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武汉社工化名出版封城日记 疫情第一手现场史料

这个里面根子是很深的,所以有人形容,中国社会是一个从上往下抽耳光,从下往上磕头的社会。所以,改变中国社会,对中国进行民主化,结束中共的暴政,或许不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武汉疫情日记》封面截图博登书屋

中国新冠疫情最近再次出现了起伏,一些城市实行了严格的封禁政策,在舆论间引起广泛的不满。近日一位中国作家出于安全原因化名“风中葫芦”在美国博登书屋出版了反映武汉封城实况,尤其是次生灾害的《武汉封城日记》。这是他以社区工作人员的身份在去年疫情爆发初期在武汉街头工作期间记录下来的。以下是本台记者王允对本书的整理出版者,身居海外的独立学者、武汉人张杰做的专访。

记者:这部日记和方方日记最主要的差别是什么?

张杰:不同之处在于现场感。因为方方作为前湖北省作协主席,她住在文联大院,她是不能出门的,因为当时封城了,不能出去。她的信息来源来自于网络,然后根据自己的想法进行分析演绎,发表自己的感想。

这篇日记的作者是天天在外面,穿行于大街小巷,为社区的居民买药,买菜,涉及到方方面面,都如实地记录下来,所以具有史料价值。

记者:你们是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版这本日记吗?

张杰:这本日记发表出来的时间,其实和方方日记相差并不长。他是2月15日开始写的(封城是1月23日),那时候方方日记已经开始发表了。这些日记主要是在海外发表,主要是在《北京之春》和博讯的网站上连载刊登。只是现在,我们觉得关于疫情的事情,需要一个说法,所以就整理出来。

武汉作家方方(微博截图)

记者:这本书的一个重点是描述和分析了次生灾害,包括封城期间,人们无法买药看病造成病情加重、甚至死亡等等。很多细节很生动,比如他有一天早上去帮母亲取重症药,结果排了一上午队,药房告诉他没药了,他气得当场骂娘,不得不下午跑到另外一家药房取药。他还提到,有一次他看到商贩把一袋袋蔬菜放在小区门口等居民购买,上前一看,也就是一些白菜萝卜之类的,居然要80元,物价居高不下,困难居民没有什么补贴。作者分析了造成这些次生灾害的主要原因,你同意这种分析吗?

张杰:这种原因其实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举国体制,其背后是极权主义制度。在封城之前是没有预案的,也没有经过法律程序,说封就封。那么老百姓生活怎么解决,吃什么,穿什么,都没有给出说法。

有些人认为,中国人死得很少,中国人抗疫成功,其实他们不知道,有很多无辜的人死亡,包括我的朋友。他是一个尿毒症患者,他每周要去透析,但突然停了,最后他就死在家里。他妻子发信跟我说,百般哀求,百般哭告,但是没有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他死了。

记者:书中讲到一个话题,就是中国媒体上有一种说法,说武汉人民做出了牺牲。他举例说,有患癌症的老人被120救护车送去医院急救,结果三家医院不接收,然后家属联系社区,但社区司机怕感染,也不愿意出车,然后再打110求救。作者说,像这种事情很多,政府似乎总是在说要做出牺牲,但他不认为这是所谓的牺牲。你同意这种观点吗?

张杰:这种说法是对武汉人民的侮辱。牺牲必须是自愿的啊。这实际是突然来的一种灾难。这是强加给武汉人的。其实完全没有必要采取这种严酷的方式。没有必要关交通,也没有必要关超市,让生活正常,然后加强一些管制,戴口罩、消毒等等方面的管制,是可以有效地避免这种次生灾害的。

身穿防护服的工作人员正在清洗武汉安葬新冠死者的一个墓地(法新社资料图)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5/1668255.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