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熊飞白:审判凯尔,一个守护家园的“杀人者”

作者:

今天熊叔要讲一个关于公正的故事。

熊叔曾写文讲过凯尔·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在去年8月25日威斯康辛州基诺沙的混乱的夜晚,他拿着步枪守护社区的私人财产,因为与暴乱者发生冲突,开枪导致两死一伤。

过去一年中,凯尔成为了整个美国的焦点,这位年仅17岁的少年,被称为白人至上主义者,杀人犯,恐怖分子。

从媒体到网络,网上网下声讨他的声音铺天盖地,像这种反人民,反先进的恐怖分子,必须除之而后快。

一年之后,同样来自人民的陪审团宣布,凯尔·里滕豪斯所有罪名不成立。

对于一个孩子而言,过去这一年可能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年,也是这个国家的法制最受考验的一年。

被宣布无罪的一刻,凯尔喜极而泣。

01

凯尔·里滕豪斯的惊魂之夜

凯尔生活在伊利诺伊斯州安提阿,从小和许多男孩子一样,喜欢舞刀弄枪,喜欢当警察。不过他成绩不是很好,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

美国也是一样,不是每个孩子都能进哈佛,麻省理工,像他这样读书不成的大有人在,所以他就立志成为一个警察,参加了当地的一个警察学院计划,朝着自己的理想前进。

去年六月,整个美国陷入了癫狂之中,弗洛伊德引发的BLM运动席卷全国,凯尔生活的地方同样没有例外,示威游行发展到打砸抢烧的暴乱。

但这个世界并非只有一种声音,站在Black Live Matter的对面,还有一个另一个BLM,Blue Live Matter,蓝命也是命,蓝色指的是警察制服的颜色。

有人发现凯尔曾经出现在川普竞选现场。

对警察无限憧憬的凯尔,自然是站在后一个BLM那边的,他在网上表达了对支持警察生命运动的看法。

人们翻开他的FB,还经常看到他PO出的舞刀弄枪的照片,他是个枪械迷,很早就跟随家人玩枪练枪。

后来很多先进人士就说,这还不是热爱暴力,白人至上,法西斯,恐怖主义分子?

但是,这在美国是再普遍不过的现象,打猎、在自己农场打土狼、参加射击比赛,宪法第二修正案就是保护美国人持枪。

凯尔所在的伊利诺伊州离得很近有一个城市,是威斯康星州的基诺沙,说是两个不同的州,但实际上只有20公里远,比北京离通州还近。

基诺沙被暴徒烧毁的车辆。

2020年8月25日这天,参加BLM游行的先进人士把这里变成了战场,游行示威者发展成暴徒,开始烧车,砸抢商店,整个城市进入了无政府状态。

面对惨遭蹂躏的家园,基诺沙的民兵组织在网页上发布了号召,“爱国者将拿起武器保卫家园”。

这个号召,得到了周边民兵组织成员的向应,这里就包括凯尔,他拿上自己的AR15步枪,前往基诺沙,那里有他的战友,还有需要他保护的人。

凯尔和朋友多米尼克来到一家二手车行Car Source,暴徒们正在南面集结,这里的老板让他们帮助守卫。

在危机四伏的街道中,持枪的凯尔被暴徒们盯上了,并且遭受到数十人的围攻,他们试图夺取凯尔的步枪并且制服他。

凯尔当晚遭遇的生死攸关的时刻。

凯尔在停车场内被追打,一个名叫罗森鲍姆的暴徒追上他,向他扔东西,并且与凯尔发生了冲突。

凯尔开了几枪了,对方中枪倒地,可能是头一次面对如此混乱的场面,连忙上前给对方做急救,还对伙伴喊道,“我杀人了。”

此时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带着面巾,拿着凶器的暴徒,有的人听见枪声,就往停车场这边来。

凯尔连忙撤退,这是已经有几十人追了上来,他们喊著:“打他!”、“嘿他开枪了!”和“抓住他!抓住那个家伙!”

一个人从后面袭击了凯尔,敲掉了他的帽子,凯尔摔倒在地,几个人冲上来对他动手。

倒地的凯尔,被迫自卫。

一个名为安东尼·胡贝尔的抗议者用滑板砸向凯尔,就在他还想抢枪的一瞬,凯尔的枪又向了,这次集中了对方的胸部。

随后,凯尔又击伤了一名拿着手枪指向他的人。当凯尔被击倒在地面的时候,周围枪声大作,在拍摄的视频里总共数到了16声枪向。

直到这时,追击他的人才没有继续,凯尔终于可以站起来,举起双手走向警察,想要自首,因为他毕竟射杀了几个人。

警察在这片兵荒马乱中,拒绝了他的投降,让他离开了。凯尔随后回到自己家乡,并且向当地警方自首。

本来是一个有着多个视频,清楚记录的情况,任由谁都能看出,小男孩进行了正当防卫。

安东尼·胡贝尔用滑板攻击凯尔。

但是,网上的先进人士们,对把凯尔的行为描述为杀人狂,暴力分子,以及白人至上主义者,法西斯,要求对他进行严惩。

在当时的政治气氛下,凯尔的案件进入起诉程序,他被控:

一级鲁莽杀人罪,使用危险武器;

一级轻率地危害安全,使用危险武器;

一级故意杀人罪,使用危险武器;

一级故意杀人未遂,使用危险武器

一级鲁莽地危害安全,使用危险武器

18岁以下的人拥有危险武器

违反宵禁命令。

总共七项罪名,这些罪名如果成立,加起来可以让这个17岁的年轻人一辈子呆在监狱里,把牢底坐穿。

02

审判凯尔·里滕豪斯

当凯尔走入警察局自首那一刻起,这起案件成为了全国关注的焦点。连当时正在竞选美国总统的拜登也发表声明,声称凯尔是白人至上主义者。

凯尔的命运将检验美国的核心价值,在BLM以及相关的暴力抗议活动愈演愈烈,当那些抗议者转变为暴徒,在城市里恣意打砸抢烧的时候,人们还能不能用手中的枪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

过去多年来,白左要求禁枪的观点,在此时已经再明白不过了,如果真的禁枪,在那个夜晚,多少生命和私人财产会遭受侵害?

所以这起案件,是一起涉及美国先进性社会运动与公民持枪权、自卫权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如果凯尔有罪,那未来将无人安全。

接下来就是法庭的较量,基诺沙的地方检察官麦克·格雷夫利负责起诉工作,他是一名民选检察官,民主党人。

主审法官布鲁斯·施罗德,曾经的民主党人。

主审法官是布鲁斯·施罗德(Bruce Schroeder),这位法官也是一名民主党色彩浓厚的人,曾以民主党人身份,做过五年的基诺沙地方检察官。

他还曾以民主党人的身份竞选过威斯康辛州的州参议员席位,虽然他已经脱离了民主党,但显然这是与民主党渊源颇深的人。

正因为这两人是检察官和法官,至少在先进性人士那里不会认为审判会有不公正吧?

在另一边,保守派人士也群起相助,在资金上各方捐助了数百万美金作为打官司所需。

保守派派出了一支以马克·理查兹( Mark Richards)、科里·奇拉菲西(Corey Chirafisi)、娜塔莉·威斯康三人组成的全明星律师团队为凯尔辩护,而且所有律师都声称将免费进行辩护,分文不取。

理查兹(左)在法庭上辩护。

去年11月20日,法院以200万美元保释金,允许凯尔保释,控方觉得200万美元还不够,还要追加20万,施罗德法官驳回了这个要求。

这是双方在法院第一次交锋,凯尔虽然说不上胜利,但人们感觉到,这个法官的态度,耐人寻味。

开庭之前两个月,控辩双方进行了开庭前的听证会,施罗德法官驳回了检察官的要求,也就是把之前科尔参加骄傲男孩的活动作为证据。

法官认为这与枪击案无关,没有证据说凯尔是白人至上主义者。

10月25日,在另一场听证中,法官命令在枪击案中死亡者不能在法庭上被称为受害者,而可以被描述为纵火者或者抢劫者。

有关法律专家解读称,受害者一次在法庭上可能会出现偏见,通过预设哪些人受了冤屈,从而影向陪审团的判断。

凯尔在法庭上数度崩溃,可想而知这个孩子承受了怎样的压力。

这些蛛丝马迹都表明一点,施耐德法官不会因为意识形态影向专业判断,这对凯尔是有利的。

时隔一年,今年11月1日,案件审理在基诺沙县法院正式开庭,法院组成了由12名陪审员参加的大陪审团。

在普通法体系下,陪审团才是认定罪名是否成立的“人“,他们将视乎控辩双方的证据做出裁判,而法官是保证被告在法庭上能获得公正的审判。

另一个奇怪之处是,地方检察官麦克·格雷夫利并没有出任检控官,而只是派出了一个助理检察官,这又是另一个耐人寻味的情况。

双方一经交锋,双方就多个录像和证人进行了辩论与盘问。有人证明死者罗森鲍姆在枪击发生前嘲笑过守卫店铺的武装人员。

11月9日,凯尔取得了第一个胜利,法官驳回了对他违反宵禁的指控,第一条控罪被取消了。

事发当晚,基诺沙到处都是暴徒。

用脚脖子都能想明白,你总不能说那些纵火者或者抢劫者可以违反宵禁,而保卫家园的人却不能违反吧?

11月10日,检察官声称凯尔直到审判才说话,以便他可以将自己的证词与其他人陈述相吻合。

这是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指控,施罗德法官实在没法容忍检察官如此不专业,他告诫检察官,你的说法已经“严重违反了宪法第五修正案”,这个修正案允许被告保持沉默。

11月15日,施罗德法官又驳回了凯尔非法持有枪械的指控,因为威斯康星州的法律允许未成年人持有短管枪械(步枪长不超过16英寸)。

这个驳回可以说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假如凯尔持有枪械是违法的,那他就失去了持枪自我防卫的合法性基础。

而另一个检方证据也被宣布无效,那是一段3.6兆的视频,显示了凯尔用枪指著别人的威胁性动作。

女律师威斯康机警地指出,她看到的是删节版,而不是完整版,完整版的视频长达11兆。这就意味着检控方对视频进行了删减,无法展示事情的全貌。

这是非常精彩的辩护,律师没有纠缠画面中的情况,而是直接从视频被删节处出手,直接击溃了控方证据。

法庭上的交锋,明显已经向着有利于凯尔的方向发展。但事情还没有定论,罪名成立与否,一切还要看陪审团。

11月16日,12名陪审员,其中7名女性,5名男性公民进入最后的审议。

就在此时,陪审团又出了状况,11月17日,基诺沙警方拦下了一辆汽车,这辆车正在跟踪陪审团巴士,而车上坐着MSNBC有线网络的记者。

在美国,陪审团受到严格的保护,任何人不得将他们身份曝光,从而导致陪审员受到威胁或者外界干扰,从而影向对案件判断。

这些记者们跟踪并且试图拍摄陪审团的行为被警方制止,施罗德法官就此发出法庭禁止令,禁止任何与MSNBC有关的人士进入法院。

这在当时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的确有陪审员因为担心民意“反弹”,不敢最终决定他们的判决。

当时在网上已经有BLM和ATF成员生言如果凯尔被宣布无罪,要对有关人员进行报复。

这个举动让审判有可能泡汤,如果因此陪审团无法做出一致裁判,就可能解散陪审团,重新选出新的陪审团,还要重审一次。

这也许是进步人士关注到审理情况,企图影向审判的最后的努力。

大量的先进人士在网上对此洗地,说记者只是想采访,但是,这本身就是违法的,陪审团不应受到任何外界影向做出判决。

幸好这种影向没有发生,11月19日,陪审团取得一致意见,做出裁决:

所有七项控罪中,加上早先已经驳回的两项,剩余五项重罪指控全部:无罪。

这是最后的审判,经由大陪审团定献的裁决是终审判决,凯尔从此以后不会再以相关罪名被起诉。

凯尔胜利了,他得到了公正的审判,法律的尊严得到了维护。

在胜利那一刻,一年来承受了千钧重担的凯尔终于支撑不住了,泪水喷涌而出,与辩护律师拥抱在一起。

正当追求公正与正义的人们庆祝胜利的时候,进步人士们如丧考妣,一向“反对”暴力,“反对”恐怖主义“的他们竟然发出了赤裸裸的威胁。

BLM活动积极分子们声称:“我们将武装所有17岁的黑人男孩,并把他们送到你们的社区,你们等著看有什么会发生吧。“

是的,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在公正与正义之下执行,人们不会再向这种意识形态先行,企图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暴行低头。

案件在美国引起了族群尖锐对立。

正如凯尔律师所说的那样:

“在美国,不应该需要一个17岁的孩子拿起武器保护生命和财产。那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职责。

但是,他们失败了,以至于守法公民别无选择,只能自己保护自己的社区,就像1775年列克星敦和康科德的祖先一样。

凯尔不是种族份子,也不是白人至上。他是一个勇敢的,爱国的,富有同情心的守法美国公民,热爱他的国家和社区。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他保护了自己,这是上帝赋予所有美国人民,并受到法律保护的基本权利。

现在,他正处于政府机构的准星之下,而他们的力量要强大得多。但是,凯尔将勇敢地面对他们,不仅为自己而战,更是为所有美国人以及心爱的宪法而战。我们永远不会离开他的身边,直到胜利那一天。”

也许是生活过得太舒服了,很多人都忘记了美国人的祖先就是拿着枪赶跑了头上的国王,拿着枪赶跑了冲进农场的强盗,拿枪保卫自己的合法权利不受强权侵害。

事情还没结束,等待着那些曾经恣意践踏凯尔,对他进行污蔑与侮辱的媒体,还有无数的名誉权官司,他们必须要给凯尔一个说法。

也许这里还有总统拜登。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4/1675424.html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