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张菁:在中国 真正的新闻已死

作者:
在中国,新闻自由以及记者的真实报道和深度调查,也越来越受到中共的打压和排挤;中国连续几年都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2021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指出,中国的新闻自由度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7名,继续位列倒数第四,是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之一。2020年,多名曾前往武汉报道疫情的公民记者被抓捕,其中张展于2020年5月被抓捕关押,于2020年12月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刑4年。成为第一位由于报道疫情而被判刑的公民记者。

2月7日,洛杉矶中领馆前数十名华人集会纪念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逝世周年,声援遭中共判刑或被失踪的公民记者张展、方斌和陈秋实等人。(徐绣惠/大纪元

11月8日,是中国第22个记者节。记者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但在打压新闻自由的威权国家,记者又是一个高危职业。说到良心记者所捍卫的新闻自由对和平、正义和人权方面的重要性,从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得者便可看出,获得今年诺贝尔和平奖的是菲律宾记者玛丽亚·雷萨和俄罗斯记者德米特里·穆拉托夫。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发给他们的贺词中表示:“如果一个社会没有能够调查不法行为、向权力说真话的记者,这个社会便不可能有自由。”他强调,新闻自由对和平、正义和人权至关重要。

穆拉托夫是俄罗斯独立媒体《新报》总编辑,今年59岁,“该报以事实为基础的新闻报道和职业操守,使其成为其他媒体很少提及的俄罗斯社会可审查方面的重要信息来源。“《新报》发表了很多批评性文章,主题包括腐败、警察暴力、非法逮捕、选举欺诈和”网络水军工厂“,以及在俄罗斯境内外使用俄罗斯军队的情况。

雷沙今年58岁,她从事新闻工作36年,在菲律宾的扫毒行动中,雷沙长期进行跟踪和报道,揭露了执法警察“法外处决”的罪行,因而与政府关系紧张并曾多次被捕,被外界称为“真相守护者”。

在中国,新闻自由以及记者的真实报道和深度调查,也越来越受到中共的打压和排挤;中国连续几年都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2021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指出,中国的新闻自由度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7名,继续位列倒数第四,是新闻自由度最差的国家之一。

2020年,多名曾前往武汉报道疫情的公民记者被抓捕,其中张展于2020年5月被抓捕关押,于2020年12月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刑4年。成为第一位由于报道疫情而被判刑的公民记者。

今年11月8日,中共记者日当天,张展获得2021年无国界记者“新闻自由奖”勇气奖的提名,此奖项提名藉以表彰她与黑暗势力抗争的勇气。2021年5月,张展还获得了2020年度的“林昭自由奖”。

张展做为公民记者,在武汉疫情最严重时,进入武汉进行实地采访拍摄。她在医院、社区、派出所、药店、超市等地,当面采访了很多武汉市民,拍摄下那里的真实现状,向外界传达了当地的一手信息,包括蔬菜质量、核酸费用、新冠病毒感染者家人受到的骚扰等等,并揭露当局隐瞒疫情和抗疫失当的做法。

张展的报道被发布在Youtube上,成为武汉疫情下民生状况的主要独立信息来源之一。张展在她的YouTube频道最后一则疫情报导中说:“城市管理的方式主要依靠的是恐吓和威吓,这真是这个国家的悲哀”。

张展被拘押期间,一直进行绝食抗争。据《美国之音》报道,张展的哥哥说,8月份张展就因为健康恶化被紧急送医,当时177公分身高的她体重已不足40公斤。他说:“张展的健康遭受了不可逆转的损害。8月份时医生便告诉我,她有生命危险。”而近日张展的妈妈去监狱探视回来后则说,“现在的情况更糟糕。”

虽然中共以“寻衅滋事罪”的名义重判张展4年,但张展认为自己被捕的真正原因是“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

目前多家国际组织和多名中国公民都在声援张展,呼吁中共尽快允许她保外就医。9月份,45家NGO联名要求中共释放张展,近日,美国国务院发声要求中共尽快释放张展。

面对中共的非人道行为,很多人为张展发声,但却遭到中共的打压。近日,河南商丘市民史庆梅用真名声援张展,据传被当地警方带走,下落不明;山东枣庄访民李玉近日发布了“救救张展”的推文,随后便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近日中国维权律师谢阳在准备前往上海会见张展母亲时,也被中共使用健康码红码的流氓手段阻止其外出。当谢阳买好机票,准备前往上海的前一天,当地警察登门对其进行阻挠,声称去哪个城市都可以,就是不能去上海。而在谢阳不理会他们的警告,第二天早晨到达机场准备登机时,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健康码变成了红色,使他无法登机。谢阳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未外出,而当地并没有一个病例,健康码变红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显而易见,这是中共直接操控,在利用健康码进行有针对性的维稳。

张展只不过反映了武汉疫情期间真实的社会状态,却遭到中共的抓捕和判刑,目前即便张展已经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但中共仍不同意让她保外就医,说明中共治下的社会,公民既没有言论自由的权利,更没有生命权利的保障。这么一个手无寸铁,只不过坚持“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的平民女子,就让中共恐惧到了极点。

生活在中共治下,媒体必须听党的话,成为党的喉舌;媒体记者如果不听党的话,随之而来的,就是失去工作;而哪位记者一旦想要独立思考、独立报道,马上就会变成“异议人士”。所以很多人感叹:在中国,真正的新闻已死。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5/1671976.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