很能说明美国政治的奇怪现状:民主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9月26日在美国广播公司的“本周”节目中谈到她将力推提高债务上限的法案时说:“参议院和众议院,那些与总统不完全一致的人,对吧,让我们看看我们的价值观是什么——我们不要谈论数字和美元。让我们谈谈价值观。”她还不无得意地补充说:“我从来没有把没有选票的法案提上议事日程。”

参院辩论时,来自怀俄明州共和党参议员Sen.John Barrasso(@SenJohnBarrasso)指出:

“这是民主党的法案。

每一页价值14亿美元。

他们想在这周通过!

你认为南希·佩洛西读过这个吗?

你认为查克·舒默读过这个吗?

你认为乔·拜登读过这个吗?”

美国联储的骚操作:隔夜逆回购

佩洛西与她所在民主党只关心选票,民主党的拥护者及正在涌入的难民、非移都不关心美国的国债,只关心让他们受益、给他们发钱的“价值观”主张能否实现。但是,美国的举债能力与其价值观无关,购买者只关心投资赢利及投资安全。

如前所述,2020年以前,美国国债的销售通常是三分天下,三分之一由外国机构购买,三分之一是美国公众购买,还有三分之一是美国各大机构购买。但到2021年2月,情况发生变化,据美国财政部公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美国国债前十大债主日本、中国、英国、爱尔兰、沙特等都在减持,只有卢森堡小幅增持7亿美元。如此情势下,今年2月25日一笔620亿美元7年期美债标售引发灾难性结果,衡量需求的指标投标倍数(bid-to-cover ratio)仅为2.04,创历史新低,并远低于此前六次拍卖的认购倍数均值2.35。这一结果引发当时美债与美股集体闪崩,科技股重挫,纳指一天暴跌3.52%,这意味着,作为资产避风港的美国国债滞销,最后是美国有购买义务的一级机构和美联储兜底,买入了大部分份额,才防止此次拍卖的流产。此后,作为“全球资产定价之锚”的美债收益率的快速飙升引发了市场对于“资产泡沫”的讨论。9月2日,作为全球金融资产基准的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仅为1.29%,远低于3月底1.75%的峰值水平。9月1日,前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联合创办人、“债券之王”格罗斯(Bill Gross)在接受彭博社的采访时毫不讳言:美国国债是“垃圾”,现在购买美国政府债券是几乎肯定赔钱的押注。

耶伦就任美国财政部长之职时,曾夸下海口:有足够的货币工具满足政府财政需要。现据市场观察,她用得最多的方式就是让美联储通过隔夜逆回购,成为美债的最大“接盘侠”。从3月份开始,美联储逐渐加大了隔夜逆回购(ONRRP)的操作量,6月30日一日内增加超1,500亿美元,隔夜逆回购总量创新高至9,919亿美元,迈向了1万亿美元的关键心理整数位。

货币大幅超发总是要反应在物价之上,这么大规模的货币超发,必然引起高通胀,这就是CPI急升的原因。美国当前的现状,与魏玛共和国发生恶性通货膨胀之前的几年的状况极具相似性。目前,美国政府正以其带有现代货币理论(MMT)色彩的政策催发通货膨胀——债务/GDP比激增,M2增长,零售额和PMI实现V型复苏。在数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和经济重启提振需求之际,劳工和供应链成本飙升,普通美国人发现食品价格正在狂涨,钱袋迅速瘪下去。

有什么办法阻止拜登政府将美国推向经济危机的深渊?我对此很悲观。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01/1653964.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