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刘建永:拒绝强制隔离,大闹西安北站

作者:

上图:我的在成都的绿码自动变成红码

原定我将参加明天上午8:30在陕西省商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个庭审,9号下午我从成都坐高铁到达西安北站,出站时我的健康码显示为红码。西安北站的防疫人员一声不吭地直接收了我的身份证,然后迅速把我带到西安北站的商洛疫情防控的接待点(陕西全省各地市的防控人员都在这里,等待将分流的旅客带回去强制隔离)。他们让我等待商洛方面的人员把我接回商洛市强制隔离。我昨晚在成都做了核酸检测为阴性,健康码也是绿码,但一扫西安的二维码登记就自动变成红码,大概是西安的防疫政策比较严格。后来也得到证实,西安北站的疫情防控人员告诉我,只要是来自成都的人健康码都会变成黄码或红码,黄码可以选择被遣返或者隔离,红码必须强制隔离。

刚开始我还没当回事,我打过两次疫苗,48小时做了三次核酸检测,最近一次也是阴性,成都的健康码也是绿码。我明确告诉西安北站的防控人员,“我不接受强制隔离”。防控人员说我必须强制隔离,如果你有意见可以打12315投诉我们。他们说商洛市来接我的车在路上了,一会到了就把我拉到商洛的隔离点强制隔离,隔离是自费的。

我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给明天开庭的法官打电话,电话没人接,后来法官回过来说她在开庭。我向法官解释了这里的情况,法官听了有点诧异,最后说既然我去不了,那个没办法。我又立即给委托人解释了情况,把紧急的事情都做了快递安排。然后全力与陕西的疫情防控人员进行交涉。

我:你们隔离我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疫情防控人员:陕西省人民政府出了文件,像你这种情况必须强制隔离。

我:我不接受隔离,如果去不成商洛市中院,我就返回成都。

疫情防控人员:根据规定,也不能返回成都,必须到商洛隔离。

我:我户籍地、经常居住地、工作地都不在商洛,我和商洛没有任何法律上的联系。我只是明天要到商洛开庭,我之前也从来没去过商洛。我为什么到商洛隔离而不是在西安隔离,我也不接受隔离。你们隔离的依据是什么?

疫情防控人员:陕西省政府出了文件,我们只是按照规定办事。

我:是什么文件,请你出示这个文件,我要看这个文件。

疫情防控人员:我们手里不可能有文件,我们只是按照领导的要求执行。

我:文件不是国家秘密,你没有但你领导肯定有,让你领导拿过来。如果你领导也没有,就让你领导的领导拿过来。谁有谁拿过来。我有知情权。

疫情防控人员:你不要为难我们,我们就是办事的。

我:我没有为难你们,也不是针对你们。你们是执行者,工作危险又辛苦,我都理解。但这份文件关系到我的重大利益,我稀里糊涂地要被带到一个地方被限制人身自由14天,我要求我的救济途径。既然陕西省人民政府有文件,你们要执行,这就是一个行政行为,我作为行政相对人要求你们出示这个文件,或者向我出示法律、行政法规的法律依据。

疫情防控人员:我都签了字,都向领导汇报了你的情况,车也快来了,你不去怎么能行。

我:你没有经过我同意,你签字是没有法律效力的。我不同意被强制隔离,我也不会签字。你是什么单位的?

疫情防控人员:公安局的。

我:具体哪个公安局、市公安局、区公安局,你叫什么名字,警号是多少?

疫情防控人员:商洛市公安局

我:我要起诉陕西省政府,你们这个文件人为扩大的强制隔离的人群范围,是防范过度,而不是精确防控、科学防控,也不人性化。你们这个行政行为也不符合行政法的合理行政和比例原则。我再次声明,我不接受强制隔离。

疫情防控人员:我给领导汇报一下。

疫情防控人员给他们领导打电话,打了一会,挂掉然后给我说,“你赶紧买回成都的高铁票。”

我立即订票,然后两位身着防控服的人员把我一路送到进站口,我代表人民群众向他们的热忱奉献、冒险工作在抗疫第一线表示感谢。挥手、道别!然后我进了站,坐上了返回成都的高铁。至今我中午饭和晚饭都没吃,自费高铁上往返一日游。

中国铁路事业亏损了不怪我,赚钱了军功章里就有我的一半!

上图:坐上了回成都的高铁。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0/1670054.html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