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社会心理专家:《鱿鱼游戏》反映残酷债务现实

作者:
从许多方面来看,现在美国的情况比2007年更糟。由于史无前例的分裂,美国似乎处在内战的边缘。财政上的无所顾忌和不断增加的债务,只会雪上加霜。任何经历过债务噩梦的人都非常清楚,资产上的不安全感会让人发疯。疯狂和绝望,从来不会导向成功,对人来说如此,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所以,如果你碰巧有一个Netflix账户,而且也正在追看《鱿鱼游戏》,那么请记住:这个反乌托邦故事的灵感,来自于一个非常真实的、人性化的问题,那就是财务上的绝望。

韩剧《鱿鱼游戏》,反映的是残酷的现实。图为马来西亚吉隆坡一个购物中心内装扮成《鱿鱼游戏》人物的人们

2021年,不是大众所熟知的牛年,而应该是鱿鱼年才对。对于那些还能过活的人来说,《鱿鱼游戏》可能会敲响警钟。对许多人来说,该剧只是一部反乌托邦的小说;而对其他人而言,它反映的是残酷的现实。

作为本年度Netflix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鱿鱼游戏》凭借离奇的剧情和花哨的服装,带来了一种有冲击力的视觉体验。

剧情围绕着一位名叫成奇勋(Seong Gi-hun)的韩国男子展开。他是一个刚离了婚又债台高筑的司机。奇勋和其他455个玩家一起,被邀请参加一档电视节目,共同争夺巨额的现金奖励。胜利者将得到超乎想像的财富;而失败者将面临死亡。

有意思的是,《鱿鱼游戏》的故事原型,其实来自韩国的现实生活:在这个国家,有数百万人正被债务海洋侵吞。

而在大约1,300英里之外的中国,债务危机正席卷全国。正如《南华早报》此前报导的,中国的消费债务是“整体债务中增长最快的部分,尤其是抵押贷款和消费贷款。”去年,家庭债务已经增长到占该国GDP总额的57.7%。

现在,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受到各个方面的冲击,该国陷入金融危机的步伐正在加快。正如记者何惠峰(He Huifeng,音译)所警告的,家庭债务正在全面降低中国家庭的“生活质量。”一名四十多岁的家庭主妇告诉惠峰,她的家人感到像“在高空走钢丝”。和许多中国人一样,她担心家人“没有足够的钱来偿还抵押贷款”。

可悲的是,许多美国人,也正面临着韩国人和中国人所经历的问题。

根据市场分析师杰夫‧考克斯(Jeff Cox)的说法,“由于房地产市场的爆火”,美国家庭的债务正处于14年来的最高位。目前,美国的借据总额略低于15万亿美元。考克斯写道,从4月至6月,短短的三个月间,总债务额迅速增加了超过3,000亿美元,“是自2007年同期以来的最大增幅”。

大多数读者还都记得,2007年的债务增加后不到一年,世界就遭遇了史无前例的金融灾难。2022年是否会有类似的前景等待着我们?可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随着实际工作人数的不断减少和债务水平的上升,美国似乎正接近经济上的清算。当我们准备进入大流行后的世界时,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渴望享受生活,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有些人似乎在享受上太忘乎所以了。

债务恶化似乎有迹可循

一个人愿意为了享受花多少钱呢?当然,这个数字会因个人银行余额而异。

然而, CreditCards.com的一份报告显示,有44%的美国人愿意为了享受而负债。其中,又以年龄介于24至40岁之间的人群(又称千禧一代),最为严重。惊人的是,59%的受访者表示愿意承担债务;56%的Z世代人群(1997年至2012年出生)也有同样的观点。

有格言说,智慧会随着年龄增长。此话未必可以尽信,但用在此处绝对是合适的。在婴儿潮一代(年龄在57至75岁的人)中,只有32%的人表示愿意承担沉重的债务。

而千禧一代,是最有可能承担债务的人,也最有可能在还款上出现问题。据《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报导,美国千禧一代的人均净资产只有8,000美元。换句话说,美国千禧一代的平均债务,可能比他们的实际“价值”还要多。

好吧,在有人批评我给人贴价格标签之前,让我作以下声明:写这篇文章的人不是我,是《商业内幕》。另外,作为千禧一代的一员,我对自己上述所写的几句话并不感到自豪。

毫不奇怪的是,美国的千禧一代,因为愿意承担沉重的债务(常常是通过学生贷款的形式),所以他们的青春期和成年期会被困在某种炼狱中。许多人买不了新车,更别提新家了。从巴尔的摩到波士顿,全国各地都是如此。

从许多方面来看,现在美国的情况比2007年更糟。由于史无前例的分裂,美国似乎处在内战的边缘。财政上的无所顾忌和不断增加的债务,只会雪上加霜。任何经历过债务噩梦的人都非常清楚,资产上的不安全感会让人发疯。疯狂和绝望,从来不会导向成功,对人来说如此,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

所以,如果你碰巧有一个Netflix账户,而且也正在追看《鱿鱼游戏》,那么请记住:这个反乌托邦故事的灵感,来自于一个非常真实的、人性化的问题,那就是财务上的绝望。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位研究员和散文家。他的作品发表于《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美国保守党人》(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美国旁观者》(The Spectator US)等知名媒体。同时,他还是一位社会心理专家,对社会功能障碍和媒体操纵议题有着浓厚的兴趣。他的推特是:@ghlionn。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原文:‘Squid Game’ Is a Brutal Realit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8/1669291.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