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外媒看中国 > 正文

德媒专访:习近平藉第三份历史决议凌驾毛邓

作者:

中共六中全会内容密不透风,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王信贤分析该会最大看点,以及习近平在会后的地位变化。熟悉中共历史的王信贤也就过去的经验,深入分析接下来的中共领导人接班安排以及人事布局。

六中全会之际看习近平的一盘大棋

正宗“红二代”

出生于1953年的习近平是中共元老习仲勋(右一)之子,也是首位担任中国最高领导职务的“红二代”成员。习近平上任之后,尽显强人政治作风,与前两任形成较大反差。针对党内,习近平开展声势浩大的反腐运动。同时,政府对于社会的控制也变得更加严厉:媒体管束更为严格,民间维权运动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对于新疆西藏以及香港等自治地区的政策也显得更为强硬。在对外政策方面,力推“一带一路倡议”,旨在中国产品开辟新市场,同时也被视为北京拓展政治影响力的尝试。

中共召开六中全会官媒先炒气氛

此次会议将通过中共历史上第三个“历史决议”,可能显示习近平的自我形象期许——“是与毛泽东和邓小平并列,还是仅仅与毛泽东平起平坐?”

客座评论:习近平将在六中全会上加强从严治党

德国之声:中共这次六中全会的最大看点是什么?

王信贤:当然最大看点就是它要通过第三个决议案,这个决议案非常非常重要。另外一个当然就是,中共每次的中全会差不多都要开始讨论高层的人事,因为七中太接近了,所以六中大概就开始启动。应该说六中之前就开始酝酿,接着就开始布局,六中的时候会交换意见。

德国之声:这第三份的历史决议用意何在?

王信贤:第一个决议案是在毛泽东时期订的,是1945年的时候,这个决议案叫做《关于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关于1921年建党到1945年这个中间,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历史观,针对当时的一些党内的,特别是苏联派过来,跟苏联有关的国际派还有本土派的斗争。最终毛泽东胜利,以他作为核心,拿到权力是第一步,真正关键是诠释历史。这个是非常中国的,你就看每一代的中国历史,元史是明朝修的,明史是清朝修的,后代去修前代,他就会以自己为中心去定义历史,所以当然重要性在于历史诠释权。

第二份决议案同样。邓小平的这个决议案是1981年的时候通过,这个决议案叫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它是从1949年建政之后一直到改革开放。邓小平跟华国锋的这一派在1978年获胜之后,接下来召开第一届三中全会,从1979年开始起草到1981年成立了这个决议,是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历史诠释权,关键在于评价毛泽东。

决议案非常重要,都是在发生党内的历史重大转折跟重大关键时期。换言之,第三个决议案叫做《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这个决议同样的也会以习近平的角度来诠释中共的历史,而且非常重要的是,它不是说改革开放以来的历史,也不是说什么什么之后的历史,而是要诠释百年,因此有它的重要性。

德国之声:会着墨有争议的历史吗?像是六四?

王信贤:我想习在这个部分他已经很清楚了,习非常重视“党史”跟“意识形态”,所以最近几年我们也看到他一直在提“树立正确党史观”,从去年整个宣传系统基本上都在看党史,因为今年是建党百年,我们看七一的讲话里头就非常清楚,一直在提“以史为鉴,开创未来”。对于党内历史上重大的争议,我想习的定性就非常清楚,就是两个“互不否定”,“不能以改革开放之后的历史去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也“不能以改革开放前的历史去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

我们可以看到,关于第二次的历史决议案里头评价毛泽东“三七开”的这个部分,特别是关于“大跃进”、“文革”这些事情,毛泽东其实是有错误的。但在新版的中共很多课纲里头,“那个时代错误的...”都修掉,变成“艰辛奋斗”。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是不会去碰它(六四)的,因为这个在党内事实上它没有太大的争议,事实上我觉得大部分的争议都是来自于海外跟民间,民间也不见得是多数,我觉得大部分是来自海外。

我认为,六四天安门之后,包括江泽民的第三代、胡锦涛第四代,以及习的第五代,六四这件事情让他们有机会可以接班,他们其实是不会去谈这个,甚至中共内部常在讲的“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我认为都不会提。他在百年讲话,还有纪念辛亥革命110周年讲话中基本上这个连提都不提,反而回过头来谈中国共产党在这个过程当中,如何从1949年之前的半殖民半封建到现在变成世界第二个经济强国、国防现代化这些政绩。

德国之声:习近平会借由这份历史决议如何置放自己的地位?

王信贤:这份决议案一定会去讲“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毛泽东让中国站起来,邓小平让中国富起来,习近平让中国强起来,直接跳过江跟胡,三个并肩,甚至是凌驾,形塑让外界有这种感觉。从他关于“习思想”的提出还有他的冠名,习近平早就超越了邓,对于毛,我觉得他所要的应该是超越。

6月底中共出来一个<中共百年大事记>里头,习近平出现的次数是184次,毛泽东才138次,习近平光一个人就超越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个人加起来还不如习近平多。

德国之声:所以习近平通过六中全会,然后到接下来二十大的布局应该是非常顺利?

王信贤:我觉得是非常肯定的。这份决议案把百年谈完之后,他会去谈自己的政绩,包括反腐、扶贫,或者是国防现代化、甚至抗击疫情,基本上一定会讲“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另外一部分就是关于中共所处的这个时刻,就是“百年未有之变局”,当然指的是美中之间的战略竞争,不是短期,是长期的,一定要有一个坚强的领导人、走一条正确的道路,当然就是非习近平莫属,为习本身铺路。

德国之声:习近平已经68岁,他有在为人事布局,或是接班人做安排吗?

王信贤:当然我们现在是看不出来有接班人的迹象。中共最近这20年,只要轮到奇数年的党大会的时后,新的接班人都要进去。92、97年的时候,胡就在政治局常委,07年的时候,十七大习近平、李克强都在里头。那我们在十九大其实是看不到的,所以他的续任我认为是毫无悬念。

习以他的性格来讲,我觉得他会在这一次里头,讨论的是接班制度,因为他非常强调“依法治国”,不管是真还是假,但是我觉得他会用制度去形塑自己的权力。过去这几年来都是如此,我们讲它叫做“个人权力的制度化”。过去中共权力过于集中大部分都是因为个人本身的条件,包括毛跟邓。但是习他的集权是透过制度化,就是透过好多的包括修法,包括修党章等等去把它做起来。所以我觉得接班人这件事情,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很多时候应该会涉及到的是接班制度,不过目前真的看不出来,但是我认为早就在启动。

德国之声:没有什么规则可循吗?

王信贤:不到最后一刻我觉得真的很难讲,尤其是习的事情最难判断。上次十九大就是如此,没有想到王沪宁会进去(常委),以过去的经验来讲根本完全不可能,没有地方经验,也没有部委的经验,也没有当过地方的一把手,他的条件都不够,但他还是进去了。

这次真的有点难,甚至连政治局常委几位我们都很难去判断。我认为7位还是最平衡的,过去9位还是太多了,那是因为江想要带他的人进来最后做的妥协。到后来7位基本上是正常,但是以中共党史来讲,5位也有过啊。习的任内有些事情真的非常难讲,包括以前讲“刑不上常委”或者“七上八下”这件事到底还认不认?我觉得在六中全会都会讨论。如果“七上八下”不要的话,那个可选择性就多了,尤其是总理。

中共六中全会相关讨论将影响二十大人事布局,台湾政大东亚所所长王信贤认为,新布局早就动起来了。

德国之声:怎么看接下来的中共人事变化?

王信贤:疫情前跟习近平出访还有在国内的地方考察,两个人一定跟,何立峰是发改委,另外一个就丁薛祥,是他的办公厅主任,他是大总管,这两个准备继续往上走。丁薛祥如果顺着王沪宁的路,我觉得也不会太意外。何立峰,他年纪虽然到了,包括出访,包括在内部的地方考察又跟得这么紧。如果“七上八下”不认的话,那刘鹤就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

以前总理这个位置,习近平跟李克强,那是因为在十七大之前有个“民主推荐”,那个比较复杂。当然中间他们存在竞争关系,你看胡跟温,江跟李鹏之间因为是同辈,所以多少也会有张力。江跟朱镕基之间,江当然尊重朱镕基的专业,他们是同辈。接下来的总理我觉得恐怕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再怎么挑,政治忠诚会摆在第一位。过去大家常讲“习李之争”十八届三中、四中之后早就了没了,是外界的媒体刻意在处理这个问题。我认为,接下来总理的选择标准一定是能够去遂行习近平的意志,那个才是最关键,就不会跟他是同一辈的。

但是我并不认为接下来的总理会是接下来的接班人,这中间还是有落差的。接下来总理可能要去执行未来5年之内习的意志跟政策,一直到2027年,非常关键,美中之间的竞争依然在进行当中,但是他不一定会是接班人。

德国之声:有可能的人选吗?

王信贤:目前还看不出来,当然很多人在点名,包括陈敏尔、李强,这个都是习近平的人马,很难讲,还言之过早。

德国之声:这次六中全会后,中国自身发展的重点会是什么?

王信贤:就是“共同富裕”,我觉得二十大的主轴就是“共同富裕”。通常中共这种党大会其实是对内的成分是比较高。习最近这一两年来都在谈“共同富裕”,真正我们看到大家会一直在观察是因为大约8月习近平在财经委里头讲了“共同富裕”之后,就有一大堆的监管制度出来。他要去解决社会上贫富差距的问题,因为这涉及到一个很大的重点,今天习已经谈了第一个百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既然扶贫也成功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也成功了,这全部是政治任务,你返贫怎么办?返贫是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情,一但返贫会造成政治上的问题,绝对不能返贫。

所以最近一大堆的监管行动,如果以社会来解释的话,就是从这个角度去看,包括习近平他甚至自己就亲自讲,最近几年来年轻人包括躺平包括内卷,在他写的文章里头都在谈这一些东西,他要去解决这个问题。十九大讲到社会里头的矛盾,跟人民美好的生活想像还是有一些差距,我觉得他会去处理这个问题,当然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关于政治合法性,真正的合法性来自民众的认可,这是从社会解释,如果从经济跟政治还有其他的解释。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德国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0/1670149.html

外媒看中国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