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陈思敏:中国造不出环球影城的背后原因

作者:

图为好莱坞环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s Hollywood)。(LISA O'CONNOR/AFP via Getty Images)

公开报导显示,中国今年“十一”期间,北京最难买的票,并非《长津湖》电影票,而是北京环球影城的门票,整个黄金周北京环球影城火爆得水泄不通。至此,中国主题乐园行业,上海迪士尼、北京环球影城“南北割据”局面俨然成形。遂有陆媒刊文感叹:3,000多家中国乐园,为什么合起来也打不赢两个洋和尚?

在吸金能力上,相关报导对北京环球影城的综合评价是,北京环球影城带来的红利,远不止主题乐园本身;北京环球影城的火爆,也带动了其他主题公园游客数量的增长;北京环球影城的开业无疑是为整个行业注入一针强心剂,主题公园和游乐园的消费额预计将于2024年恢复至疫情前的水准。

而已于2016年开幕的上海迪士尼乐园,曾被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预言“20年盈不了利”,但据华特迪士尼公司财报,上海迪士尼在仅仅一年的运营后实现盈利,至今营收入超过400亿元,这个数字,不知道超越了多少区县的GDP。

在吸引客群方面,据同程研究院数据,北京环球影城的主要客群是20岁至39岁的中青年群体,占比75.8%。与环球影城相比,上海迪士尼的年龄偏低一些,19岁以下人群占比较环球影城高出2个百分点。换句话说,作为美国文化的代表,迪士尼和环球影城在中国的火爆,深受从低龄儿童、青少年到成年人的喜爱。

对于两个“洋和尚”强大的吸金能力也是吸引人的关键,目前陆媒相关报导不约而同指出,无论是环球影城还是迪士尼,都拥有大量风靡全球的IP(智慧财产权intellectual property)。如《财经》专题报导采访的多位年轻游客均表示,他们想获得的不仅是玩过山车的兴奋感,也希望和IP人物角色互动,身临到故事场景当中,追求沉浸式的精神体验。

而中国一些本土主题公园被指普遍缺乏强大的IP,在《界面财经》“前有威震天后有乐高,本土主题乐园只能抄?”一文中就指出,总体来看,影响本土乐园取得更好发展的原因中,始终都有一个共因──缺乏文化内涵,走马观花的“文化大杂烩”,更像一个堆满游乐设施的大公园。

事实上,此前多有报导,“对标迪士尼”是中国文旅地产最喜欢的叙事方式,但是中国本土的主题公园大致“公园+地产”模式,原因是进军旅游景区投资领域的多为房地产开发商。经典案例莫过“建起即废墟”的北京沃德兰(wonderland)游乐园,90年代末,北京市当局牵头在昌平1,000多亩地将建成“亚洲最大的游乐园”,锋芒直逼迪士尼,因为开发商和资金周转的问题,最终沦为“世界7大烂尾工程”。

而今从报导可知,不管是上海的迪士尼,还是北京的环球影城都是外国的品牌,动辄上千元的门票对一般家庭是笔不算小的开销,在大陆仍趋之若鹜,也再一次说明了中国民间的文化消费需求的强盛。

与此同时,陆媒报导也借此反思,这么多年中国为什么造不出环球影城或迪士尼乐园。遗憾的是,陆媒虽敢报导是因为欠缺国产IP,却不敢直言IP需要创意,创意需要开放空间。那意味着矛头会指向中共广电总局等官方机构,对文创事业审批限制愈发严格,诸多新规定都是在扼杀创意、禁锢创作者的思维。就像中国大陆网友曾经批评到:“脑子里塞满注意事项,还有多少创作空间?”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4/1659252.html

对比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