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令人震惊:大学校园男生锐减

作者:
在过去10年中,大学男生的春季入学率下降了至少18%,尽管总入学率多年来一直呈下降趋势,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男生占到了下降总量的71%。尽管我很欣喜地看到更多女生步入大学校园,获得了50年前不可想像的深造机会,但我们现在也看到,无数大学适龄男生在社会中漂泊,没有希望,失去方向。

资料照片:位于加州洛杉矶市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校园内的罗伊斯大厅。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本科生中,女生占比59%,男生占比41%

位于弗吉尼亚州的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知名专栏作家和教授沃尔特‧威廉姆斯(Walter Williams)在去世前几个月曾撰文写道:“真正的悲剧是,如此多的美国民众对当前高校在多个方面对我们国家的福祉构成威胁这个事实视而不见。”

虽然高校发出的威胁数不胜数,需要一整本书篇幅来深入讨论,但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无疑要数几周前《华尔街日报》刊文报道的我国高校中男女生之间日益扩大的性别差距。

这种差距正在加速扩大,并随之对美国社会产生了一系列重大影响。今年秋季,高校学生中近60%是女生,而男生仅占40%。在短短半个多世纪里,钟摆已经向女性方向疯狂摆动;因为在1969年,这两个百分比几乎完全颠倒。

事实上,在过去10年中,大学男生的春季入学率下降了至少18%,尽管总入学率多年来一直呈下降趋势,但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男生占到了下降总量的71%。

尽管我很欣喜地看到更多女生步入大学校园,获得了50年前不可想像的深造机会,但我们现在也看到,无数大学适龄男生在社会中漂泊,没有希望,失去方向。

虽然不少年轻人放弃了大学而选择了职业学校,并希望通过这个途径谋求理想的工作机会,但更有越来越多的二十多岁男性“无法启动”进入成年阶段。他们缺失人生方向,不能或不愿承担个人责任,迷恋暴力活动,陷入越来越多的绝望之中。此外,他们退缩回到男性洞穴中,通过电子游戏和酗酒来麻醉自己,而没有学会如何正确地在校园里或职场上与遇到的女性同龄人交流互动。

因此,许多二十多岁的适婚女性对于无法找到值得结婚的男人感到越来越沮丧,她们心中理想的结婚对象是那些有望在职业上取得成功、有潜力成为有爱心的丈夫和负责任的父亲的男人。由于可供选择的对象较少,她们在大学里没有遇到具备这些素质的男生,因此,现在女性的平均结婚年龄是28岁,大学毕业后还要等很多年。

在我的《美国的复兴》一书中,我曾写道,当年轻人找到自己的生活目标后,会变得有自律、做事专注。他们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并不仅仅属于自己,他们会向身边的人展现自我牺牲和无条件的爱。他们会成为大多数人心目中的“好公民”,会成为一名有教养的绅士。

这些品德都是以前的大学经常教育和告诫年轻人必须具备的特质,而这些特质在今天却严重缺失了。

那么,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为什么适龄男人不再步入大学校园?约翰‧斯顿斯特里特(John Stonestreet)也许指出了问题的症结所在,他说:“在许多学校,‘男生’总是会因为一些自身无法控制的事情而不断受到外界指责,比如他们的男性身份或种族差异。”

如今,男性的不良行为永远没有值得原谅的理由,但当优秀的年轻男子遭到外界的类似攻击时,许多人会说“这有什么用?”

因此,对于许多男性来说,欠下巨额债务以完成大学教育,不是为了被外界告知,他们是“有毒的”,是世界上所有问题的主要原因。

正如宾州利哈伊大学(Lehigh College)的一名男生所言,“呼吁多样化已经加剧了对于男性领导的妖魔化进程。那么,为什么男人应该心甘情愿地以累积大量债务为代价,进入一个新环境,而在这个环境中,他们却处处受挫?”

已故的格劳乔‧马克思(Groucho Marx)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刚刚加入的一个俱乐部里有个成员对他说:“孩子,我们最近招了一些糟糕的会员。”此后不久,格劳乔在辞去俱乐部会员资格时写了一句有名的话:“我拒绝加入一个会让我成为会员的俱乐部。”这就是如今大学里许多年轻人的感受——我为什么要加入一个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遭到诋毁的俱乐部?

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也不禁发问:“有自尊心的男孩为什么要选择加入美国日益女性化的大学?”

如果我们希望这些年轻男子们放下电子游戏,走出“男人洞穴”,回归校园,也许现在就是时候我们让他们再次感到受欢迎了。我们需要告诉他们,他们是有价值的,不该遭到诋毁。我相信,如果做到这些,年轻男子们会做出适当的回应,他们不仅会重返校园,而且会成为更好的男人,从而成为更好的公民。他们将成为年轻女性心目中的理想“绅士”,奉献社区,造福社会。

作者简介:

蒂莫西·戈格莱恩(Timothy S. Goeglein)是首都华盛顿特区“聚焦家庭”(Focus on the Family)组织负责政府和外联等领域的副总裁,也是《美国的复兴:信仰、家庭和个人牺牲与治愈国家之道》(American Restoration: How Faith, Family, and Personal Sacrifice Can Heal Our Nation)一书的合著者。

原文:The Incredible Shrinking Campus Mal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04/1655145.html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