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中共统战流亡藏人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作者:
讽刺的是,统战部不是“两手对两手”,“把朋友搞的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吗?看看统战部干的蠢事,难怪比利时一位同胞议论说“统战部只战不统”。我认为这是一句最精辟的总结。

在拉萨朝圣的一名藏人

 

中国报纸《环球时报》曾写过一篇评论《十四世达赖的时代过去了》,笔者阅罢文章一笑而过,因为“叼盘主编”胡锡进并不知道的事实是,中共统战流亡藏人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

中国为挽救文革结束后崩溃的经济局面,被迫实施“改革开放”后,邓小平提出“爱国一家,爱国不分先后”政策,依据邓小平指示,五省藏区各地开设了“国外藏胞工作办公室”(藏胞办),开启了“新时期”以来“争取流落国外藏胞回归工作”的高潮。那时,从尊者达赖喇嘛的亲属,西藏人民议会(中共称“人代会”,开展斗争时称“伪议会”)的议员,流亡政府公务员,到一些流亡海外的藏传佛教高僧,乃至前“四水六岗”的部分高层成员,都回乡访问过。在短暂的春天中,境内外藏人之间离别许久,得以重逢。“詹却博弥”(流亡藏人)和“博囊给博弥”(境内藏人)亲友间擦干了1959年以来相互思念20年的泪水,期盼着藏人能够获得自治,云后的太阳能够重现雪域故土。

那时,尽管境内局势尚不确定,藏区境内也并不富裕,但一些流亡藏人选择踏上回乡之路,为境内藏人的福祉做出贡献。在文革之后,境内大部分藏传佛教寺庙被摧毁,佛经文献被焚烧。境内一些寺庙的僧人,回到寺庙后,已无经书可读,当时是流亡藏人捐赠了1959及以后带到海外的尼泊尔藏传佛教寺庙收藏的藏文经书,境内僧人才能在文革结束后恢复起每日课诵经文的条件。

1989年,北京爆发了天安门学潮和六四镇压,拉萨也爆发了抗议,随后拉萨被戒严一年。在结束戒严前的1989年下半年,胡锦涛赴北京向江泽民汇报西藏戒严情况,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了没有对外公开的西藏政策研究会议,制订了后戒严时代北京对西藏的新政策。由于达赖喇嘛尊者支持天安门学生,邓小平与达赖喇嘛的关系宣告彻底破裂。事实上,中共对西藏政策的调整早于1989年拉萨抗议,是八零年代末胡耀邦失势就形成雏形了,而尊者达赖喇嘛支持六四死难学生的态度,则加速了邓小平和尊者达赖喇嘛关系的彻底破裂。会议总结说“十四世达赖在国外反华势力和分裂势力的包围下,不会轻易改变其主张,我们决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十四世达赖身上”。

至于对流亡藏人的政策,中共在当时却没有否定邓小平的政策。指出“无论是在国内的还是在国外的,信教的和不信教的,信这个教派的还是信那个教派的,我们都要团结”。继续开展“争取流落国外藏胞回归工作”。

中共藏胞办是统战部下属的一个统战,情报,渗透,思想管控四位一体的神秘机构。按照中共统战部门的工作指导资料,藏胞办的职能是“为归国藏胞提供就业安置服务,收集分析达赖集团和国外藏胞情况,对达赖集团开展分化,瓦解工作,做好国外藏胞家属,归国藏胞及其家属的思想教育工作”。

中共统战流亡藏人的效果,至1995年之后发生了转折,1995年以后,归国藏胞增长率骤减,很显然,中共操纵班禅喇嘛转世一事,使得流亡藏人绝大多数燃起对中共的怒火。

讽刺的是,统战部不是“两手对两手”,“把朋友搞的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吗?看看统战部干的蠢事,难怪比利时一位同胞议论说“统战部只战不统”。我认为这是一句最精辟的总结。

据统战部数据,至1992年,约1200名藏人选择返乡,至1995年“汉班禅”坐床,约1500名藏人返乡。此后,随着藏区局势恶化,以及后来中国民主化前景化作泡影,返乡藏人增长率下降,最新公布的数字,也不过2000余名,可见,所谓的“西藏经济增长和社会进步”并没有吸引多少藏人返乡定居,认同中国。谁代表藏人,全世界藏人心中有一笔明白账。藏人宁愿去西方国家,也不愿回故乡。

据笔者了解,由于在印度藏传佛教寺庙中学习的僧人,“宗教上有造诣”,他们回乡之后,受到僧俗群众的欢迎。有的格西正在故乡的寺庙中为僧俗讲授真正的佛法,狐疑万分的中共又坐不住了,他们制订了一个“潜规则”,即“禁止2016年6月以后非法出境回流人员再次进入寺庙为僧”(“非法出境回流人员”是中共对返乡藏人的内部术语)。以防止境外对境内藏传佛教管理的“干扰,破坏”。

回首四十多年统战部和流亡藏人的交流历史,我们看到,只有民主的西藏,才是全体藏人的真正向往。民主,才是“最大的同心圆”。

作者茨仁卓嘎简介:印度藏人学校长大,旅居瑞士的藏人青年女学者,工作之余,以精通第二外语华语的优势,分析研究中共对藏政策和西藏局势,愿以客观真实的声音,书写藏人的历史,戳破中共数十年的可耻谎言。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法新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30/1666029.html

政党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