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疫情蔓延20省市 中共清零政策遭质疑

中国疫情蔓延至20省市,多地民众对于中共“清零”措施苦不堪言。图为中国西北部甘肃省张掖小区设置关卡。

中国最北边的省会哈尔滨,才刚解封两周,又遇到疫情。中俄边境城市黑河市、河北省会石家庄市近期出现的首例确诊患者都已打过三剂中共病毒疫苗。随着北京冬季奥运将届,当局清零压力升级,各地封控措施令民众感到疲倦。

石家庄市八成疫苗接种率民忧封城再来

10月24日,河北省石家庄市通报的第一起病例李某,已在8月份接种完第三剂疫苗,他没想到自己会感染。

在官方通报第一例确诊病例后,40个小区立即被封,超市货架上的食品,被迅速抢购一空。即使官报当地已有80%的疫苗接种率,民众仍然担忧,官方为求清零,会采取长时间的封控政策。

11月5日起,河北省石家庄市深泽县、辛集市急发通知,除了军车、救护车以外,所有车辆不许上道。

11月6日,石家庄市民宋文告诉记者,当局搞“清零”只根据政府的一纸文件,没有法律依据,庞大的隔离费用、对市民造成的不便和损失,都没有处理和赔偿办法。

“措施本身违法,体现当局对人的基本权利的漠视,甚至是侵犯。”宋文说。

而在疫苗接种方面,截至11月5日,全国累计接种23亿剂次,完成全程接种人数为10.7亿人,接种率超过75%,官方预计年底前将超过80%,部分地区开始施打第三剂。但是管控措施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趋严格。

6日,中共国家卫健委新闻发言人米峰在新闻发布会上坦言,“截至11月5日24时,疫情波及20个省份,叠加冬春季季节因素,防控形势严峻复杂。”

内蒙古额济纳旗游客受困

内蒙古额济纳旗的著名景区“胡杨林”,每年十月的旅游旺季,今年遭到疫情袭击。10月18日封城后,近万名游客受困当地,抱怨连连,引发全国关注。

11月6日,记者致电额济纳旗多家宾馆,获悉滞留游客已转移,多间宾馆已经被政府接管,用来隔离密接人员,但有宾馆工作人员告知,“目前滞留的旅客,还是挺多的”,“也有外来务工人员,滞留在本地。”

由于封锁和检疫措施,对地方生活和经济产业,造成巨大冲击。

额济纳旗一名煤矿业主10月30日告诉记者,检疫和隔离措施,造成输煤作业大幅放缓。“二呼浩特封闭了,策克口岸也封了,就剩288(甘其毛都口岸)管控得比较严,进的煤比较少了。”

2021年11月4日,北京民众排队接受Covid-19测试。

北京严厉封控确诊者、药店老板被立案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8日开幕,北京冬季奥运会明年2月登场,北京防控措施不断升级。11月1日,当局宣布,正在外地出差、旅游人员,若与确诊病例有“时空重合”的人员,都要暂缓返京,令许多民众,措手不及。有民众因为被限制申请“北京健康码”,出差半个月后,无法返京。

10月12日至15日自驾到内蒙古旅游、22日查出的两名确诊病例,以及出售退烧药品的2间药店老板,因为没有按规定扫码登记,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同时,对出现聚集性感染地区的官员,展开严厉问责。包括北京昌平区北七家镇党委多人被通报、警告处分,另有昌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及相关人员被追责。

北京昌平区市民赵婷11月6日告诉记者,整个北京昌平大阵仗防疫,令人怀疑疫情并不轻松,“我看到市场管理局的人到处查”、“应该是有过密接的,不明说,就防控贴封条”、“我们昌平街里面好多给贴上封条,说明昌平这次,要比前几次(疫情)严重得多了!”

赵婷还批评,“当官的为了政绩,把百姓死活于不顾,这就是昌平现在的状况,几乎能封的,能关的,都封了!”

上海、江西推动预防措施限制出行

全国各地即使官方未通报出现疫情的地区,防控也趋于严格:江西南昌市委办公室10月30日发出一分内部明电指“国内疫情较为严重,非必要各单位不要派人外出”,透露地方政府要求公务员为防疫情,减少出差。

上海市7日官方微博发布消息,所有来自或途经国内疫情高风险地区的人,一律要求14天集中隔离、4次核酸检测;途经中风险地区的,实施14天严格社区健康管理、2次核酸检测。

上海民众张先生5日告诉记者,当地正在进行防疫“演习”,“我们下面的小区,在演习嘛,封小区、做核酸检查等,很多人都在演习。”他还透露,“上海昨天听说好像有一例(病例),但是官方没有公布。”

 

上海市民张先生质疑,官方一再宣称的清零要求实在是缘木求鱼,“怎么清零?像十一旅游季节,人流流动,难免会有感染,官方为了清零政策,管得这么严,但还是有零星案例发生。”

瑞丽抗议长时间封控 官僚体制陷混乱

受到严厉清零政策,长时间陷入封闭管理的中缅边境城市——瑞丽,前副市长戴荣里10月28日发文,谈及民众苦不堪言,有数十万人逃离这座城市,呼吁“救救瑞丽!”

针对官方的漠视,11月2日、3日,勐卯镇屯洪村、贺闷村爆发村民聚集村口,要求解封、补助的抗议活动。

贺闷村开温泉旅馆的老板陈明告诉大纪元,前副市长投书过后,“我并不觉得有什么改善,我只觉得(政府)是变本加厉,把卡点管控得更加严。”

瑞丽抵边村寨屯洪村的村民,2日中午在村口举标语请愿,要求当局解封。(视频截图)

信息黑箱操作民众不信官方“数字清零”

广州市民林匀5日告诉记者,当局所谓的清零,是对疫情信息不透明,“官方表面上说是为了清零,实际上,用各种强制性的手段,恐吓老百姓,限制百姓出行自由。但是,最后到底有没有清零,都是官方自己说了算。”

郑州市民林先生也表达相同看法,“所谓的病毒清零,是(当局)运用权力,自欺欺人罢了。郑州8月份的疫情,市委书记说月底清零,(数字)就清零了。实际上在宣布清零后,很长一段时间,郑州的管控仍然是很严的,跟没清零的时候一样严。所以说这些东西都是自欺欺人吧。”

随着北京冬季奥运会的脚步临近,估计各地的“清零”手段会更加严厉。

原深圳公益人士林生亮表示,中共大搞清零、频繁做核酸检测、无限期封锁疫情,是一种不人道、不科学的做法,“它摧残中国人民的精神生活,几乎每天都有因为这种灭绝人性的隔离政策,导致精神抑郁,甚至有人因此自杀”,此外,它还冲击中国经济、造成外资经营困难,带来又一轮的失业。

大纪元记者骆亚、洪宁、顾晓华对本文亦有贡献;

应受访者要求,宋文、赵婷、陈明和林匀等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林岑心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08/1669362.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