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揭秘】领袖的从容不迫 张大千和大雁 周恩来下令销毁大饥荒死亡数字

—国统区吃着白米饭的大学师生反饥恶 反迫害 终于迎来了文革

历史之碎:【从容不迫】抗战早期还有一件值得追述的事,每次我们撤退时,无论从南京撤退还是从汉口撤退,蒋先生必是最后一个离开。他临走时总会打电话给他身边的侍从或助理。他在电话里说:“立夫啊,你现在可以走了!”我说:“委员长还没有走,我怎么可以先走?”他又说:“你们先走吧,我马上也走了!”当领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必须顾虑到左右的安全,而不顾自身的安全,他的从容不迫真够称得上一位伟大的领袖。陈立夫《拨云雾而见青天》

据张充和讲:张大千敦煌时救了一只受伤的大雁,以后每天,他都带上食物到月牙泉边喂养这只大雁,大雁每天守在湖畔等他陪着他散步。当张大千离开敦煌时,怕大雁伤心就不辞而别。没想到,车子刚刚驶过月牙湖,天上便传来大雁的哀鸣,大雁追着车子发出尖厉的唳声,张大千跳下车,那只大雁便嘶鸣着从高空俯冲下来,直直扑向他的怀里

沈勇平:1962年7月被中央办公厅派遣到四川省进行调查的《人民日报》总编室副主任萧风在《四川情况》中写道:“人口,1957年7300万人,一说是7175万人;1960年省委组织部批转各地编制时,6200万人;再加上1961、1962年春、夏荒死人数,以及生死相抵,共减少1200多万人,减少17%左右。”

黎津平老师:秦城监狱监管处原处长何殿奎说,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秦城监狱204楼,每个监房约20多平方米,铺着地毯,床是沙发床,伙食标准按部长级待遇,到东华门“高干供应点”采购,早餐有牛奶,午晚餐是两菜一汤,饭后有一个苹果

朱韵和:周恩来下令销毁死亡数据1961年底,有三个人曾经对大饥荒时期饿死的人数进行过调查,他们是时任中共粮食部长陈国栋、统计部长贾启允、粮食部办公厅主任周伯萍。20世纪80年代周伯萍在社科院人口所讲课作报告时讲了一个事情,说他们三个人让各省填一个表,到底饿死多少人,说是几千万。周恩来看了说赶紧销毁

半糖小哥:90年代初三峡移民时的老照片,每个人的神情都能看出不舍,将近140万的移民

蓝鲸铲史官:1967年,北越,河内,在空袭警报期间,河内的居民在齐胸深的人行道避难所等待

张夫子:1947年,国统区的吃着白米饭的大学师生们上街游行示威,抗议老蒋时有条著名的标语横幅是:“反饥饿,反迫害”。结果老蒋这个制造饥饿、迫害的反对派被打跑了,大家欢天喜地迎来新主老毛。这倒好,10年后饿死三千万,真的饥饿了,20年后,那些反老蒋的师生们恐怕大多数在文革中也死无葬身之地了

小众菜园:文革的倒霉次序,文艺界-教育界-走资派-地富反坏右资-高官-公检法-红卫兵-造反派-副统帅-军队-四五群众-四人帮-三七开,物质全面短缺,工农兵学商自然没好日子,反帝反修,输出革命,仅仅十年,大家轮到一回

民国老人乃月,在文史资料回忆抗战国难时艰,家中寒伧,母亡父病,一片凄凉,但逃亡到大后方的青年学生幸运,能有学上,应感谢国民政府,办了许多流亡中学,收容流亡学生,免收学杂费,甚至伙食费。国立大学也全部免费,作者认为应是主持政府财政的孔祥熙的功劳,除筹集收入,也慷慨划拨教育支出

毕唐书:【抗战时期一项伟大的教育决策】抗战时,物资和财政极尽艰难,国家已经丧失了大部分财政来源,但国民政府仍然从政府开支中抽出不小的比例充作教育经费,使得大部分中学生和大学生都享受免费政策,包括免费伙食及一定的医疗保障

旧时南京:1961年,一家人聚集在柏林墙前,年轻的父母将两名幼童高举过有刺的铁丝网,只为让身处高墙另一侧的祖父母看看自己的孙子

责任编辑: 郑浩中   来源:阿波罗网郑浩中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1/1674359.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