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小民之心:能舍身救人敢挺身杀人

作者:
每次发生类似的事件,当局和民间都严重对立。凡民间以为是者,当局必以为非。当局以为是者,百姓必以为非。当局把凶手当作罪犯,而民间则把凶手当作好汉、当作英雄。这样的情况,在世界上并不多见,这才是中国特色。

几天前,福建莆田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一家5口,两人被杀死,三人受伤,凶手随后逃走。就是这样一起凶杀案,民间的舆论竟然是一边倒,都在同情这位凶手,期望他能平安。而胡锡进则说,在今天的中国决不应存在为行凶杀人进行辩解的道义,他的杀人行为被全社会谴责应当是无条件的。当局认为应该无条件谴责凶手,而民间却注意到,这位凶手杀人并不是无条件的。

根据媒体的报道,这位凶手名叫欧金中,被杀的那一家人是他的邻居。5年前,欧金中的旧房子成了危房,在得到了当地有关部门的批准之后,他将原有的旧房拆掉,准备建新房,但是却遭到了邻居的阻挠,网上传说,这个邻居是村里干部的亲戚。5年下来,欧金中的新房始终都没有能够开始建造,他的母亲已经89岁高龄,他的儿子已经30多岁,他们一家几口人只能挤在临时搭建的雨棚中,一住就是5年,期间,欧金中找到了他能够找到的所有政府机关和媒体进行申诉,都没有效果。那个邻居的住宅是一座四层的楼房,他们可以从自家的楼房中俯视欧金中的雨棚。几天前,莆田遭到台风的袭击,欧金中一家栖身的雨棚被风刮破,一些碎片落到了邻居家的菜地里,欧金中遭到了邻居的辱骂。一时愤怒的欧金中终于忍无可忍,挥刀砍死、砍伤了邻居一家5口。

此前,在村民的心目中,欧金中是一位心地善良的好人。欧金中生活的村子就在海边,他在30年前曾经不顾性命冲进海浪救起了一个男孩,他自己因此生了一场大病。被救的孩子和孩子的父母多次前往探望,带了营养品和治疗的费用,欧金中都拒绝了。那个被救下的那个孩子说,"他在我们村里面确实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很有正义感,说话也是非常和气的那种。"福建当地媒体《海峡都市报》还曾报道过欧金中救助两只海豚的新闻。在这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流行的年代,欧金中却并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而是一个乐于帮助他人的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不顾一切的人很多,为了挽救他人的生命,而不顾一切的人很少。欧金中就是其中的一个。

在他遭到邻居的阻挠之后无法建房,为此他找过村委会,找过镇政府,找过信访机构,找过公安,找过电视台,找过一切他能找到的地方。不仅如此,他还特地买了一个智能手机,学会了发微博,通过网络向有关部门寻求帮助,向媒体寻求帮助。结果,都一无所获。欧金中杀人事件发生后,各路媒体蜂拥而至。有记者走进欧金中家的雨棚,发现在一张烟盒的反面写满了媒体、信访、纪委、公安等各个部门的联络方式。显然,欧金中想通过合法途径来解决自己的困境,却失败了。最后,他只能选择了最原始的手段,做了了断。

或许是因为,这种发生在偏远的乡村、发生在社会底层的事件,远离统治中心、远离统治阶层,所以,媒体对这类消息的报道比较没有顾忌。也因为如此,所以,这类事件往往能够成为舆论的热点。欧金中被逼杀人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关注,网上众多的评论和留言几乎一边倒地同情和支持他。引起这么多人产生共鸣,这背后显然有深刻的社会原因。每次出现这样的情况,人们很少埋怨凶手为什么不寻求法律帮助,实际上,人们对这个国家太了解了,他们知道政府和法律机关帮不了他们,无数的民众都对这个国家的现实极为不满,这里公平正义得不到伸张,为非作歹反而大行其道。这并不是个别人的问题,也不是个别地方的问题,而是普遍存在的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类似欧金中被逼杀人的事情已经出现过很多很多次,每一次,民间基本上也都是一边倒地同情凶手,乃至呼吁当局从轻发落。然而,当局几乎从没有响应过民间的呼吁。可以说,每次发生类似的事件,当局和民间都严重对立。凡民间以为是者,当局必以为非。当局以为是者,百姓必以为非。当局把凶手当作罪犯,而民间则把凶手当作好汉、当作英雄。这样的情况,在世界上并不多见,这才是中国特色。

事件发生后,有人提到,中国的农村治理困难,农村人际关系复杂,有一些人欺善怕恶,欺压邻里,等等,为事件的发生做出解释,似乎,和农村的落后有关。确实,中国的农村存在着很多问题,尤其是这些年来,出现了全面的衰败,道德伦理面临崩溃。应该说,欺压良善这类问题是普遍性的,在每个地方都不同程度的存在。只是,由于农村地区近乎于被统治集团放弃了,所以,那里的问题表现的更加严重。事实上,人际关系的全面紧张,一些人仗势欺人,这类问题不仅发生在农村,在城市、甚至在文化程度最高的地方中国的大学,也同样如此。只不过,那里动刀杀人的事情少了一点,而并非没有霸凌、没有欺辱。就在今年夏天,上海复旦大学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拥有美国大学博士学位的姜文华,自感受到很多陷害,持刀将学院的党委书记当场杀死。底层百姓用刀解决问题,海归博士也得用刀解决问题,这就是中国的现实。(博士还得用刀解决问题平民孩子高考还有用吗)在权势面前,所有的法律和制度都等于虚设,当然,人们也对各种法律制度没有任何的信任。在忍无可忍的时候,他们只好选择原始正义。

事件发生后,有人看到了人性的弱点,自私贪婪,欺善怕恶,但是,这些问题是普遍存在的,在这个世界上,人性都是一样的,都有善的一面,也都有恶的一面。关键的是制度,一个好的制度,可以最大限度的遏制人性中恶的一面,让人不敢不能随意欺压他人。当人们遇到不平,遭到欺凌,可以通过法律、通过制度加以解决。任何社会、任何国家都有坏人,都有歹人,都存在利益冲突,国家存在的意义就在于维持基本的秩序,维护基本的社会正义。中国的问题就在于,没有地方去寻求正义,弱者往往得不到支持和援助。类似欧金中和姜文华的情况,这显然不是个人的问题,而是社会的问题,而是制度的问题。无数的民众每每站在了凶手的一边,实际上反映了他们对统治集团的不满,反映了他们对制度的不满。中共的组织极端的严密,极端的强大,他们渗透到了每一个角落,他们控制着每一个角落。只是,它并不为百姓服务。如果是百姓危及到中共,危及到中共政权,稍微有异常,当局就会立刻行动起来,就会立即采取措施,他们绝对不会像面对欧金中遭难时那样,无动于衷。在欧金中被逼杀人后,当地政府悬赏通告称,发现对破案有重大帮助线索的,将一次性予以奖励2万元;如发现欧金中的尸体,将一次性予以奖励5万元。地方政府的这个悬赏通告,让胡锡进都感到吃惊。如果,当初地方政府也这么积极主动,帮助欧金中把房子盖起来,让他有处安身,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欧金中事件爆发之后,央视网发表评论,其中提到,这里面是否存在基层干部不作为的情况?村委会的多次调解是否充分顾虑了欧金中"有房子可住"的基本诉求,进而尽早着力解决?这些合理追问当被正视和直面。其实,中国的问题的根源并不在基层干部,而在于现行的制度。事到如今,整个国家、整个社会已经完全处于失序状态。官员不作为,乱作为;政府不作为,乱作为;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这一切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各级官员都没有责任感,也没有能力、更没有威信;各级政府都没有责任感,也没有能力、更没有威信。因为,他们自我授权,自我用权,他们根本不在意百姓的感受,不在意百姓的死活。在这个地方,有人在欺凌弱者,同时,他们也被比他们强势的人所欺凌,而百姓处在这个生物链的最低端。在这个地方人人都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公平和正义,整个社会充满着戾气。如果还有什么解决的办法,那就只有用刀来解决。这谈不上什么高尚,而是他们别无选择,这是他们唯一的办法。可以推断,未来,这样的事情会越来越多。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多人陷于冷漠和自私。但欧金中并不冷漠,也不自私。敢于舍身救人,也敢于挺身杀人,欧金中确非等闲之辈。落到这样的下场,真是令人惋惜。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20/1661619.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