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官场 > 正文

唐山水:国家级贫困地区如何出了受贿10.4亿巨贪?

作者:

编者注:本文作者唐山水所深度报道的张中生,已于2021年10月29日二审被改判为“死缓”,具体见本站新闻“检举高官立大功中国10亿巨贪张中生逃过死刑”。

因为被山西高院从死刑立即执行改为死缓,贪污高达10.4亿的原吕梁市委副书记张中生,再次成为新闻人物。

读者诸君都知道,我写过大量贪官,但张中生绝对是印象最深的一个。我甚至一度认为,他已经被执行死刑。

我为什么有这样的错觉?除了案子拖得时间比较长之外,他做的恶实在是太多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正国法。

张中生出生于1952年11月,是山西省吕梁市中阳县人,父亲曾经当过兵,退役后在当地做裁缝。母亲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他们一共生了四个孩子,张中生排行老二。他上面有个姐姐,下面有两个弟弟。

由于从小就很调皮捣蛋,张中生只上到初中就辍学了。17岁时,通过关系,张中生进入中阳县粮食局,成为一名粮食保管员。

尽管学历不高,但张中生很会和领导搞关系。于是,做了一年多保管员后,张中生就被提拔为中阳县粮食局下属的枝柯粮站站长,后来又出任粮油加工厂厂长。

1983年,刚到而立之年的张中生调任中阳县食品公司当经历。他经常把单位的猪头、猪肚等送给中阳县的一位领导,获得了领导极大的关照。

大家可别小看这些猪头,猪肚,当时物质还很匮乏,一般老百姓一年也难得吃一回肉。那时送这些礼品,比现在送几箱茅台珍贵多了。

有了靠山后,张中生底气硬了很多。当时他因为违纪被查,这天上午,办案人员来到食品公司找张中生,他态度十分蛮横,对办案人员说:“今天检察院来,明天纪检委来,后天审计局来,我还怎么工作?”说完扬长而去,让办案人员目瞪口呆。

后来因为县里领导插手,此事不了了之。

尽管有这些污点,但因为“背后有人”,张中生照样一路升迁。1990年,刚满38岁的张中生升任中阳县副县长。随后,又担任中阳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中阳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中阳县委副书记、县长,中阳县委书记等职务,成为中阳县呼风唤雨,说一不二的人物。(防失联请复制加微信:hdxtx11注明读者)

当时,山西省的煤矿业非常发达,诞生了无数个一夜暴富的煤老板。中阳县也有不少煤矿,但是这些煤老板玩得再大,也要看张中生的脸色。他随便一句话,就能把你的煤矿吞下。

张中生的老上级高智广,就吃尽了他的苦头。

高智广是原中阳县粮食局局长,1994年卸任中阳县统计局局长后,承包了中阳县赵盘庄煤矿。他花费了3年多时间,通过高利贷和向亲友筹借方式,投资百余万对该煤矿进行改造。

改造完成后,该矿每天可产500吨优质煤。2000年9月,张中生以该煤矿证件不全为由,强行关停。

没过多久,高智广发现,煤矿居然批给了张中生的儿女亲家刘某。这下把高智广气得够呛,自己曾经关照过这位原来的手下,但人家半点面子也不给。于是,高智广四处告状,到了张中生被执行死刑时,高智广已经80岁了,依然不断在告状的路上。

中阳县的另一位煤老板也有类似遭遇。1998年,他花了290多万,买了一个煤矿。不料,当他去县里办手续时,回到中阳准备报批时却被告知,该煤矿的开采权,已经被张中生转给了中阳县人大常委会一位前主任。

又过了一年,这家煤矿的开采权又落到张中生司机的手中。这个煤老板知道,张中生才是真正的矿主,但对方权力太大,自己也只好吃个哑巴亏。

类似的例子很多,张中生从中也捞取了大量好处。

2003年6月,张中生离开他深耕了34年的中阳官场,调任吕梁行署副专员、党组成员。1年后,张中生任吕梁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分管煤炭、工业领域。也有了更多“大展身手”的机会。

很多煤老板都知道,给书记、市长送礼,不如给张中生送礼。因为不找张中生,根本办不成事。

由于当时煤炭市场很好,生产出来的煤供不应求。于是一些煤老板给张中生行贿时,竟然使用大额承兑汇票。张中生也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有这样一个案例:有几家企业来吕梁投资兴办煤矿,原来计划两年半建成,张中生问他们要干股,企业老板拖着没给。这下可惹恼了张中生,在他的干预下,煤矿8年都没有建成。

老板们看着没有希望了,就想把煤矿卖掉,张中生说:“你不给干股钱,想干干不成,想转也转不出去。”无奈之下,老板只好给张中生上亿元,才把煤矿转掉。

2013年,张中生被查,成为当地轰动山西省的大新闻。多地老百姓放鞭炮表示庆祝,可见对他意见有多大。当时山西官场上传言,他贪污受贿的金额有6个多亿。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老唐看天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031/1666299.html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