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细思惊人!13亿《长津湖》大忽悠被军方一段话揭穿!【阿波罗网报道】

作者:
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向上级汇报时说,80师239团3营6连在攻击新兴里之敌时,受敌火力压制即卧倒冰地上,最后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除一个掉队战士与一个通信员外,其余200多名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细察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阿波罗网记者秦瑞报道,10月6日,中共喉舌《新华社》在其微博账号播出了一段视频,并介绍视频中的残疾老人是长津湖战役中“冰雕连”的幸存者周全弟。记者查询相关资料发现,”冰雕连“三个字背后是被中共淹没已久的悲惨真相。更令人气愤的是,中共对这些被活活冻死的年轻士兵不仅没有丝毫愧疚之心,还拿出来继续忽悠中国老百姓,想让14亿中国人再一次给中共当“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可谓无耻之尤。

据中共官媒介绍,这位视频中的老兵名叫周全弟,四川人,是原中共志愿军26军77师231团1营2连士兵,一级伤残军人。1950年10月25日,他随部队从辽宁丹东夜渡鸭绿江入朝,行军大半个月后,抵达长白山脉南麓长津湖地区的军事要冲黄草岭。在对美军王牌部队海军陆战队第一师与美第七师31团的阻击战中,他身穿单薄棉衣,在零下40度的雪地里埋伏三天三夜,严重冻伤致四肢截肢,负伤时年仅16岁。

《新华社》称他是长津湖战役中”冰雕连“的幸存者。

对于”冰雕连“,我们先来看两段中共官媒的报道,

据中共军方喉舌《解放军报》报道,

"1950年12月8日,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向上级汇报时说:’第9兵团经近半月激战,部队已经极度疲劳,特别是冻伤减员十分严重。以79师为例,3日至7日战斗伤亡2297人,冻伤减员2157人,全师缩编为5个步兵连、2个机炮连。94师有营长及连干部被冻死,280团团长和参谋长冻失踪。80师239团3营6连在攻击新兴里之敌时,受敌火力压制即卧倒冰地上,最后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除一个掉队战士与一个通信员外,其余200多名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细察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其中的数据,可谓细思惊人,6连200余人,从被美军火力压制卧倒冰雪,到最后结束战斗,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被打的抬不起头来,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活活冻死!

美军和中共军队火力之悬殊,当时气候之恶劣,中共军人身穿衣服之单薄,仅从这段话暴露无遗。

这真是中共”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

另一篇报道,2020年10月,澎湃新闻报道,文旅中国记者采访了曾经担任长津湖之战指挥的宋时轮上将的秘书穆俊杰。

对于“冰雕连”有这样一部分内容,

"1950年12月9日,美陆战第1师再次攻击古土里以南隘路阵地时,坚守在阵地上的志愿军官兵已全部冻僵。入夜后,美陆战第1师过桥的车辆和人员川流不息,...9兵团为什么没有发起猛烈的进攻呢?是寒冷、疲劳与饥饿,使部队失去了战斗力。"

"第20军第60师第180团第2连受命在黄草岭上坚守一个阵地,几天来一直没有消息,敌军突围部队经过时,该连也没有什么动作。当派人到该阵地时,看到的是全连100多人全部以射击姿势冻死在阵地上。他们头上戴的还是大盖帽,用一条毛巾和帽子包扎在一起,显然为了御寒和防风,怕把耳朵冻掉。身上穿的是薄棉军装,脚上是一双翻毛皮的高帮单皮鞋。他们怎么能抵得住从西伯利亚过来的零下48摄氏度的寒流。...设伏部队只能匍匐在雪地上纹丝不动,严寒的冬季,在无遮无盖的野外阵地上,单薄的军装只能遮体,怎能御寒!"

"战役中成建制的连队被冻亡的,在宋时轮第9兵团里并不少见。1950年12月上旬,宋时轮接到第27军的报告,立即致电彭德怀并报中央军委,电报中写道:第27军第80师第242团第5连,除一名掉队者和一个通讯员之外,全连设伏准备攻歼美第7师第31团,待战斗打响后,该连无一人站起来,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全连干部战士呈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细查尸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有趣的是,这里也出现了一位掉队者和通讯员,官方原文如此)

解手的问题

阿波罗网记者调查发现,这位名叫周全弟的老兵,16岁就被截去四肢,遭遇令人同情。但是近年来他做为中共宣传的工具,先后在一些媒体上露面,其中一些说法也令人感到疑惑。

图:当时中共士兵身上所穿的单薄军装

仅举一例,比如中共说他“身穿单薄棉衣,在零下40度的雪地里埋伏三天三夜”,周全弟在一次宣传时,曾经在回答主持人提问时说,“解小手都不能站起来去解手,只有解在裤子里头,然后用体温把它烘干,自己焐干...“.

在零下40度的雪地上,解手后会瞬间凝结成冰,还能用体温把它烘干,实在令人感到难以想象。

更大的可能是,如果这样解手,再连续在冰雪上趴三天,失去的可能就不是四肢...

记者从网上找到了一些对零下40度的环境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的回答,

演员佟大为曾经在知乎上说,

​“作为一个去年在黑龙江伊春零下四十度的环境拍过戏的人,特意搜到这个问题也来怒答一把。先来说说当时的情况,电影《冰河追凶》开机那天,室外得有零下三十七八度。刚下车的时候没风还好,但有风的时候简直是种折磨,身上的热量慢慢就流失了。尤其是脚,逐渐失去了知觉,感觉就算包了十床棉被,踩在冰面上也像光脚一样。而且拍着拍着鼻涕根本不受你控制,不由自主地就流出来了,更夸张的是还没等全部流下来就在鼻孔下面结成了冰凌……”

朋友问我这里能不能泼水成冰,我的回答是必须可以。在早上九点多的时候端着暖壶出去拍了一张,水滴落到身上也是瞬间成冰。

由此看来,这位老兵的说法值得商榷。

还有一位回答说,“到了-40℃这样的温度,如果没有采取相应的物理保暖手段,那么人很快就会冻僵。即使正常穿衣,在户外待久了,鼻毛、眼睫毛也都会结冰、冷空气进入肺部,对行动能力造成极大影响。”

中共士兵说是埋伏三天三夜,很可能没等美国人来到眼前,早已被活活冻死!

中共干出这样一件蠢事,让这些无辜士兵白白送命,还能拿出来忽悠,真是空前绝后,无耻之尤。

图:一杯开水洒向天空瞬间变成冰渣渣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秦瑞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08/1656872.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