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老二代”上有父母下有儿孙压力大

中国迈入高龄化社会,其中乡村里60至70岁出头、被戏称为“老二代”的低龄老人,面临上有父母奉养,下帮儿女买房,还要帮忙带孙子的困境,开始受到中国媒体的关注。

中国迈入高龄化社会,其中乡村里60至70岁出头、被戏称为“老二代”的低龄老人,面临上有父母奉养,下帮儿女买房,还要帮忙带孙子的困境,开始受到中国媒体的关注。

▲随着生活水准不断提高,高龄老人数量明显增加,处于中间阶段的低龄老人既要养老,又要帮助儿女养家,压力不小。(示意图)

新华每日电讯报导直指,这些“老二代”面临的难题,反映出当前中国乡村养老难题:传统家庭养老模式已经弱化,新的养老模式尚未建立健全,政府、市场、村庄、家庭各自发力,但提供的养老服务碎片化,中国乡村养老机制的完善面临多重挑战。

报导以湖南省岳阳县荣家湾镇牛皋村为例,村民赵三来今年将近60岁,家中种稻,但农闲时会在附近工地打零工。目前与86岁的父亲、83岁的母亲及一对孙子女同住,儿子和儿媳则在四川打工。

在奉养父母上,赵三来有4个兄弟,约定按月轮流照顾,其中大哥全家住在广东,只能出钱。如今父母亲每年平均会到县城或镇上住2、3次医院,轮到大哥照顾父母时,即由赵三来夫妇负责陪伴,大哥出钱。他表示,在医保给付下,每次住院自费约人民币2000、3000元,“钱不紧张,紧张的是要有人陪同照料”。

至于儿孙,孙子女从断奶开始,即由赵三来夫妇照顾。但因两人教育程度不高,还要花3000元把孙子女送去课后托育,晚上再接回家。这让赵三来自己只能选在农闲时间,在住家附近不远的建筑工地打零工。

报导形容,赵三来夫妇早已习惯“上有老,下有孙”的生活。自己目前虽然还能赚钱,但每年仍须支付1万多元补贴孙子女的学杂费和生活费,因为儿子寄回来的钱“肯定不够”。此外,儿子准备在岳阳县城买房,以便让孙子女上更好的学校,赵三来因此还要资助,不够的话还要去借。

根据报导,赵三来所在的牛皋村里,多达64户是像赵三来家般拥有“两代老人”。而岳阳县全县72.44万人,60岁以上者比重达18.92%,而80岁以上人口有2.1万人。县府官员表示,类似的家庭常见于全县农村,“以后只增不少”。

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师雷望红表示,高龄老人数量明显增加,处于中间阶段的低龄老人既要养老,又要帮助儿女养家,压力不小。

雷望红表示,一些农村老人生了重病选择不治疗,死后却留有一定数额的存款。原因是子女要进城买房,孙辈要进城上学,家庭资源有限,加上医疗费用庞大,且若失去自理能力也缺乏照顾和尊严,才会选择把钱留给子孙,自己放弃治疗。

根据报导,中国某县一名民政局长透露,相对于日益加剧的高龄化问题,政府对乡村养老的支持仍然不够。乡镇级养老院运作费用,难以获得所属乡镇政府支应,养老院长只能长期到各单位“化缘”,也只能提供最基本的服务。而实际上,许多公办养老中心因经费不继,最后停止运作。

中国2020年进行、今年5月公布的第7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乡村老人人口比重远较城镇为高,原因是大量青壮年进城就业甚至定居。而中国推动城镇化进程加快,乡村“空心化”进一步加深,导致内部社会支撑系统逐步瓦解,“熟人社会”下的互助养老、人情往来,乃至于对不孝子女的责备等机制都受到挑战。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中央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4/1659380.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