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煤超疯!山西煤老板10年之最 一个月流水好几亿

在煤炭行业浮沉11年,谢亮(化名)从山西晋城最大的煤炭集团工作人员,变成一名煤炭贸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国企职工变成一名“煤老板”,他却对眼下这轮持续的煤炭涨价,更觉忐忑,“这十几年都没经历过这种市场”。

装车司机正在将煤炭装车发货。

新京报报导,谢亮表示,2010年毕业后进入晋城当地最大的煤炭企业晋煤集团。入行那一年,正赶上煤炭行业黄金十年的尾声,根本不需要出门跑销售,打几个电话就可以完成销售任务。最疯狂的时候,一天能有十几个人上门,甚至还有托关系过来的,都是希望能够拿到煤源。

2013年6月,国家取消煤炭经营资格证,煤炭市场放开,煤炭市场的竞争变得非常激烈。谢亮说,他从之前的“贵宾”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对象,因为煤炭贸易商实在是太多了。

从那一年开始,煤炭产业进入买方市场。很多煤矿商大量地建矿、增产,扩大产能,煤矿的煤价也一度掉落至成本价以下,很多煤矿员工只能拿到保底工资。

据报导,2016年4月,国家出台“276政策”,煤矿在井下从全年生产变成一年只能生产276个工作日。那年6、7月,煤价开始报复性上涨,从平时最多人民币十几、二十块到几十、上百元的涨价,只用了五个月就涨回到四年前的价格。2016年过后,煤价才进入一个相对平稳的区间段,上下浮动。

2017年,谢亮从国企离职,开了一个小规模的公司。这几年公司的营业额一直在增长,第一年只做了30万吨煤的生意,现在已经翻了好几倍。

报导称,2020年9月,煤价出现一次持续性上涨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业内戏谑地称为“煤超疯”,一直涨到今年,和2019年相比,已经翻了一番都不止,整个煤价涨得人心里发虚。

煤价疯涨对煤炭市场影响很大。过去煤炭贸易的周期是一个月,但去年以来,一周内就必须完成这个过程,否则就没利润了,甚至赔钱。整个产业的煤源也很紧张,抢煤就像是和时间赛跑。

报导指出,因煤价的疯狂上涨,很多小公司资金周转不过来。所以市场行情虽然好,但赔钱的煤炭贸易商大有人在。“煤超疯”在今年3、4月相对平静了一些,之后又一直“疯”到现在。

谢亮表示,“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虽然没有抓住煤价上涨的最好时机,但这两年也算是过去十年里效益比较好的两年,上个月一个月的流水也能达到几亿元。”他说,“我总觉得从去年到今年的市场是个例外,它不具有代表性。除了老一辈做煤炭的人以外,像我们新入行的这十几年都没经历过这种市场。我心里也总是担心,总觉得有一天价格会塌下来。目前我打算先观望。”

送达港口堆积如山的煤炭。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世界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02/1654564.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