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里滕豪斯案结案综述(保持更新)

作者:

11月15日,周一,威斯康辛州基诺沙(Kenosha)法院再次开庭,就检方对现年18岁,居住在紧邻基诺沙市的伊利诺伊州安提阿市(Antioch)的居民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ause)提出的包括2项一级故意杀人罪在内的6项控罪听取控辩双方的最后陈词。

一案件起因

去年5月25日,由于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非裔居民乔治·弗洛伊德在被警方执行逮捕时,因之前服用过量毒品而出现呼吸困难症状,紧急送医后依然宣告不治。但社交媒体却传遍了弗洛伊德被执行逮捕时,被白人警官德里克肖文跪压9分钟的视频,于是由2014年8月在密苏里州福格森(Ferguson)骚乱中开始的“黑人生命宝贵”(Black Lives Matter)暴力抗议再次在全美各大城市出现。

3个月后的8月23日下午5时许,基诺沙警方接到一女性报警电话,称因对其实施暴力性侵而正处于假释期的非裔男友雅各布·布雷克(Jacob Blake)进入她的住宅,抢走了她的车钥匙。警官赶到后,布雷克不顾警官阻拦,径直走向汽车,打开驾驶侧车门,并弯腰取物。警官拉斯滕·谢斯基(Rusten Sheskey)因担心其取出致命武器反抗而开枪致其重伤。

此事立刻在基诺沙引发了“黑命贵”和“安提法”组织的大规模暴乱,许多沿街店铺被洗劫一空并被放火烧毁。当地警方此时在政府的严令禁止下,对暴乱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于是当地的武装民兵就自发组织起来保护商家的生命财产安全。

基诺沙一家汽车经销商经销的几十辆汽车被暴徒焚毁(油管视频截屏)

作为当地民兵的一员,凯尔·里滕豪斯持枪参加了街道清理、伤员救治和维护治安的工作,直到8月25日夜,在一处加油站附近被一群“安提法”暴徒围攻,在被打翻在地,受到滑板重击,并被手枪指着的情况下,果断开枪击毙了正在向他行凶的暴徒约瑟夫·罗森鲍姆(Joseph Rosenbaum)和安东尼·胡伯(Anthony M. Huber),另一名暴徒盖奇·格罗斯罗伊茨(Gaige Grosskreutz)右臂被击伤。凯尔·里滕豪斯与8月26日向安提阿市警方自首,随后被引渡到基诺沙。

二审理过程

里滕豪斯案件的法庭审理于今年11月1日在基诺沙法院开庭,主审法官是布鲁斯·施罗德(Bruce Schroeder)。公诉人检察官汤玛斯·宾格(Thomas Binger)对凯尔·里滕豪斯提出了以下6项罪名:

约瑟夫·罗森鲍姆一级过失杀人罪,(最高可判处65年监禁)

对在枪击事件发生前采访过里滕豪斯的记者理查德·麦金尼斯(Richard McGinnis)的一级危险行为(最高可判处17年监禁)

安东尼·胡伯一级故意杀人罪(可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盖奇·格罗斯罗伊茨一级故意杀人罪(最高可判处65年监禁)

对不明身份的男性被害人造成一级危险(最高可判处17年监禁)

18岁以下人士持有危险武器(唯一的轻罪指控,其他都是重罪)

每项重罪指控都带有“使用危险武器”的修饰词,根据威斯康辛州的一项法律,如果罪名成立,对每项指控都可以增加不超过5年的监禁。

在9月17日的听证会上,施罗德法官拒绝了检察官提出的将里滕豪斯与“骄傲男孩”成员外出以及他之前参与的一场斗殴作为证据的要求,称这两起事件太不相同,不能作为里滕豪斯在枪击期间心态的证据。2021年10月25日,施罗德确定了辩方和控方可以或不可以接受的证词。施罗德命令里滕豪斯枪杀的人不能被称为受害者,但如果辩方能够建立证据,证明他们当晚参与了那些活动,他们可以被描述为纵火犯或抢劫犯。法律专家对这一裁决进行了权衡,称“受害者”一词在法庭上可能显得带有偏见,通过预先假定哪些人受到了冤枉,对陪审团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陪审员们于11月2日听取了里滕豪斯案的开庭陈述,并在第二天观看了多段事件的录像。两名目击者在11月4日作证说,罗森鲍姆在接近里滕豪斯并去拿他的步枪之前表现得很暴力,并大喊大叫。

格罗斯罗伊茨在11月8日的证词中说,当他走近里滕豪斯并举起双手时,他认为他看到里滕豪斯在重新架枪,对格罗斯罗伊茨来说,这“意味着当他举起双手时里滕豪斯扣动了扳机”。于是他决定“接近里滕豪斯”,采用“非致命”的方法,要么“与枪搏斗”,要么“扣押”里滕豪斯;他靠近里滕豪斯时,也“无意中将手枪指向了里滕豪斯”,之后里滕豪斯开枪打了他。

一名目击者说,他在枪击事件发生后与里滕豪斯交谈过,他在11月9日作证说,里滕豪斯当时紧张、面色苍白、满头大汗,反复说“我刚刚开枪了。”

在控方结束诉讼后,审判法官布鲁斯·施罗德于11月9日驳回了对里滕豪斯违反宵禁的指控,理由是控方提供的证据不足。

里滕豪斯11月10日作证说,罗森鲍姆曾两次威胁要杀他,并在他被击毙之前伏击了他。里滕豪斯在叙述这些事件时崩溃了,法官下令休庭。之后,里滕豪斯说,罗森鲍姆向他冲过来,把手放在里滕豪斯的枪管上。在交叉盘问中,里滕豪斯承认使用致命武力阻止了对他的袭击,但同时也表示杀人并非他的本意。

11月10日,检察官托马斯·宾格声称里滕豪斯在审判前没有对此案发表评论,这样他就可以将自己的证词与其他人的说法相吻合。法官对宾格的建议提出了警告,称其“严重违反了宪法第五条修正案所保障的沉默权”。

在11月11日辩方休息之前,另外三名证人,包括一名基诺沙警察,就里滕豪斯的行为是正当防卫的说法作证。控方质疑里滕豪斯在手持步枪时会感到威胁,并将他描述为武装威胁。

三结案陈词

结案陈词于11月15日进行,每一方都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包括反驳。为防止可能发生的暴乱,基诺沙市布置了500名全副武装的国民警卫队士兵。

法官施罗德驳回了对里滕豪斯非法持有枪支的指控。里滕豪斯的AR-15步枪是在法庭上测量的,施罗德裁定它属于威斯康辛州法律的豁免,该法律允许未成年人携带长管步枪。

控辩双方发表结案陈词之前,里滕豪斯的代理律师向法庭提出了无效审判动议,动议申请书说:“州政府一再违反法院的指示,恶意行事,故意提供与他们不同的技术证据。”动议写道:“由于这些原因,被告恳请法院认定存在‘检察机关的过度行为’,这种过度行为是故意的和恶意的,从而批准被告的无效审判动议,并对其造成损害。”

首席检察官汤玛斯·宾格做检方结案陈词

首席检察官汤玛斯·宾格首先发言。他质疑里滕豪斯当晚出现在基诺沙的动机,说:“在这种情况下,尽管他从未听说过车源公司(Car Source),从未在那里买过东西,从未在那里工作过——甚至它的老板当晚也没有在那里保护它,但他还是真诚地关心着车源公司?”宾格说:“他在那里的目的和抗议者不一样,那么那晚为什么会在那里?”

在谈到击毙罗森鲍姆时,宾格说:“有这样一个所谓的威胁,罗森鲍姆先生在晚上早些时候曾威胁要杀死被告。我将驳斥这一点。这并没有发生,这是本案中被告想让你们相信的一个事实,没有任何视频——事实上我有整个事件的视频,我为你们播放过,我会再给你们看一遍。没有任何威胁。”他补充说:“也没有证据表明罗森鲍姆先生曾经想要被告的枪。”

宾格的结案陈词中,他首次提出了是里滕豪斯首先挑起了对抗的主张,他说:“当被告挑起事端时,他失去了自卫的权利。你不能对自己造成的危险声称自卫。如果你是那个威胁别人的人,你就失去了自卫的权利。”

最令人震惊的是宾格向陪审团演示里滕豪斯所使用的那款AR15步枪时,竟然平端枪口,瞄准陪审团,而且右手食指扣在扳机上!这是一个严重违规的危险动作,任何一个合格的持枪者都明白,这是不允许的。我们在所有可以找到的凯尔里滕豪斯的视频里看到,除了向暴徒射击的瞬间,他的枪口始终是朝地的,而且手指也不在扳机上,这充分显示了凯尔作为一个合格持枪者的良好素质。而这位检察官却是完全不具备持枪者最起码的素养。

里滕豪斯的辩护律师马克·理查兹做辩方结案陈词

里滕豪斯的辩护律师马克·理查兹(Mark Richards)严厉驳斥了他关于凯尔·里滕豪斯挑起基诺沙冲突的说法。他对陪审团说:“挑衅?又冒出一件事,回想一下11月2日这个案子开始的时候,你们有没有从宾格先生嘴里听到一个关于挑衅的词?你们没有。因为从来没有人说过,”理查兹告诉陪审团。”但当他的案子在他面前奔溃时,他就抛出了’挑衅‘这个说辞。”

理查兹说,凯尔·里滕豪斯的行为只是出于自卫,所有罪名都应被判无罪。理查兹告诉陪审团:“凯尔·里滕豪斯的行为受到威斯康辛州自卫法的保护。凯尔·里滕豪斯开枪打罗森鲍姆先生是因为他在攻击凯尔。所有被枪击的人都在攻击凯尔一个用滑板,一个用手,一个用脚,还有一个拿着枪。手脚会对身体造成很大的伤害。”

在周一听取了辩方和控方几个小时的结案陈词后,陪审团将于周二上午9点集合讨论。法官布鲁斯·施罗德(Bruce Schroeder)告诉陪审员:“你们不要理会任何人的意见,即使是美国的总统,或者在他之前的总统。”“我们国家的缔造者赋予了你们,也只有你们有权力和义务根据法庭上提供的证据来裁决这个案件。”

四陪审团裁决

周二一早,支持将里滕豪斯治罪的“黑命贵”和“安提法”成员开始在基诺沙郡法院门前聚集,并用扩音器向法院内的陪审团喊话:“没有公正就没有和平。”试图以暴乱威胁并影响陪审团的裁决。反对治罪的民众也在聚集,二警察则在不远处观望。

“黑命贵”与“安提法”合体了

威斯康辛州长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在一份声明中向抗议者喊话:“请尊重基诺沙社区和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努力。凯尔·里滕豪斯案的判决即将到来,我要求所有选择在每个社区集会并行使第一修正案权利的人安全、和平地这样做。”埃弗斯补充说:“基诺沙人很坚强,有韧性,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一直在努力恢复和重建。”“在基诺沙和威斯康辛,任何播撒分裂和阻碍愈合的努力都是不受欢迎的。”上午,凯尔·里滕豪斯从18名陪审员名单中选择了6位作为候补陪审员,余下的7名女性、5名男性公民开始审议。当地下午5点,陪审员审议仍没有结果。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北美保守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7/1672708.html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