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北游:今天最好的消息,没有之一

作者:

一个持枪自卫的17岁少年,居然被控告包括一级故意杀人罪在内的五项重罪,好在被左棍搅得天翻地覆、善恶不分的美国社会中,司法一息尚存。

看看为判决欢呼的人群,这不只是今天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还是这些年听到的为数不多的好消息,人们有充分理由为之疯狂欢呼。

在被庭审折磨了一年,现在已18岁的凯尔·里滕豪斯(为叙述方便,以下简称凯尔)被无罪释放后,差点瘫倒在地。

为他免费辩护的律师团发表公开信称:

“小英雄凯尔的噩梦终于结束了,陪审团达成一致,五项指控全部无罪!

应该庆祝吗?当然!但是,这仅仅表示美国司法还没有彻底死掉而已,还是有勇敢的普通老百姓为他们的peers伸张正义,还是有勇敢的法官能秉公断案。左派的威胁恐吓这次没有完全得逞,所以今晚它们又准备好打砸抢烧了,因为除此以外它们也干不了别的。

这个案子根本就不应该出现!从头至尾就不是刑事审判,而是政治迫害,是一个地方政府,面对自己的无能和失败,动用强大的国家机器迫害一个无辜的孩子,把他当成了替罪羊。”

我们来回顾下这位17岁经历了什么?

“黑命贵运动”的大背景我们就不赘述了,我们只说关于这个案件的相关细节。

小枪手凯尔·里滕豪斯所在的基诺沙市也同样因为“黑命贵运动”陷入骚乱。

于是,当地政府宣布基诺沙每晚7点实施宵禁,并且出动了1500名国民警卫队维持秩序。

但一些民间武装团体缺乏对政府的信任,于是自发携带武器和防御装备,组织了民兵队伍。

其中一位就是17岁的凯尔。当时他手持AR-15步枪,也加入了巡逻队伍。

先来看媒体报道的版本:

2020年8月25日,里滕豪斯当时的责任是保护一个志愿者服务站,而就在这个地方,抗议者和武装团体发生了冲突。

在冲突中,36岁的罗森鲍姆(Joseph Rosenbaum)头部中枪死亡。

当时媒体报道说,凯尔试图逃离现场,但被众多示威者追逐,至少有一人手中拿着枪。凯尔在倒地后,有人试图夺走他的武器,一位26岁的抗议者胡博尔(Anthoy Huber)用滑板直接砸里滕豪斯的头部。

倒在地上的凯尔开始用AR-15射击,胡博尔被射杀,另一位抗议者格罗斯克鲁伊茨(Gaige Grosskreutz)失去了一只手臂。

而凯尔的律师团更加详尽的描述了这一过程,律师团的公开信中说:

凯尔走向第二家修车铺的时候,遭遇了一伙暴民,他们认出来凯尔就是保护店铺的人,而那家店,是他们一直试图毁灭的。这激怒了暴民,决意要伤害凯尔。他们开始追他。凯尔试图逃走,但是没来得及。随即身后传来枪声,凯尔转过身,正看到一个袭击者向他扑过来,并伸手夺枪。他在一瞬间做出了应急反应,合理地用自己的武器保护自己,开枪并且击中了攻击他的人。

凯尔停了下来,想确保受伤的攻击者能够得到救助,但是面对的却是越来越多的暴徒向他围过来。他意识到为了自己的安全和性命,必须逃走。当他在街上疾跑的时候,另一名攻击者从后面袭击了凯尔。当暴民压贴近的时候,凯尔转身,然后摔倒在地。当他还倒在地上的时候,一名攻击者踢了他。还有一个人用滑板砸了他的头。数名暴徒试图抢枪。由于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并担心人群会继续向他开枪甚至用自己的武器伤害他,凯尔别无选择,只能向最近的攻击者多次开枪,击中了两人,包括一个携带武器的攻击者。听到这几声枪向之后,其余的暴民开始四散奔逃。

而从现场视频和图片中,都可以印证这些表述的一致性和真实性。

然而,即便在四处暴乱的背景下,在自己落单,被一群人暴力围攻,自己摔倒,同时被滑板砸头,甚至攻击者有人携带致命武器的前提下,凯尔开枪自卫的行为依然被左媒、左翼政客和黑命贵分子们认为有故意杀人之嫌疑,这真是颠倒黑白的啧啧怪事。

正如川普所说,“如果这都不算自卫,那就没有什么是自卫了。”

很难想象,如果凯尔在面临生命安全时的自卫行为都被判有罪,美国将面临什么样的悲哀局面。

大家面对黑命贵的威胁时,只能等著被打被杀,面对打砸抢时,只能跪地祈祷,如果连法律都无法保护你自卫的权利时,秩序的崩溃和道德的沦丧,将随之而来。

如果一个社会里,坏人被鼓励,好人被惩罚,那么这个社会将毫无正义可言。

我就不说什么“正义不会缺席”之类的矫情话了,如果没有坚守原则的法官和陪审团,没有一群勇敢坚守法治的正义之士,正义也是会经常缺席的。

听听要掀翻屋顶的欢呼声吧,这就是希望。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北游独立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1/1674317.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