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官场 > 正文

乔氏家族横行云南30年:一部省级官场“群英谱”

这回我们要讲的,是一个黑社会家族的故事。

它就是盘踞云南保山30余年、横行作恶、称霸一方的“乔氏家族”。

9月15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一篇文章《云南保山“乔老爷”的穷途末路》,披露了云南“乔氏家族”案案情细节:

涉案人员达500余人,

涉黑资产达到33.8亿余元!

这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云南省查处涉案人员最多、社会影响最大、涉案资产最多的案件!

那么,这个家族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他们又是如何敛财、作恶的?

01

乔氏家族的灵魂人物是“乔老爷”。

“乔老爷”真名乔永仁,1952年出生于保山市隆阳区兰城街道下沙河村。

在保山,这“乔老爷”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说起他,当地百姓,无不闻之色变、深恶痛绝。

乔永仁的出生,并没有什么特别。

他幼年生活十分艰苦,小学二年级就辍学回家,15岁开始打工。

乔永仁年轻时,做的也是一些普通工作,他干过货运、汽车修理,也在建筑业、木材加工业折腾过。

乔永仁的性格非常“冲”,经营汽车修理厂的同行回忆道:

“他家从来不管什么规矩,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三言两语不合就动手打人,很早就开始欺行霸市了。”

折腾了近20年,乔永仁也赚了些小钱。

看着鼓鼓的钱包,乔永仁在2000年后成立了多个公司,主要涉及土地、水电站等工程项目的开发。

他不仅自己赚钱,还带着大儿子乔连佰、二儿子乔连万赚钱。

他为儿子们提供土地、资金,让他们开办小额贷款公司、汽修厂、矿泉水厂等企业。

到这里,乔永仁一家的日子已经过得很好了。

但人的欲望,总是无止境的。

为了赚更多钱,乔永仁起了黑心。

他选择了放高利贷来谋取暴利。

乔永仁利用骗取的3450万元贷款,支持乔连佰成立汇众小额贷款公司,实施高利转贷、放贷等违法犯罪活动。

要敛财,当然还需要有“强硬”的手段。

他们的手段,便是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强迫交易之类。

 alt=

为了“讨债”和实施其他犯罪行为,

他们先后培植了3个团伙数十人。

带着这帮小弟,乔家父子更是横行霸道、肆无忌惮。

不仅是对被催债的人,对和他们有利益纠纷的同行和当地群众,他们都会下狠手。

 alt=

2001年7月的一天,保山城郊的320国道沙河段发生一起交通事故,当事人电话联系了一家汽车修理厂来修车。

正当这家汽车修理厂的几名员工准备将车辆拖回时,乔家修理厂的3名员工也赶到现场,他们叫嚣要将车辆拖回自家修理厂维修。

这是强行抢生意来了。

两家修理厂先是爆发口角之争,随后乔家员工一通电话叫来了十几个人。

他们手持钢管、刀具,

二话不说就冲向对方员工……

这起聚众斗殴案导致双方多人受伤,在保山轰动一时,乔家也“一战成名”。

后来,只要提到乔家,大家都说:

“不得了,惹不起,能躲就躲”。

正是通过暴力打压竞争对手,乔家攫取了一桶桶“黑金”。

不仅对同行和竞争对手心狠手辣,他们对无辜百姓也毫不手软。

2009年,乔永仁看中保山市辖区内水文条件较好的地界,决定动工修建水电站。

开工后,因被占用耕地和山林的补偿款没有按约定期限兑付,村民多次到施工现场讨要。

一天,村民接到通知,要求第二天到施工现场开会协商补偿事宜。

可当20余名村民代表如约前往时,乔家的施工负责人却只字不提补偿事宜,反而要求村民对阻止水电站施工、影响工程进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进行赔偿,并拿出协议书要求村民签字画押。

“我看了一下协议书,就算真想赔,这辈子不吃不喝也挣不着这么多钱!”

村民对无理要求当场表示了拒绝。

双方僵持不下时,现场突然冲进几辆车,下来的人每人握着一根五六十厘米长的钢筋。

还没等村民反应过来,凶器就已经朝他们挥去,最终多人受伤……

由于害怕乔家的恶名和势力,受伤村民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他们盘踞保山30多年,作案多达近300起!

实在是恶行累累,罄竹难书。

30年来,以乔氏家族为首的黑社会犯罪组织,逐步坐大成势、称霸一方。

可是,他们为何能安然无恙这么多年?

面对受害群众的多次反映,

他们又为何总能全身而退、逍遥法外?

02

当然是因为,他们的背后有保护伞。

随着生意版图的扩张,乔家面临的各种经济纠纷也逐渐增多。

奉行“拳头主义”的乔永仁,也在寻求更为“合法”的途径解决问题。

最好的途径,就是结识和拉拢政法系统的领导干部。

对于围猎公职人员,乔家父子很有手腕。

为了和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陈玉华搞好关系,乔连佰主动让女儿给陈玉华当干女儿,双方互称“干亲家”,陈玉华则称乔永仁为“干爹”。

有了这层关系,陈玉华便开始心甘情愿为乔家父子结识公职人员充当政治掮客。

而乔家父子也很会“通人情”,没事了就在乔家大院或者某个固定的地方,以吃饭、喝茶、打牌、搓麻将的方式,和这些公职人员聚在一起。

逢年过节、红白喜事,他们更是殷勤地送上礼金和贵重礼品。

行贿的财物加起来折合人民币2400余万元。

 alt=

最多的一次,乔家父子向一位公职人员送了200万。

乔家父子知道这些公职人员拿这些钱和礼品不安心,便想到了一个非常隐蔽的行贿方法。

他们利用他们的小额贷款公司,将借贷变成了行贿。

他们向一些公职人员“借款”1400多万元,支付1至2分的月息。

甚至乔家父子还让公职人员找自己“借款”,

他们“借”出去了4000多万,

这4000多万,他们不收利息,不定还款期限。

 alt=

这样的钱,公职人员们当然拿得安心。

当然,拿了乔家的钱,自然要给乔家办事。

在金钱的诱惑下,65名公检法系统党员干部、134名党政干部、17名金融系统工作人员,一步步成为乔家的同盟者、保护者。

03

这些公职人员是如何蛇鼠一窝的呢?

首先是保山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隆阳公安分局原局长——普兴旺。

他多次收受乔家父子的好处,他的妻子袁某某还将250余万元“借”给乔连佰,最后拿到了110余万元的高额利息。

普兴旺利用职务之便,多次为乔家父子说情打招呼,徇私枉法,致使乔家人犯了事依旧安然无恙,逍遥法外。

2005年12月,乔连万(乔永仁次子)带领一帮手下到饭馆就餐,因对邻桌客人看不顺眼,无故挑起事端造成对方3人受伤。

案发后,普兴旺很快接到了乔家父子的电话:

“我家乔连万在饭馆被人打了,你帮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放下电话后,普兴旺立即安排下属对此事进行了轻描淡写的“处理”。

几天后,乔连万在赔偿受害人医疗等相关费用并缴纳200元治安罚款后,又如没事发生一般出现在保山街头。

除了能帮乔家父子免去牢狱之灾,这帮保护伞还让乔家父子赚得盆满钵满。

数十名公职人员沦为乔氏家族的敛财工具,为他们办理虚假土地使用权证、骗取银行贷款、干扰土地拍卖等非法行为铺路搭桥。

施甸县原副县长闪耀强利用手中权力,安排分管部门人员伪造了8本土地证,提供给乔连佰用于向银行骗取巨额贷款。

在他们的保护下,乔氏家族还注册了大量“空壳公司”编造虚假材料,从银行金融机构骗取贷款207笔,累计近29亿元,为他们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提供了资金来源。

不仅如此,在投标、土地拍卖、房地产水电开发、承接政府工程建设以及其他各个方面,他们都为乔家父子大开绿灯。

保山市委原副书记、市长吴松在收受了乔永仁所送的200万元贿赂款,以及价值27.75万元的2根金条后,为乔永仁在办理兴盛农产品市场土地规划调整等事宜上提供了支持和帮助。

保山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主任杨建洪干预司法,为乔永仁涉法案件提供帮助,撑腰站台,收受贿赂。

 alt=

云南省教育厅原副厅长、省招生考试院原院长朱华山,收受乔永仁人民币近百万元,倾其全力为乔永仁及其重要关系人的子女入学就读提供帮助。

保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副局长朱剑平收受乔永仁贿赂226万元,利用职务便利为乔永仁、乔连佰在获取政府工程和土地开发等方面提供帮助。

在陷入法律纠纷时,他们也有人罩着!

在一起合同诈骗案中,就有时任云南省人民检察院民行处处长张迅、省人民检察院四级高级检察官张有贵、保山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高云、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李术尤等数名政法系统领导干部为乔家提供帮助。

这些人受贿之多,让人咋舌。

也正因此,乔家父子成功在保山做到了“伞黑一体”,优势资源不断向乔氏家族汇聚,让他们的组织做大成势。

而这些公职人员,则沦为乔氏家族的亲信和代言人,成为了保山市政治生态的污染源和“政治毒瘤”。

04

还好,到了今时今日,

以乔家父子为首的乔氏家族,终于被铲除了!

2019年3月以来,中央和云南省扫黑部门先后收到了举报乔氏父子涉案涉恶的犯罪线索。

乔氏家族终于落网!

2020年12月30日,乔永仁、乔连佰被判有期徒刑25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其他被告人则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至拘役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或罚金。

至此,在云南保山作恶30余年的乔氏家族,彻底覆灭!

 alt=

听到这一消息,深受其害的村民难掩激动之情:

扫黑除恶,对我们农民来讲是特大好事。‘乔老爷’倒了,咱们上街赶集也好,出门打工也好,心里都踏实多了!

曾被乔家滋扰的汽车销售店负责人也说:

不用担心有人到店里找茬,  治安环境、营商环境越来越好。

现在在保山,白天正常上班,晚上吃过饭到公园散个步,幸福感、安全感大大增强了。

与此同时,纪检监察机关

也严肃查处了乔氏家族背后的腐败问题:

目前,已有216名公职人员受到查处。

其中28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和法律处罚,40人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另有35人纪检监察机关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自己做错了事、做了坏事,不是没有报应,现在时间就到了。”

留置期间,早已预料到苦果将近的普兴旺,向办案人员如此感慨。

对自己犯下的错,闪耀强也用四个字来总结:

“痛、恨、悔、悲!”

但,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好好接受应得的惩罚吧!

就像保山市纪委监委

第七审查调查室工作人员说的那样:

黑社会性质组织之所以能够坐大成势、胡作非为,关键在于被‘围猎’的公职人员,利用手中权力为他们站台撑腰。 

除恶务尽,必须清除混迹在党员干部队伍中的害群之马。

乔家正是靠着背后的“大树”,

才敢为非作歹、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所以,打击黑恶势力,必须连保护伞一起打。

对涉黑保护伞一查到底,不仅是群众呼声,

更是除恶务尽必须要走的一步。

记住,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权力是一剂春药,权力同样也是一剂毒药!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魔叔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7/1669064.html

官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