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秦兽:当我的健康码变成黄色之后

作者:

作者:肉做的铁

自从9月3日从西藏回到西安,多数时候我的活动半径只在几百米之内:下楼吃米线,上楼写字,中间偶尔取包裹,远一点儿就是坐地铁+步行去看老爹,期间严格遵守带好口罩、保持距离的防疫规范,每次坐地铁都是走到最前面进第一节车厢——这是我的习惯,加上我跟正常人的作息时间刚好打颠倒,人家工作我睡觉,人家睡觉我工作,所以从来没有赶上过早高峰或者晚高峰。

而且此去西藏,在那么严格的检查之下,我一次核酸都没做,每次都是凭着一路绿码和远超14天没有风险记录的行程码拿脸硬蹭,给人家说好话求放行,在体温检测正常、查验所有的码都合格之后,也都获得了当地检疫人员的放行。

我确实很安全:白天骑摩托根本没有跟人打交道的机会,而黄昏住店没进门就带上口罩,在经过严格的防疫检验程序之后才被获准入住宾馆。

但是前几天我的健康码突然变成了黄色,同时收到两条短信,意思是我曾经经过高风险区域,现在必须把我的码变成黄色的,同时我必须居家隔离,最后一句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健康码会随着疫情的动态随时更新,请留意查看。

我所在的区域属于雁塔区,距离玄奘法师当年译经的大慈恩寺(大雁塔)只有几公里,而那几个将大西北搞得鸡犬不宁的上海游客刚好去大雁塔游玩了,所以西安市雁塔区的人瞬间就成了全国各地最不受待见的人,即使在西安周边,只要看到陕A的车牌,交警都会让你原路返回——你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反正这里不让你通过。

颇有去年湖北车牌变成过街老鼠的味道。

这对我而言是个挺大的打击,因为我要吃饭就必须出小区,但是我一出去就回不来了,因为保安一看黄码肯定不会让我进小区,怎么办?当然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那个发短信的号码不是手机号,既回不了信息也回拨不了电话,码变成黄色之后页面上原来那些政务服务入口、专区服务、核酸采样点查询……这些都没了,只有一个大大的黄码和几句安全警示用语。

我觉得这种安排是非常不合理的——至少应该在页面上保留一个核酸检测点查询入口吧?

总之看着那个光秃秃的页面和几句警告语,人瞬间有一种置身孤岛的感觉,虽然身边车来车往,熙熙攘攘,但是人家都有绿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而你却举步维艰,超市不能进,餐馆不能进,电影院不能进,公交地铁不能坐,甚至连家都不能回,而回了家就再也出不去……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当我把这件事告诉家人和朋友之后,告诉他们我不能回家,不能参加下周一的聚会之后,大家都劝我去做核酸检测。

我不想去。

我不想去的原因当然是建立在我对自己的行程完全了解以及我个人有着很强的防范意识和个人自律意识的基础之上,总之我干不出来那种明明自己感觉不舒服还到处乱跑的事情——我这辈子最害怕的事情之一就是给家人、朋友和身边人添麻烦,我能自己做的都自己做,能不麻烦别人的就不麻烦别人。

而且通知说得很清楚:我需要居家隔离,那我就待在办公室不出去好了,天天吃外卖好了……

我认为核酸检测作为重要的常规防疫手段,它的存在是必须的也是应该的,但是具体的应用人群和检测方式,却让我大为迷惑。

这种免费检测,是10人一组,十根棉签从十个人的口腔(或者鼻腔)里粘取粘液之后被放在同一个采集器里,如果这一组不幸有阳性的人,那这十个人会被按照实名制的信息立即被通知或者找到,然后采取措施。

也有收费的,每人60元(长安区的价格),队伍也是浩浩荡荡看不到头尾。

我看到几百人排队在做核酸检测,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健康码被变黄了,只好来做,人山人海的人群,人挤人人挨人,哪里有安全距离可言?队伍里要是有一个是阳性,那这会增加多少感染者?

看到那个检测场景的时候,我心里充满恐惧,我咨询的时候都是远远站在队伍尾巴上隔着几步距离问最后一个人,问清楚就赶紧绕着队伍走了。

太害怕了。

这是我不愿意做核酸检测的一个重要原因:我本来是想证明自己是健康的,但是这个证明过程却有可能让我被感染。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秦兽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30/1665978.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