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煤荒让煤炭价格暴涨 山西老板:已经富得没感觉了

2021年10月初,中国山西、陕西等多个省份发生了洪灾,灾情严重,这场无人问津的暴雨让山西文物大省黯然神伤,但紧接着一飞冲天的煤价又让山西这块黑金大地重新活起来,市场煤价创下近十年新高。煤炭暴涨下的山西,让消失了很久的煤老板再度回归。消息人士就透露说,2021年,这批煤老板每天入账5,000万人民币(约等于台币2.17亿元),已经富得没有感觉了。

中国煤荒让煤炭价格暴涨。图:翻摄自微博

2021年10月初,中国山西、陕西等多个省份发生了洪灾,灾情严重,这场无人问津的暴雨让山西文物大省黯然神伤,但紧接着一飞冲天的煤价又让山西这块黑金大地重新活起来,市场煤价创下近十年新高。煤炭暴涨下的山西,让消失了很久的煤老板再度回归。消息人士就透露说,2021年,这批煤老板每天入账5,000万人民币(约等于台币2.17亿元),已经富得没有感觉了。

外界对山西煤老板的事迹大多还停留在一夜暴富的豪横往事中,来钱太快,赚钱太多,暴发户没品味,无所事事只能在北京一层一层得买房,顺便千万嫁妆嫁女,豪车迎娶女明星,身上有几个典型标签,“草根,豪气,家族。”最后成为一个时代的剪影。

在2010年后,此行业逐渐进入下行周期,不少地方出现煤炭资源萎缩、闲置,污染等情况,在这个背景下,大吃小,淘汰中小煤矿,加快煤炭资源整合的山西煤改应运而生。煤改后众多民营煤老板退出了历史舞台。当大家以为民营煤老板破产了,但其实只是富得没有那么嚣张,且他们在2021年再次回归,还是十多年前的那个关键词,一夜暴富。

煤矿系统的一位李先生就透露,他毕业后从井下技术员开始做起,对里面各系统都懂,也负责过技术科规程设计。他自嘲道,他跟煤炭打了一辈子交道,这辈子最无奈的就是看着煤老板10年前暴富了,今年又眼睁睁看他们2次暴富。

李先生的朋友圈有几十位大大小小的煤老板土豪,不少煤老板都是底层出身,煤老板们赶上时代红利,敢闯敢拼,因此发了,衣食住行迅速上了一个档次,有专属的顶楼餐厅,而且吃得是洋芋炖辽参,辣椒拌生蚝,燕窝加醪糟,羊肉汤炖鱼翅

李先生继续说道,不要问车库哪一辆车是煤老板,这个问题就跟问煤老板赚了多少钱一样蠢。当然煤老板住的地方也颇为讲究。中国太原市房价一直不算贵,紧邻汾河的楼盘星河湾是这群富豪最早聚集的地方。除此之外,还有晋阳湖北边的几个小区都算他们的“据点”,他们的共同特征都是有水的地方。因为他们笃信有活水的地方能保财。

而在生意经营上,煤老板都是的家族事业,一般多子多女,儿子管经营,女婿管生产或者销售成了一个常见的搭配模式,绝不可能让外人管理。消息人士就说,有一家煤老板,四个子女,大儿子坐镇煤矿,二儿子吃喝玩乐搞接待,三儿子在山西拿各种身份搞关系,女儿女婿经营集团酒店,每个人都要为这个大家庭贡献自己,这才叫做家族。

然而煤老板的所得令人好奇,李先生举王老板为例算道,王老板的矿大约60万吨,一天2千吨左右,一吨成本不超过300元人民币,基本上王成每天的净收入是200万,一个月就是6,000万人民币,如果能持续一年,就是7亿人民币(约等于台币30亿元)。而且这样的规模在山西王成只能算一个小型煤老板,这种财富,在真正的煤老板面前都不算什么。李先生认识的另外一个煤老板则是日进千万级别,每天5万吨煤,一吨用1,500元人民币来算的话,每吨成本是260元人民币,一天就能赚上千万人民币。

山西是全国煤仓,长期占据全国四分之一的原煤总产量。而中国又是一个以煤炭为主要能源的国家,火力发电占比超过70%,冬天若山西罢工,中国全国都得跟着挨冻,因此山西还昵称“中国的锅炉房”。在山西,煤矿规模一般是150万吨至500万吨为主,60万吨是最小的,最大的是2千万吨以上的露天矿,中煤露天矿跟晋控塔山煤业,年产都在2,500万吨以上。以太原市为例,全市有59座煤矿,其中生产煤矿26座,建设煤矿33座。有44座煤矿证照齐全有效。

而这次煤老板会卷土重来的核心原因,李先生说,因为是库存。过去5年供给侧改革以来,资本投入少得可怜,酿成今日恶果。从数据上可以看出,过去几年中国煤炭供给一直缓慢增长,达到峰值,并逐渐下降。具体到今年的产能,主要地西北几省,国内原煤产量3到6月同比增速都是负的,分别为0.2%、-1.8%、-0.6%与-5.0%。除了李先生提到的国内产能不足,事实上,今年国外进口资源也较少。今年1到6月份原煤进口量仅为1.39亿吨,相较2020年同期进口量少了3,443万吨。

但李先生也说道,目前山西已经竭尽所能开采了,煤炭产能短期提高不了。并说,煤矿投资一般要5年左右才进入稳定期,想要现在趁火打劫来暴富,是做梦。设计新工作面,掘进巷道,铺设电缆,配套通风,探水等工作,至少2个月以上的工作量,再开采,铺设皮带煤炭到地面等,这些都是时间和成本,且还没算到特殊矿的技术难度。

而若外地人想要深入人情、血缘、利益多重交织的山西煤炭圈掘金并不容易,少不了一个中间人、消息灵通的本地“煤贩子”。山西煤炭圈的“煤贩子”陈先生,几年前离开了煤炭圈子,因卖多年的煤,大家互通有无,于是趁著今年的煤炭热潮做起贩卖消息的副业。

陈先生表示,光今年10月,他收到的微信红包超过200个,每个微信红包200元人民币(约等于台币870元)。来询问煤炭行业的人分两种,金融圈,业务流,大多来自北上广深。他说,现在数据就是钱,询价的人要的是准确的时间与准确的数字。

金融圈主要为期货从业者,二级研究员为主。业务流的目的就比较简单了,主要是贸易商或者电厂的掮客,都是找价格合适的现货煤。陈先生说,一般都是大电厂的代理人,锁定需求跟利润,他们找到价格合适的就行,电厂一般是库存紧急的。另外,除了微信红包,老先生也透过生产消息,作为其他的创收途径,一位网络人士就透过跟陈先生得知生产消息,然后利用煤炭股赚了上百万。

在中国的冬天,煤是生命之源,只有煤炭才能让人度过一个又一个充满安定感的冬天。但现在这份安定感的成本可要增加了,10月下旬,随着煤价高涨,北方不少城市一吨取暖用煤的价格已超过2,000元人民币(约等于台币8,714元)。陈先生说,他活了50年没见过煤价涨这么高。

中国煤炭。(示意图)

中国煤炭。(示意图)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新头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19/1673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