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瑞丽清零政策下 “普通人没办法生活”

图为2021年7月8日,云南瑞丽继续进行全员核酸检测,现场故意挂起中共党旗。

每天都要求测试,在教室里睡觉,这是中共“清零”政策在云南瑞丽的真实生活写照。一位生意人叹息说,普通人没办法生活。

位于中国西南部,瑞丽在过去一年中宣布了四次封城,作为响应中共消除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政策的一部分,其中一次封锁时间长达26天。

这座约27万人口的城市居民(也有说最多时常驻人口约50万)被无限期地疏散,所谓建立“缓冲区”,防止来自境外以及其它地方的病例输入。学校已经关闭了几个月,除了高中二年级和三年级以及初中三年级的学生,他们和老师都不能离开校园,那里的教室已经改成了宿舍。

当地居民正面临着极端和严酷的现实,不许外出用餐、工厂关门,哪怕出现一个病例,所有人都要共同生活在清零的强制政策之下。

一名打车司机告诉中共国家媒体说,在过去七个月中,他共接受了90次COVID-19测试。另一位家长说,他才一岁的儿子已经接受了74次测试。

数以万计的居民在封锁期间逃离瑞丽,前往中国其它地方;当地官员们最近对《香港经济日报》承认,人口已降至约20万。为控制人口外流,当地政府现在要求提供长达21天的离境前检疫。

瑞丽的一位前副市长戴荣里10月底在微博上撰文,公开呼吁拯救瑞丽。《纽约时报》报导说,在一个官员几乎从不偏离政府路线的国家,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

戴荣里写道:“百姓的抱怨,随时而起,政府的谨慎,越加小心,恶梦和虚幻此起彼伏,这个小城,正承受着千载难遇的大劫难。”

有种普遍看法是,瑞丽面临的严酷形势跟中共的“清零”政策、过度封城有关。在过去的一个月里,瑞丽报告了五例有症状的本地传播病例。据中共国家媒体报导,瑞丽及其周边地区96%以上的居民已经接种完毕疫苗,没有发现离开瑞丽前往中国其它地方的人有任何病例。

即便如此,当地官员们仍坚持认为,疫情政策的调整余地不大。

瑞丽市副市长杨谋在10月2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瑞丽的疫情没有达到零,就会有向外传播的风险。

即便在突然成为全国焦点、甚至全球焦点后,瑞丽市官员仍表态,外界对强制疫情政策的担忧被夸大。9月上任的瑞丽市委书记毛晓公开告诉中共国家媒体:“目前,我们不需要(额外)帮助。”

在接受采访前一天,他警告说,“犯罪分子”会利用“舆论和虚假信息来扰乱社会秩序”。瑞丽警方已经对抗议封城的市民进行了训诫。

香港大学的病毒学家金东燕告诉《纽时》,瑞丽是北京政府对流行病秉持的顽固态度的缩影。

他说,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中共)政府一直采用相同的封锁和大规模测试策略,不考虑可能的成本较低的方法。

“他们认为,这是他们能够成功的唯一途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他说,“情况正在快速演变。现在,(疫情)实际上与2020年非常不同。”

瑞丽在病毒和封锁的负担方面有其特有的脆弱性。它坐落在云南边陲,与缅甸有一百多英里的边界接壤,吸引着两国的游客和商人。据官方统计,2019年,人们通过其边境检查站近1,700万人次。

当中国宣布封锁之后,边境的贸易和旅游业几乎全部关停。封城还产生了其它更多意想不到的影响。政府禁止当地支柱经济产业玉石行业运营,目的是限制订单和送货人员流动。

一位害怕被官方报复、不敢透露全名的李先生从事玉石生意。他告诉《纽时》,他们今年早些时候在玉石市场筹集了大约300万美元,希望在5月份开业。现在市场空无一人,他们还得继续支付租金。他没有听到任何政府会援助的消息。

最初,他的公司雇用了大约50人。现在呢?他说:“我们只敢留一个人,负责守门。你还能做什么?我们给他们发不起工资。”

目前,瑞丽的日常生活费更是急剧上升。李先生说,以前一公斤大白菜价格不到6元人民币;现在已经涨到8或10元。

“普通人”,他叹了口气说,“没有办法生活。”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6/1668631.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