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分析:孙力军被逮 一场政治风暴逼近香港

随着孙力军的落马,对警察系统的清洗行动已经横扫广东,并向香港逼近。(大纪元合成图)

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兼公安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孙力军11月5日被正式逮捕。去年4月孙力军落马后,清洗行动很快波及到与他有过密切接触的广东政法系统,如今一场政治风暴正向香港席卷而来。

“现在的香港局势,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中国问题专家季达说。

11月5日,孙力军被正式逮捕,罪名从中纪委罗列的一长串缩减到一个——“涉嫌受贿”。这符合中共的惯例,在过去近10年的时间,习近平当局多以经济罪名处理政治上站错队的官员,如涉嫌发动政变的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除经济罪名外也只多了一个“滥用职权”。薄熙来2013年9月22日被判处无期徒刑。

孙力军案是一个跨越习近平两个5年任期的系列案件的一部分,与薄熙来案存在连带关系。而2019年3月爆发的“反送中”运动又把香港局势与孙力军案牵连起来。

习近平当局正在警察系统内部进行“人人过关”式的消除孙力军影响力的行动,公安部长赵克志在10月1日的一次会议上要求,与孙力军有关联的人,要主动“讲清问题、划清界线,做到见人见事见思想见责任。彻底肃清孙力军流毒影响”。

显然,赵克志的讲话还透露出,孙力军背后的势力圈子是习近平当局要打击的目标。

孙力军早前从上海市外事办副主任跃升至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到2013年3月升任公安部一局局长,并从2016年12月开始兼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直到2020年4月落马。期间,在2018年3月再升任公安部副部长,同时兼任前面两个职务,而港澳台事务办公室是中共公安系统与香港警察系统对接的部门。

公安部一局即公安部政治安全保卫局,与港澳台事务办公室有很大的重合度。1983年9月,该局曾更名为公安部反革命侦察局。实际上,这个机构的性质如同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

作为特务机构,公安部一局最早由公安部的敌特侦察局、国特侦察局合并而成。孙力军实际是公安系统内针对香港维稳工作的负责人。他在2017年12月与时任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签署了《大陆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就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或刑事检控等情况相互通报机制的安排》,就两地居民在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或提出刑事检控的情况,及非正常死亡的个案,进行互相通报。

2019年爆发“反送中”运动的下半年,香港激增多起海上浮尸、死尸堕楼等离奇死亡案件,大量同类案件在“反送中”运动前以及结束后,都不曾出现。令人怀疑众多案件背后,与中共试图以此种方法恐吓香港人有关。

香港大纪元记者日前通过电子邮件就以下几个问题向香港警方质询:一、从2019年5月至2020年4月间,香港警务处是否需听从时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孙力军的指令?二、时任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是否需要就香港事务直接向孙力军报告?三、孙力军被正式逮捕对香港警方及保安系统有何影响?

香港保安局和警务处并未明确回答上述问题,仅表示,根据2017年12月签署的中央、港府两地通报规定,自2018年2月至今年10月,约有2300多名香港人在中国大陆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孙力军的被正式逮捕,香港政界、警界中的一些人难免会感到不安。

2019年8月31日,一名腰间佩戴警用手枪的可疑黑衣人,在金钟投掷汽油弹。(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于此同时,特首林郑月娥、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与保安局长邓炳强的手部都在近期有过不同程度的受伤,有堪舆学家对媒体表示,这是不好的讯号。

“现在的香港政治局势,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但港人不应太过悲观。”旅美中国问题专家季达对大纪元表示。

不过,孙力军还只是前台的一个小角色,他不是习近平最后的目标。

清洗风暴已横扫广东

对警察系统的清洗行动已经横扫香港的近邻——广东,那里是孙力军插手香港维稳工作的前沿。

广东与香港有着紧密的联系,这不仅体现在前者向后者输送粮食和水,也体现在说的是同一种语言——粤语。

近些年来,广东和香港已形成维稳一体化模式。

根据新的《中国统计年鉴》数据,2019年中共维稳经费已经超过了军费,达到13,901亿元(人民币,下同),其中广东是维稳支出最多的省份,也是唯一的维稳经费超过千亿元人民币的省份,达到了1,426亿元。相反,高压下的新疆维稳经费也只是561亿元,仅相当于广东的40%。

新疆近年来局势动荡,中共在那里兴建“再教育营”、投放各种高科技监视设备,以及布置大量军、警、特压制当地民族,而相对安静的广东省维稳经费却反常地大幅度超过了新疆。

事实上,香港人早有怀疑,中共将广东作为维稳香港的基地。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2019年3月12日在《明报》撰文表示,广东庞大的维稳经费与香港有关。

“香港主要部分的维稳费多年都开自广东:来自深圳、广州甚至珠海等各地的情报、国保、国安、军方和研究人员,多年来以各种名目来香港搜集各方面的情报甚至行动,令维稳费不断坐大。”吕秉权写道。

大纪元得到消息说,2019年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期间,孙力军曾在紧邻香港的深圳市相关指挥中心设立办公室,亲自指挥针对港人的维稳工作。

孙力军被扳倒后,清洗行动很快波及到与他有过密切接触的广东政法系统。

2020年孙力军落马当月(4月),习近平派系成员王志忠从公安部特勤局副局长的任上空降广东任省公安厅厅长,原厅长李春生卸任。

从今年年初开始,随着孙力军案进入深入调查阶段,广东省政法系统内的一些高官相继落马,包括前后两任省政法委副书记江楷鑫和陈文敏、省公安厅原副厅长何广平、省司法厅原副厅长张荣辉、省公安厅经侦局原政委龙水波、汕尾市前政法委书记郑佳、云浮市政法委书记黄天生,及广东警官学院副院长范秀燎。

于此同时,今年3月空降广东任省纪委书记的宋福龙同样是习近平派系的人,他刚到任两个月,广东省纪委就宣布对现任省政法委副书记江楷鑫进行调查。

孙力军插手香港维稳

在中共公安部架构下,孙力军负责与香港警察系统的对接工作。

2017年12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时任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到北京签署《大陆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就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或刑事检控等情况相互通报机制的安排》。

那时,孙力军以公安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的身份与李家超共同签署了这份文件,公安部长赵克志与林郑月娥为见证人。

2017年12月14日《大陆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就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或刑事检控等情况相互通报机制的安排》在北京签署。林郑月娥(左一)、李家超(左二)、孙力军(右二)、赵克志(右一)。(图片撷取自香港政府新闻处网站影片)

有时候,孙力军还会以领导者的身份出现在香港。根据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爆料,孙力军曾亲临香港指挥,维稳“反送中”运动,在2019年爆发“反送中”运动期间,孙力军在香港警署总部大楼设有办公室。

在那段时间,香港突然暴增离奇死亡案件,包括游泳健将裸体浮尸海面、高楼坠下已冻僵的尸体、离奇的死亡等无头案。

郭文贵说,这些离奇命案的背后都涉及到孙力军,“也只有他这种恶魔才能做出这种事”。

武汉“抗疫”后孙力军暴露派系背景

到中国2020年疫情大爆发之前,仍没有习近平当局怀疑孙力军的迹象,直到孙力军去武汉督导防疫后,才暴露其真实的派系背景。

去年2月,中共成立了疫情中央指挥小组,成员包括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以及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在央视《新闻联播》2月10日的画面中,孙力军身处武汉与习近平进行了影片连线。这显示,当时习近平当局对他仍未产生怀疑。但很快,孙力军从政治明星变成囚徒。

孙力军早前曾在澳洲新南威尔士大学留学,学习公共卫生和城市管理,他的妻子拥有澳洲国籍。

疫情由中国蔓延到全世界后,澳洲政府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反应,首先呼吁国际社会独立调查病毒起源以及追究中共政府处理疫情失当等责任。

澳洲外交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去年6月16日,批评中共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制造的虚假信息,将造成生命损失。

澳洲的反应一度引起国际社会的警觉,一些观察人士猜测,澳洲政府或许掌握了中共不希望外界知道的,有关这个病毒的起源、处置失当等负面的直接证据。

在中纪委相关的通报中也透露出孙力军涉嫌泄密,他的罪状之一是——“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擅离职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

时评人士田云10月1日在大纪元撰文说,“所谓私放涉密材料就是泄密”,早有传闻说,孙力军手中掌握的疫情材料被澳洲政府获得,因而澳洲政府首先呼吁调查病毒起源。田云写道,中纪委的通报近乎验证了这个说法。

另外,自由亚洲11月5日报导说,曾有海外媒体曝光孙力军透过入籍澳洲的妻子,在澳洲藏有一堆“保命符”,包括大批的绝密文件、办案卷宗,并在当地银行存款逾百亿美元。

可以确信的是,一旦国际社会得到孙力军“私藏私放的大量涉密材料”,对中共现任当权者是不利的。至今,以美国为首的多国向中共追责疫情扩散的呼声一直困扰着习近平当局。

而孙力军只是一个代理人,他能从上海外事办副主任一步跃升至公安部任要职,背后的推手另有其人。孙力军泄密是反习计划的一环,只是反而让他暴露了真实的派系背景,反习势力再折损一员干将。

孙力军案是周、薄政变案的延续

暴露在公众视线之下的孙力军也只是一个更大计划的枪手,他还不是习近平真正想打击的那个终极对手。

要厘清孙力军案须追溯到习近平2012年执政前夕发生的一件事。

当年2月6日,一名高级官员乔装成女人进入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寻求政治庇护,一天后又“自愿”离开,最终他被中共法院判处15年刑期。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事发两天后(8日)证实,时任重庆市副市长、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曾前往美国驻成都领事馆与美方人员会晤,但后来“自行离开”。

发生“王立军事件”一周后,前《华盛顿时报》资深撰稿人戈茨(Bill Gertz)在《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 Free Beacon)上发表长篇文章《众议院调查被搞糟的王立军投诚案》(House Probes Botched Defection in China),首次披露了王立军在美国驻成都领馆停留一夜的详细情况。

有两名美国官员透露,王立军向美国方面提供了中共高层腐败的材料,其中包括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材料。《华盛顿时报》发表戈茨的文章说,其中一名官员透露,王立军掌握的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情况极其珍贵,涉及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还有薄熙来这些强硬派如何想整垮习近平,不让他顺利接班。

一场针对习近平的政变计划就此曝光。参与这次政变的官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的重要成员。

随后,更多政变计划细节流出。他们计划先削弱习近平的权力,并帮助薄熙来接任中共政法委书记,以掌握警察和武警系统,待时机成熟时,逼迫习近平交权。

大纪元曾独家报导,曾庆红是政变计划背后的主谋,而且在其派系骨干薄熙来、周永康案发之后,曾庆红并未停止针对习近平的政变计划。

“王立军事件”一个月之后,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在重庆市委书记的任上被拘捕;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也于翌年年底落马。最终,薄熙来、周永康被判处无期徒刑。而后,军队中也有一些高级军官落马,多数被判重刑,包括掌管军队的两名军委副主席、武警部队司令员以及大军区司令员等。

此次大规模的、涉及官阶之高的拘捕行动在“文化大革命”之后还是首次,而因政变引发的清洗运动至今仍在延续。

孙力军进入公安部之前,长期在上海为官,那里是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的发迹之地。孙力军与之前落马的两名公安部副部长傅政华孟宏伟等人都是曾庆红培植的亲信,孙力军则是曾庆红实施控制香港的执行者之一。

习近平亲信,公安部副部长、特勤局局长王小洪在9月3日的会议上将孙力军与涉嫌发动政变的周永康、孟宏伟等人并列,并声言,“坚决清除害群之马,彻底整治顽瘴痼疾。”

江泽民、曾庆红当政时期,中共党、政、军的整套特务系统都在曾庆红一个人的领导之下,“特务治国”的畸形国家治理机制在那时起渐渐形成。曾庆红在特务系统中至今仍然深具影响力,这也成为习近平执政的一大隐患。

隐藏在公众视线之外的曾庆红,是习近平最终要打击的目标,他是政治势力江泽民曾庆红派系的实际掌控者。

习近平不能有效掌控香港

成立于2003年的“中央港澳工作小组”是中共控制香港的最高机构,由一名政治局常委出任组长,曾庆红是第一任组长,继任者是张德江,而后是习近平,现任组长是韩正。除习近平外,其余都是曾庆红同一派系的人。

曾庆红胞弟曾庆淮曾任中共文化部驻香港特派员,实际上中共是通过他来控制香港的文化、演艺娱乐界。

中共执行特务治港政策,曾庆红曾经是中共特务系统的总管,由于特务职业的特殊性,曾庆红仍可通过他过去在香港布置的特务网来插手香港事务,包括落马的孙力军,曾庆红培植了许多这样的代理人。

习近平当局对香港的影响力多是局限在表面的香港政府层面,对潜藏的特务系统的控制力很有限。

香港是曾庆红的势力范围,有些反习事件更容易在这里发生。

2020年3月,香港阳光卫视集团主席陈平在微信转发的一封公开信表示,习近平应该为当前内政、外交的困局负责。公开信呼吁,中共中央应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去留问题。

该事件发生的一个月后,掌管公安部香港事务的孙力军落马,曾庆红控制香港的一个代理人被除掉。

中国问题专家季达表示,公安部一局和港澳台事务办公室过去由孙力军控制,可以预料的是,这两个部门以及与之有关联的单位或个人将受到或大或小的牵连,毕竟孙力军涉及的是曾庆红针对习近平的政变图谋,至少是企图阻击习近平明年连任。@#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香港 大纪元记者张明健、英格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2/1670737.html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