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杨宏基:得罪习大还想退休?习近平出手深度“清江”

作者:
看起来不论出身、任职,似乎都与习近平的大对头江泽民没有交集;但尹家绪的“前任”胡问鸣就是不折不扣的江泽民“扬州老乡”,而胡问鸣在军工企业中“深耕”40年(先后在多家军工企业工作,参与过中国陆海空三军装备的建造研发和中国第一艘自产航母、歼10、国产大飞机C919等项目的研制工作),人脉盘根错节;尹家绪的高升接手,被视为江派运作,以权位、利益“收编”。所以尹家绪才会被归类为江派人马。

习近平收拢军权、清扫二十大连任障碍,动作频仍。图:翻摄解放军报(资料照片)

上个礼拜一,10月25日,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为亲友非法谋利”的罪名,正式逮捕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原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尹家绪;这个动作被视为习近平“下重手”在六中全会前“深度清‘江’”。而同一天,习近平书面指示解放军“全军装备工作会议”,要求加紧构建武器装备现代化管理体系,全面开创“武器装备建设新局面”,为实现“建军100年奋斗目标作出积极贡献”。这个动作也被认为是习收拢军权、清扫二十大连任障碍的重要指标之一。

“涉嫌受贿、为亲友非法牟利”,几乎是所有有实权的中共官员的共同问题;用这个空泛的理由逮捕尹家绪,其背后必有复杂难解的因素存在。所以在讲尹家绪之前,必须先理解两件事,一是尹家绪在2018年就“自动”退休,但为何在这节骨眼又被挖出来逮捕?又为何会被归类为“江派”?二是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是什么样的一个“企业”?捏住解放军什么位置?为什么习要大动作紧抓?

尹家绪,1956年生,四川重庆人,高中毕业后经招工进入国营兴无机械厂(后改名国营渝州齿轮厂)做工,后来升任厂长。1996年2月,调任西南兵工局办公室主任;1998年被任命为长安汽车集团总经理;2010年调往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任职,2018年退休。看起来不论出身、任职,似乎都与习近平的大对头江泽民没有交集;但尹家绪的“前任”胡问鸣就是不折不扣的江泽民“扬州老乡”,而胡问鸣在军工企业中“深耕”40年(先后在多家军工企业工作,参与过中国陆海空三军装备的建造研发和中国第一艘自产航母、歼10、国产大飞机C919等项目的研制工作),人脉盘根错节;尹家绪的高升接手,被视为江派运作,以权位、利益“收编”。所以尹家绪才会被归类为江派人马。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原党委书记兼董事长尹家绪。图:翻摄陆网/兵工之声

2018年尹家绪自称是“主动给领导写信,要求提前退休”,按照中共正部级官员的退休年龄,1956年4月出生的尹家绪,应该可以做到65岁才退休,但是他却提前了3年时间要求退休。为什么?为的就是“避祸”!但当时就有“为时已晚”的征兆出现。尹家绪退休第二年,中共第五巡视组由习近平亲信李书磊领军,进驻中国兵器装备集团公司,在督查报告中直指兵工集团学习习思想和十九大精神不够深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即外界通常所说的“习八条”)。而尹家绪今年4月被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纪委调查;9月30日遭开除党籍,开除党籍通报写“尹家绪搞两面派,处心积虑对抗审查;又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款项结算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又滥用公权力,将本单位的盈利业务交由亲友经营谋取私利,致使国家利益遭受巨额损失等,对巨额国有资产损失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尹家绪涉嫌受贿,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决定开除其党籍,并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形容他“贪婪自私,家风败坏,‘靠企吃企’”。

现况清楚地说明,习近平为了完全掌握中共军队,下重手在军工企业“深度清洗”江派势力。这就要讲到“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是一个什么样的企业集团。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产品包括坦克装甲车辆、压制武器、制导武器、弹药、机载武器系统、舰炮产品、防空系统、岸防和边境监控、无人平台、雷达和光电产品、步兵武器、反恐防暴、工程装备及军工项目等。图:翻摄陆网

“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前身是“中国兵器工业总公司”,1999年整并,拥有50多家子公司和下属单位,业务范围包括修建铁路、汽车部件和石油开发,产品包括坦克装甲车辆、压制武器、制导武器、弹药、机载武器系统、舰炮产品、防空系统、岸防和边境监控、无人平台、雷达和光电产品、步兵武器、反恐防暴、工程装备及军工项目等,服务对象是解放军三军部队(以陆军为主)和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以及武警公安。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SIPRI)2020年12月公布的一份报告,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在全球武器装备制造企业排行榜中名列第9,在中国排名第3,仅次于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和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根据《福布斯》2020年全球“财富500强排行榜”,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以年营收687.14亿美金(约新台币1.9兆),排名第154位。2015年,“奉命”开发北斗卫星系统,同年,该公司拿出15亿元人民币(约新台币70亿)与阿里巴巴合作成立“千寻位置网络有限公司”,开发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推广应用和技术标准。

到这里不知道各位看出什么没有?这家“特大型中央企业”不说别的,光是年营收额这庞大的数字,若是换成现金钞票,不知可以叠到多高的位置,这“肥水”当然不能流到外人田里。根据中国流亡海外富商郭文贵的说法,江泽民家族掌控中共政、商、军界,控制的国家资产至少有1兆美元,再透过交叉持股、债信投资、承揽国企外包业务等手法“五鬼搬运”,使国库通家库。那习近平当个“穷皇帝”有什么意思?当然要想办法斩断这些脉络,尹家绪不是第一人,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人。

为达成“共同富裕”目标,中国政府近来大张旗鼓整顿大型企业。(资料照)图:翻摄互联网

其次,所谓“大树底下好遮荫”,家大业大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能提供多少就业机会?对习近平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与“共同富裕”可以有多大的帮助?更重要的是还能解决解放军退伍后转职的问题,借此稳定全军军心士气、维持社会安定。

习近平为清扫二十大连任障碍,锁定军武国企高管出手,可谓一石多鸟;而就算早早“避祸”下台,只要沾上了边,除非流亡海外、不留根底,否则追到山穷水尽、天涯海角,最终还是得身陷囹圄。这也将是本案能带来的另一个“寒蝉效应”。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新头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2/1666928.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