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百年党史三段论,树碑立传梦黄粱

作者:

中共六中全会未开,传媒已披露部分内幕。这次大会将审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所谓“审议”,当然只是走过场,决议早就在内部通过了。

初步消息是,这份决议将确立中共百年党史的“三段论”,就是毛泽东﹑邓江胡和习近平三个时代。早前外界的预测,是毛﹑邓﹑习三段论,完全把江与胡划出去,现在终于还是保留了江与胡,一则江与胡毕竟是习的前朝,习是江隔代指定的接班人,把他们全部否定,会引起党内反弹和民间质疑;二则是借此避免党内争吵,交换决议的顺利通过。

但如此划分三代,大大贬低了邓与江胡的历史作用。对邓来说,他竟然要与江胡分享一代功绩,而习倒可以独享一代地位,当年挽救中共濒于灭亡的,恰恰是邓一人之功,这对于邓家后代是不可接受的。

至于江胡两代,被勉强“挤”在邓小平之后,历史地位明显被削弱。他们那一代摸着石头过河,备尝艰辛,开创了新局面,而他们留下的经济与社会基础,恰恰给习近平提供了丰厚的执政本钱。习近平如此贬低他们的历史地位,对江朱胡温,也是公然的羞辱。

这一颗苦果,江胡那两代人也要吞下去,谁叫他们指定了一个食碗面反碗底的接班人?由此可知,不管是当代或隔代指定接班人,没有民主机制,都是不管用的。

习近平借三段论,要达到三个目的:一个是为自己树碑立传,确认自己的历史地位;二是为否定邓小平路线﹑重回极左闭关政策背书;三是为今后中共的内政外交定下基调。

老毛晚年,最怕自己的政治路线被接班人否定,所以选了刘少奇又打倒,选了林彪再打倒,选了王洪文再弃用,最后选了华国锋,还是选错了。华国锋活捉毛的老婆和爪牙,也没保住毛的历史地位,最终被邓小平一锅端。

邓晚年改革开放大势已成,除了留下“改革开放要管一百年”的遗言之外,并不太在意自己的历史地位。他避免了中共覆灭的命运,但六四留下斑斑血迹,怎么洗都洗不掉。邓否定个人独裁,反对个人崇拜,他要做出表率,不争个人历史地位。“身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这是邓的政治智慧之所在。

习近平上台之后,指使手下大树特树个人权威,继而抬出“定于一尊”的概念,为垄断权力鸣锣开道。习执政十年,把胡赵﹑江朱﹑胡温三朝的功劳据为己有,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起死回生的结果,归于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进而实行对外扩张,搞成今日内外一锅粥的灰败局面,凭此“政绩”,他还想确定自己的历史地位,也太自以为是了。

历史是公正判官,功是功过是过,“功”不能抵“过”,“过”也不能伪饰成“功”,这是历史的铁律,没有谁能幸免。

大凡政治人物,谁都无法为自己盖棺论定,这是基本的历史经验。老毛生前接受个人崇拜,但他对美国记者斯诺承认,那是政治斗争的需要,他自己明白,那是靠不住的。

实际上,保住自己的政治路线,比保住自己的历史地位更重要,政治路线保住,个人历史地位也就保住了,一旦前者有失,后者也随之不存。

一个人的历史功过,永远都是由后人决定的,后人又是由后人决定的,后人的决定不公,后人再否决之。所谓后人,不是后来的统治者,而是后代的人民,是人民决定历史人物的功过。人民评断历史,不会站在统治者的立场,只站在人民的立场,站在历史进步的方向上。

习近平希望借“三段论”来为自己树碑立传,这是一种浅薄的见识,证明他对历史缺乏基本认识,对历史进程缺乏基本把握。

现在为自己盖棺论定,不但太早,而且是一种面对严正历史的虚怯心态。问题不在于现在的人如何评断自己,问题是后人。毛有“四个伟大”,邓小平说他“三七开”,三为过七为功,那只是站在中共的立场去评断,日后历史评断老毛,“倒三七开”都没有机会。

邓否定毛的路线,习又否定邓的路线,现在内外交困,中共国预后凶险,习近平正不知如何自处。所谓“三段论”,无异于一种自我催眠,一枕黄粱不知醒。

不知什么时候,“三段论”又会被中共自己否决,最后,中共政权又将被中国人民否决。历史无情,正高高在上,笑看芸芸众生演出悲壮的历史剧。

责任编辑: 赵亮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7/1668935.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