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专家:中共以偷窃而非创新盗取美知识产权

虽然美国官员一再强调,中国共产党政权盗窃知识产权的威胁,是美国面临的最重要的贸易问题之一。但是,根据战略新闻服务公司INVNT/IP的首席执行官埃文·安德森(Evan Anderson)表示,该问题的根源在于涉及到一个更大的问题,一个很少在公共场合被提及的问题。

图:2020年9月16日,美国司法部副部长杰弗瑞•罗森(Jeffery Rosen)在华盛顿接受媒体采访,谈论针对与中共政府有关的电脑入侵行动的指控和逮捕。该行动由一个名为APT41的组织发起。

虽然美国官员一再强调,中国共产党政权盗窃知识产权的威胁,是美国面临的最重要的贸易问题之一。但是,根据战略新闻服务公司INVNT/IP的首席执行官埃文·安德森(Evan Anderson)表示,该问题的根源在于涉及到一个更大的问题,一个很少在公共场合被提及的问题。

安德森对《大纪元时报》(Epoch Times)表示:“这个一直未被公开讨论的人们假装不存在的更大问题是,根据中国(中共)的法律,任何公司和企业都不能拒绝为中国共产党工作。”

他说,正是通过这样的法律,中共政权才能有效地动员整个社会,积极窃取外国的技术和知识产权。

安德森在2016年的简报《国家盗窃》(Theft Nation)上了《60分钟》(60 Minutes)节目,成为收视率最高的调查之一。他说,“五年前,人们还不太相信(中共的)盗窃知识产权真的有那么糟糕。”

“即使在今天,该问题也没有任何有意义的改善。”

国内外华人均需服从

根据安德森的说法,2017年颁布的《中国国家情报法》是中共政权继续窃取知识产权的最被忽视的原因之一。该法律的措辞展示了,在习近平领导下,它与国家安全、网络空间和执法之间紧密相关,并影响深远。

他说,“中国(中共)通过的《国家安全法》,实际上是以书面形式确定,任何中国公民,或者任何在国外的华裔,在技术层面,都应该服从于他们的政权。”

他表示,根据该法律的描述,“如果(中共)只是要求在海外工作的中国公民去窃取知识产权,他们不一定会去做些什么。”他补充说,而中共的胁迫,才是迫使他们采取这种行动的关键策略,因为其个人的生命或其家庭成员的生命,都可能受到威胁。

他说:“(该法律)第七条规定,任何公民或组织都不能以任何方式逃避帮助国家安全部(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MSS)。第十条规定,这项法令具有域外效力。因此,无论公民或公司在世界的哪个地方,他们仍然必须按照命令行事。”

他补充说,“这些法律把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写进了书面文件,基本上就是在说,没有任何个人或公司可以对中国(中共)政府说不。这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中国(中共)政府正在利用这一点,从世界各地获取他们想要的数据。”

中共国家安全部盗窃代理人

安德森还说,一般人都没有意识到,很多国家都拥有“强有力的计划”,目的就是窃取知识产权。“但到目前为止,中国(中共)拥有最广泛、最强大的专门窃取知识产权的计划。”

他说:“他们选择了偷窃,而不是创新。”

安德森还补充说:“例如,只需要花很少的金钱、时间或努力,就可以进入一家公司的计算机系统,窃取他们所知道的,关于如何制造最好的医疗设备的一切信息。”

他说,无论是从电子邮件中获得的想法还是获得的实际物理设计,中共都可以利用这种信息创建一个“山寨公司或山寨产品。”然后将这些产品在全球市场上销售。

安德森说:“当有人购买此种产品时,他们的钱就流进了中国共产党的金库。”

安德森说,中共政府经常使用的一个手法是,它会黑掉相关电子邮件,看看合同是如何谈判的。在他看来,“合同中所协商和谈判的也是知识产权,就像是一个蓝图一样。”

另一个手法,就涉及到了公司内部的安全威胁。

他表示:“大量的公司和企业都面临着那些与中国(中共)政府和国家安全部合作的人所带来的内部威胁,他们正在窃取自己所在公司的利益。”

安德森说,许多这样的行动都是“精心策划的”,是由他所说的“为国家安全部工作的知识产权盗窃代理人”精心策划的。因此,这些犯罪执行者都被专门训练,以便在合法地为某一公司工作时,窃取其知识产权。

经济损失

中共从美国窃取知识产权的策略,已经被美国高级执法和情报官员认为是一个主要问题。

2020年,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中共政权窃取技术和商业机密的规模“如此之大,以至于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转移之一。”

根据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知识产权委员会(IP Commission)2017年的报告,美国经济每年因知识产权盗窃而遭受的损失,可能高达6000亿美元。

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知识产权侵犯政权,需对全球侵权造成损失金额的50%-80%负责。

根据美国司法部的数据,在司法部提起的所有经济间谍案中,大约80%涉及中共。

人权

但令安德森担忧的不仅仅是中共政权猖獗的知识产权盗窃活动。

北京当局在新疆地区使用维吾尔奴工的做法,也本应该令外国公司在中国做生意时有所止步。

“你怎么知道,你没有支持一家使用来自新疆集中营奴工的中国公司,这些奴工接受过某种工厂设备的培训来生产产品?”

中共在一个集中营网络拘留了超过100万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将其定为一个种族灭绝行动。美国还禁止从该地区进口所有番茄和棉花产品,以保护美国供应链不涉及强迫劳动。

安德森说:“人权问题,以及创新企业的成功和健康发展,都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部分。”他还补充说,长期以来,中共政府一直受益于其犯罪活动带来的经济成功,包括强迫奴工劳动和盗窃知识产权。

畅销书作家兼调查记者詹姆斯·辛普森(James Simpson)对此表示赞同。

辛普森说:“世界各地的企业基本上已经对奴工劳动,及其生产的低成本商品上瘾了。”他还补充说,当中共政权推行依赖强制劳动和盗窃知识产权的商业模式时,“世界上其它任何国家都无法与之竞争。”

反击

安德森表示,需要向中共政府施加更大的压力,以制止其继续盗窃知识产权,同时鼓励创新和为人类创造价值。“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唯一能真正起到推动作用的,是给其造成经济痛苦。这意味着,我们必须停止与这些人做生意。”

辛普森表示,中共政权应该因盗窃知识产权而面临“最严厉的经济惩罚”。

作为一位作家、前经济学家和白宫管理和预算办公室的预算审查员,辛普森认为,抵制中共的商品在理论上是个好主意,但在实践中却很难做到。他指出,来自中国的包装此前会被明确标为中国产品,但现在情况并非如此。

辛普森说:“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哪些产品是中国生产的,哪些产品是在美国组装,但仍然由中国生产的零部件组成。”此外,消费者也无法识别,哪些产品是利用“剽窃的知识产权”后开发的。

安德森说,无论是人权问题、全球经济的健康状况,还是全球供应链的健康状况,“在我们拿出足以给共产党带来经济痛苦的解决方案,直接解决每一个问题,使他们认识到,改恶从善才是一条阻力最小的道路之前,这些问题都不会得到解决。”

他说:如果这个政权不停止盗窃,整个人类社会就会失败。

“全世界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缺乏创新的公司,曾经的创新者都已被赶出了商业领域——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人类潜力的丧失。”

但安德森仍抱有希望,认为形势将会逆转。

安德森说:“各国都正在认识到,与中国(中共)政府合作带来的威胁程度和不稳定程度,这是一件好事。”他还表示,“世界正在觉醒”,这令他感到鼓舞。

安德森说:“主要的商业利益集团一直在假装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与中国(中共)做生意,”但他希望“这种情况将会改变。”

虽然整体变化不太可能在未来5到10年内就完成,但安德森预计,“全球对共产党邪恶行为的立场将会有巨大的不同,这些观点将引发中国(中共)商业运作方式的改变。”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英文大纪元记者J.M.Phelps报导/高杉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15/1659730.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