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陈思敏:福建莆田欧金中案拷问中共扫黑除恶

作者:
有网友替欧金中感到非常不值的是,在被迫成为杀人凶手之前,最终他没有等到正义的来临,即使这样,他依旧相信党相信政府,他的微博除了点赞“国庆日”就是维权,在他热爱的五星红旗下维权。“灿烂的五星红旗和他维权无门的绝望摆在一起太讽刺了真的”。总之网上舆论表现出来对杀人凶手欧金中的无数同情,堪称一次次拷问中共的“扫黑除恶”以及号称的“法治社会”,而这拷问将不会是最后一次。

中共官方一条写着“扫黑除恶,害人害己!”8个大字的标语,引发网路热议。(网路图片)

10月10日福建莆田平海镇发生一起2死3伤重大刑事案件。12日,平海镇当局对杀人嫌犯欧金中的悬赏公告做出这样表示,“发现线索奖2万,发现尸体奖5万”。这份悬赏公告也被网友称之为“追杀令”,因为欧金中死了,案件将不用审理也就不会暴露真相,很多“乌纱帽”也得以保住。

网民普遍同情凶手的欧金中案真相很简单却很沉重,在这最新一起的社会新闻事件中,重复的又是一个普通人被逼得走上了极端的悲剧。由于恶邻村霸长期欺凌,欧金中一家长达5年寄居窝棚。福建的铁皮房住5年这是什么概念?有个网友说,福建夏天热成什么样,光是每年好多个台风暴雨天气就够他们受的了。

在案发之前,欧金中已经用了5年时间四处奔走想尽办法维权,他找过省市信访局、报过警、求助过媒体,甚至发过微博,通通投诉无门。尤其是大量的电话与投书,求助对象包括了中纪委、中央组织部、央视焦点访谈、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法制日报、经济日报、中新网、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等等。有个网友说,如果举报侮辱英烈,随即被处理,但是,欧金中从地方到中央各级部门各类官媒电话打了个遍,5年时间了,没有得到回音与实质帮助,这是当今的法律社会吗?

直到今年6月11日,欧金中在给公安部的求助信中写道:“公安部领导们,您们好!欧全中,住福建莆田市……,全家五年无处凄(栖)身,上有89岁老母亲跟全家五年受难,因危房,自2017年新建手续出来后,把原有400多平全部拆掉在原地建150平受黑势力多次打砸阻止,至今还未开建,求助无果、村个别干部不作为,黑势力村霸集团的恶意打砸阻止,五年了求领导救救我全家吧,为事件恶化,社会安定及时给我们弱势村民解决,……”。怪不得舆论想要站在杀人犯欧金中这一边,如果这个时候公安部门能重视关心他遭遇黑势力霸凌的困境,这起凶案是可以避免发生的。

与此同时,讽刺的是,今年初从公安部到中央政法委,都在高调开会庆祝“扫黑除恶圆满收官”、“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全面胜利”;另一方面,地方黑恶势力依然存在、横行,纵容包庇这些黑恶势力的官场“保护伞”,特别是公安政法系统的“保护伞”依然高张。

事实上,在欧金中话题的微博评论里,可以看到好多类似的控诉信息,如以下这两则:“河南平顶山6岁女孩查出白血病的报导,视频也提到他家是拆迁了10年还没有盖房子,一家5口在外租房子,爸爸残疾,女儿现在又查出白血病。请求相关部门彻查这类拆迁安置事情,让老百姓有家可归!”以及“大家好,我是山东德州禹城市月牙湾王洋,家父被黑恶势力迫害死亡,已经25年之久,各种SF均没有下文,黑恶势力触手之远,面积之广,实名举报媒体曝光均被遮罩,感到希望渺茫,走投无路。说不定哪天禹城也回出现灭门惨案”。

有个网友说,“扫黑除恶这四个字,一向只是挂在路边或者墙上的横幅”。不少舆论忧心,目前尚不清楚还有多少潜在的欧金中徘徊在出手行凶的边缘,他们当中有些人的不公遭遇或许比欧更凄惨。

也有些律师身份的网友说,虽然法律和道德都不允许杀人事件的发生,但是事实和真相总是要叩问杀人的动机。欧金中案的始作俑者,是在所谓的法治社会,却没有政府部门和法律帮助过他,甚至没能保护他。

还有网友替欧金中感到非常不值的是,在被迫成为杀人凶手之前,最终他没有等到正义的来临,即使这样,他依旧相信党相信政府,他的微博除了点赞“国庆日”就是维权,在他热爱的五星红旗下维权。“灿烂的五星红旗和他维权无门的绝望摆在一起太讽刺了真的”。

总之网上舆论表现出来对杀人凶手欧金中的无数同情,堪称一次次拷问中共的“扫黑除恶”以及号称的“法治社会”,而这拷问将不会是最后一次。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5/1659718.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