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友群:习近平九年反“政变”之路

—搬开20大连任路上大石头! 习近平上任以来弭平4大政变 还有这两人要除掉....

从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前,习近平就面临政变阴谋,到2022年中共二十大前,政变的阴云仍然伴随着习。

周永康的后台老板就是江泽民曾庆红大纪元合成图)

明年的中共二十大,是习近平的生死之战。

从2012年中共十八大召开前,习近平就面临政变阴谋,到2022年中共二十大前,政变的阴云仍然伴随着习。

2021年9月30日,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审查。从中纪委的通报看,孙力军的问题相当严重,很可能涉及“搞掉习近平”的大阴谋。

这里,对2012年以来习经历的“政变”与反“政变”之路做一个简要疏理。

薄周政变

薄是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周是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共十八大前,薄周曾密谋,在中共十八大上,由薄接替周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然后,在适当时机,通过政变,将习近平赶下台,由薄接任。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2012年2月6日,发生了原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叛逃至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事件。王立军将“薄周政变”图谋告诉了美方。2012年2月13日至17日,习近平访问美国期间,得知了“薄周政变”阴谋。

2012年3月15日,习近平回国不久,薄熙来被抓捕。2013年1月,习发动反腐打虎战役。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抓捕。薄、周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

徐才厚等阴谋“篡党夺权”

2014年3月15日,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被抓捕。2015年4月9日,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被抓捕。

胡锦涛任中央军委主席期间,徐、郭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徐、郭二人架空胡锦涛,在军队到处安插亲信,大搞权、钱、色交易。2016年4月《中国新闻周刊》报导,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曾扬言:“全军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

2015年3月14日,港媒《明报》报导,徐才厚对郭伯雄说:“让他(指习近平)干5年就滚蛋!”习近平后来在一个场合表示:“这就是政治问题了,想不抓都不行。”

2015年3月15日,徐才厚在被审查期间病亡;2016年7月25日,郭被判无期徒刑。

孙政才“拜龙袍”

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也曾有过“皇帝梦”。

2018年第6期《财新周刊》披露,跟孙政才时间最长的情妇刘凤洲,曾拿着孙的生辰八字找道士算命。道士称,孙不仅是封疆大吏的命,仕途有望更上一层楼。于是,刘凤洲“请”了一套龙袍送给孙。一位接近孙的人士说,他曾在孙家看到一个空房间,里面除了墙上挂着一件龙袍,别的什么都没有。孙只要在家,每天都会去拜龙袍。这表明:孙早就觊觎“皇帝”宝座。

2017年7月15日,孙政才被抓捕,后被判无期徒刑。中共批判孙政才,除严重贪腐外,还有一条就是“阴谋篡党夺权”。

孙力军图谋不轨

2021年9月30日,中纪委官网发表关于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通报,措词前所未有的严厉。通报称:

孙力军“毫无道德底线”;“狂妄自大,恣意妄为”;“背弃‘两个维护’,毫无‘四个意识’,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质极为恶劣”;“妄议党中央大政方针,制造散布政治谣言,阳奉阴违,欺上瞒下,捞取政治资本;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操弄权术,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拉帮结派、培植个人势力,形成利益集团,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严重破坏党的团结统一,严重危害政治安全”。

“毫无道德底线”,就是什么丧天害理的事都敢干。“狂妄自大”,就是把习近平根本没有放在眼里。“政治野心极度膨胀”,就是不仅想当国务委员、公安部长,很可能想当中共政治局常委。“为实现个人政治目的,不择手段”,就是暗杀、政变、通敌等各种手段都可能用上。“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成伙作势控制要害部门”,就是已经形成一个帮派势力,占据关键岗位和要害部门。“严重危害政治安全”,就是严重危害习近平一家老小的性命安全。

孙力军案已被移送司法机关,预计他至少被判无期徒刑,如被判死缓或死刑,也不意外。

习面临政变之根源

薄熙来、周永康是谁提拔重用的?江泽民、曾庆红;徐才厚、郭伯雄是谁提拔重用的?江泽民、曾庆红;孙政才是谁提拔重用的?江泽民、曾庆红;孙力军是谁提拔重用的?前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孟建柱是谁提拔重用的?江泽民、曾庆红。

也就是说,习面临的上述至少四起政变图谋的终极幕后人物,是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曾庆红。

当初,江、曾选接班人时,有两个红二代——薄熙来、习近平备选。江、曾真正看中的接班人是手上沾满鲜血的薄熙来。但是,薄太张扬,名声太臭;习很低调,在中共高层认可度更高。最后,江、曾不得不选了习。但是,在江、曾眼里,习只是一个过渡性人物。上面谈到的“薄周政变”,就是让习过渡一段时间后,通过“政变”,把习拿下来,把薄推上位。

“薄周政变”仅仅是薄周二人策划的吗?薄当时只是一个地方诸侯,周当时只掌管中共政法系统,由薄取代习,涉及到党政军、中央、地方、全局,这两个人的分量显然不够。他们只是前台人物。他们的后台老板江泽民、曾庆红,才是真正的总掌舵人。

2013年习发动反腐打虎,至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时,查办了440个副省军级及以上高官,以及其他中管干部。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江、曾提拔重用的。习此举与江、曾结下解不开的怨仇。

习反腐打虎的矛头一度指向江、曾。习宣称反腐“上不封顶”,“没有铁帽子王”,就是针对江、曾说的。江、曾在大势不好的情况下,以退为进,与习谋求妥协,承认“习核心”的地位,同意将“习思想”写入党章,同时,让其亲信使劲“对习歌功颂德”,让习真的以为他是中共真正的“老大”了。

习在本可顺势“擒贼擒王”之际,却让“贼王”逃脱了,没有抓捕江、曾。

“贼王”不除,习的好日子便到头了。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召开前,习达到了他有生以来声望的最高点。中共十九大至2021年的今天,习的声望一落千丈。除了习自身原因外,江、曾及其徒子徒孙不断给习“挖坑”是极重要的原因。

“贼王”不除,政变的阴影一直笼罩在习的头上。孙力军被抓后,习可能明白了政变的源头在哪里。

二十大前有决战

经历了九年的政变与反政变,到2021年,中共二十大的前一年,习与反习势力的总后台江、曾之决斗已拉开了架式。突出表现在两大领域:

第一,政法领域。

至今为止,孙力军是习政法大清洗中的代表人物。孙“在党内大搞团团伙伙”的团伙中的关键人物有:孙力军,原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原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原司法部长傅政华,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原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原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原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原江苏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罗文进等。

第二,金融领域。

头号“金融大鳄”,就是明天集团掌门人肖建华。2021年2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裁定:包商银行破产。包商银行第一大股东,就是明天集团,持股比例达89.27%。2005年至2019年,“明天系”通过注册209家空壳公司,以347笔借款的方式,套取1,560亿元信贷资金。

这1,560亿元仅是“明天系”从一家银行“套”走的钱。据《新财富》2013年4月的报导《明天帝国:影子金融大亨肖建华的资产版图》,至2017年6月底,“明天系”已控、参股44家金融公司,涉足银行、保险、信托、证券、基金等,覆盖了金融业的全部牌照,其控、参股金融机构资产总规模高达3万亿。

2021年,习在金融领域整肃的对象还有:华融集团、华信集团、蚂蚁集团、阿里巴巴、滴滴出行、恒大集团、海航集团、花样年集团等。

孙力军的背后是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孟的背后是江、曾。

肖建华的背后站着一批中共权贵家族,肖只是这些权贵家族在金融市场上“空手套白狼”的“白手套”而已。肖最大的后台老板是江、曾。

上面提到的华融集团到花样年集团,其后台大老板,也都是江、曾。

习政法大清洗,已经接近孟建柱;习金融大清洗,已经逼近曾庆红的侄女曾宝宝,也就是逼近曾庆红了。

不除江曾习难过生死关

中共十九大前,习犯的最大战略性错误是没有抓捕江、曾。中共二十大前,习是否会抓江、曾,还有待观察。

两大“贼王”不除,习“保权保命”的计划,可能前功尽弃。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3/1658917.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