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大陆电价浮动范围扩大 专家:最终百姓埋单

中共发改委12日下发通知,对工商业用电加价。图为四川成都路边的电网。

在中国新一轮拉闸限电现象持续扩大之际,中共发改委下发通知,扩大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专家认为,这等于中共把左口袋的钱,放进了右口袋,最终还是老百姓买单。

10月12日,中共发改委发布《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明确扩大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由现行的上浮不超过10%、下浮不超15%,扩大为上下浮动不超过20%。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则不设上限,居民、农业用户购电用电保持不变。

此前,中共总理李克强8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拍板,可以涨电价。他说,今年国内电力、煤炭供需持续偏紧,多种因素导致一些地方出现“拉闸限电”,会议提出调整电价。

企业涨电费最后由老百姓买单

中国水利专家王维洛认为,“中国电价跟着煤价一起涨,现在中国(共)政府拿不出钱来,它让老百姓来承担这些。现在生活用电暂时没加价。但是工业用电加价会导致工业品的成本上升,最后还是由老百姓买单。”

“老百姓的生活用电暂时不加价,那么明年或者后年肯定要加的。”王维洛认为,“今年不加电价是因为习近平刚刚宣布脱贫,进入小康,电价一涨的话,脱贫的标准也得修正,否则中国又有几千万人要进入贫困行列。”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也认为,“工业用电涨价,导致生产成本增加,这些成本会转嫁给消费者,“但是这个速度是比较慢,可能要两三个月之后才会传达给消费者。所以短时间之内的确对居民消费价格(CPI)影响有限,但是中长期一定会有影响。”

自今年入夏以来,中国各地频频传出电荒,持续了整个夏天。入秋以来,中国电荒情势不但没有缓解,反而持续扩大至20多省市,导致企业减产停产,并波及到各地居民区,严重影响民众生活。

中国东北地区部分电力供应紧张,大面积停电限电,冲击民生。图为中国一处燃煤发电厂。

中共把左口袋的钱放进右口袋

发改委在通知中说,对高耗能企业市场电价加幅不设上限。有分析人士认为,相关企业将面临毁灭性的打击。王维洛则认为,企业涨电价其实等于中共把左口袋的钱,又放进了右口袋。

“中国大的高耗能企业都是国企,最大的中国炼钢厂用电最多,中国的水泥生产用电最多,中国的铝用了最多的电,中国的化工用了最多的电。”他指出,“如果这样算的话,电价上去了,水泥价格上去了,化工产品价格上去了,对中国(共)政府来说它的钱就多了。”

中国的高耗能企业占据世界一半以上,而且多是垄断企业,包括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石油加工业、钢铁业、有色金属冶炼及水泥与玻璃等。

“小型企业没有高耗能的,以前钢铁厂过剩,政府把私企的钢铁全部都砍掉了。所有私人煤矿也都收回去了,中国现在又回到社会主义经济去了。”王维洛说,“中国(共)政府把国有的高耗能的钢铁宝钢、武钢、鞍钢合并了,让它们多付钱,你不是从左边口袋,到右边口袋里面去捞钱了,它没事儿干。”

分析:地方官员集体“躺平”

王维洛指出,中国的电价随着煤价上涨也是不合理的。“因为你不知道煤价上去了,会不会煤价还会下来?就像世界原油市场一样,它的价格上去了,也会下来的。”

“在煤价不到100块钱时候,中国的电价也卖三毛五,火力发电厂利用低的煤价,高的电价挣了很多很多钱了。你不能说煤价涨了,你就限电。”

王维洛认为,中国不缺煤也不缺电,各地“拉闸限电”的原因,是中共的政策忽左忽右加上打贪腐,令企业高管和地方官员不满,所以集体“躺平”了。

彭博社援引中共内部人士透露,中共副总理韩正10月1日在一次会议上责令能源公司,提供足够的燃料,确保国家正常运行,并称绝不会容忍大面积停电。

王维洛说,“他副总理说不能容忍,什么意思?就是说,你是向我示威吗?今年5月和7月,吉林长春市大唐发电厂站出来挑战,它说没有煤了,它要躺平了,你们长春市都没电了。现在所有电厂同时一起行动。”

各地“拉闸限电”多选择节假日

中国各地自去年开始不定时“拉闸限电”。王维洛提醒,限电是挑时间点的,这样的话影响不算太大。“最近限电的时间点,十一、中秋节之前,发电厂的电大多数都给关了,工厂要生产需要付3倍的工资。”

“再往前5月1日休长假,7月1日百年党庆,限电都选择节假日。再往前,去年的元旦和新年也拉闸限电。这个东西就是说,它向中央政府示威要加价,现在它达到目的,电价加了,上不封顶,最后中国老百姓买单了。”

大陆政经学者李正(化名)认为,高耗能企业电价不设上限。“这将会加大企业的运营成本,给每个家庭增加负担,要不了多久,新的一轮通货膨胀会席卷全国。”

黄世聪说,中国各地限电以及企业电费加幅,恐加剧外资撤离。“中国过去吸引全世界到中国投资,一部分是政策的加持,还有民间的劳动力多,生产成本比较低,包括电费,环境污染的费用都比较低。”

“如果现在电费又涨价,对劳务保障权又比较拉高,那会让外资或本土企业都会产生很大的压力。”黄世聪说,同时中共也要面临企业出逃的压力。“假设明年越南和印度100%恢复生产,外资撤离的速度可能会加快。”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李韵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4/1659359.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