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曙光915: 凯尔支持黑命贵,真诚还是怕被黑命贵报复?

作者:

11月19日被陪审团一致裁决无罪的凯尔在22日接受福克斯采访时说:“说实话,这个案子和种族主义无关,它与种族无关,它是关于自卫权,我不是一名种族主义者,我支持黑命贵(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我支持和平示威,我认为我们需要改革,我相信检方存在很多不当行为,不仅在我的案件中如此,在其他案件中也是如此。如果他们可以这样对我,那么可以想像,他们会如何对待有色人种,那些没有我有的资源的人,或者案件没有像我这样广泛报导……”

凯尔从17岁少年跨过18岁的成人礼,差一点从终身监禁变成无罪释放,这段经历让他在成长。你没有看到怨怼和仇恨,比起来恨不能将其未曾开始的人生以白人至上主义的恶名掐断的败灯和左流媒体,这个18岁少年的这番谈吐堪称光风霁月。

白左一向喜欢混淆概念,把简单的问题搞复杂,哪怕凯尔击毙击伤的都是白人,他们也硬生生给他捏一个白人至上主义的恶名。凯尔再次清晰的否定了该案的所谓种族主义色彩,这仅仅是个自卫权的问题。这个案件被白左和检方拿来攻击白人至上主义,闹得沸沸扬扬,前后一年多,但只不过是个最为经典普通的自卫案件。

凯尔说“那些没有我有的资源的人”,当然不是在炫燿我爸是李刚,而是他的案子被检方起诉之后,迅速得到皮尔斯·班布里奇和威州的多位顶级刑事辩护律师的协助,他的50万美元辩护律师费和其他诉讼费用由#FightBack FoundationInc.捐赠,这家基金会位于德州,目的是保护守法美国公民的正当权益免遭践踏。他的200万美元保释金,也是保守派群体自发捐助的。皮尔斯·班布里奇创始人约翰·皮尔斯的那番话这几天在网络广泛流传:

“在美国,一个17岁的孩子不应该拿起武器来保护生命和财产。那是州和地方政府的工作。然而,这些政府已经失败了,守法的公民别无选择,只能像1775年他们的祖先在列克星敦和康科德那样保护自己的社区。凯尔不是种族主义者或白人至上主义者。他是一个勇敢的,爱国的,有同情心的守法的美国公民,他爱他的国家和社区。他没有做错什么。他为自己辩护,这是上帝赋予所有美国人民,并受到法律保护的基本权利。”

凯尔这番支持黑命贵的说法,可能会让支持他的那些人感到自己看错人了,甚至认为他也是白左一枚。不过他的这个说法,恰恰证明了这个孩子的真诚,而且对未来美国保守派价值观回归的意义不可估量。对抗议游行的认知,在美国无论左右,其认知区别并不大,而一旦有人浑水摸鱼趁机打砸抢烧0元购,受到威胁的民众是否应该自卫,尤其施暴者是黑人的时候,在左右那里,认知区别就大了去了。如果有人因为自卫击毙打伤黑人,而且自卫者是白人的话,那么左流媒体和驴党政客就会以黑人和正义代言人自居,以此攻击自卫者是白人至上主义。

事实上,如今只有18岁的凯尔,一直接受的教育,耳濡目染的影视作品,都是白左把持的教育文化系统的输出,也都在强调自平博,他当然不可能无端成为一个所谓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更不可能清晰理解保守派和所谓自由派复杂的理论差别,而他的行动与其说是保守主义的,不如说是人性在极端环境下的正常反应。

众所周知,美国建国初期存在奴隶制度,白左和黑命贵群体时不时要把华盛顿杰佛逊的雕像给涂鸦推倒,因为这两位国父都曾有蓄奴历史,在当时,奴隶属于一种财产。的确,黑人当时的生活境遇可能远不是今天左派描绘的那样悲惨,而且其伦理也远不如今天70%的黑人找不到亲爹的混乱。

不过,这种制度,即便是如今最保守的保守派,包括川普在内,也不会认为它符合保守主义价值观。美国内战期间,林肯《解放黑人奴隶宣言》一发布,为北方赢得了无限的道义力量,从而奠定了战胜南方的道义基础,就说明了这一点。

1957年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公立学校中的黑白种族隔离制度违反宪法,不过,受到时任阿肯色州州长的对抗,他动用国民警卫队在小石城封锁学校,禁止黑人学生入学。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动用101空降师直接控制该州国民警卫队,保护9名黑人学生上学。这段历史中,无疑,阿肯色州长及他的支持者都是当时的保守派,艾森豪威尔显然也是妥妥的白左,不过,这些当时最保守的州,如今却是白左大本营。

正是因为黑人历史上的这些境遇,导致白人对黑人有道德负罪,这种道德负罪,就像如今的第三世界和白左动辄痛斥英法历史上的殖民主义,这两个国家又极少进行反驳一样。不过,英法殖民者虽然走了,但非洲是不是比殖民时代更好,白左和这些曾经的殖民地不会认真回答这个问题。

黑人保守主义女政治家欧文斯一针见血的指出败灯佩洛西们极力塑造的弗洛伊德圣徒神话,不过就是个恶棍流氓,他们不是支持黑人,仅仅是因为黑人的选票。而败灯更是声称不支持他的黑人就不是黑人。

这些年,因为对黑人暴力执法丢工作进监狱的警察比比皆是,当然,这绝不是什么白人至上主义,而是占到美国十分之一的人口的黑人,包揽了50%以上的犯罪率,黑人小哥拦着白左女青年说,自己被黑人枪杀的概率超过被其他族裔枪杀概率的2000倍,面对这样高的犯罪率,加上美国拥枪自由,警察执法时见到黑人自然而然会紧张至极。毕竟,谁也不知道正在犯罪的黑人究竟会不会拿出来武器。最近,美国费城的一位华裔优步司机,在下班进家门前被三名黑人持枪抢劫后,开枪自卫,三个黑人劫匪被打的一死两伤、抱头鼠窜。

这种情形,和凯尔的自卫并无差别,不过本身都涉及到少数族裔,白左想必报导起来不敢再用什么白人至上主义,另外可以想一下,如果这三名劫匪是白人或者华人,这名司机是不是也会迅速的拔枪自卫?

图片

凯尔支持黑命贵,当然没错,说他是白左,也没错。其实,川普也是白左,他用私人飞机救护患特殊呼吸疾病的婴儿,替自杀农场主遗孀还巨额欠债,这种慷慨助人,急人之难,也是人类最可褒扬的美德。川普所称的要美国重新伟大或者拯救美国,要寻回的就是这样的旧美国。

不过如今的白左和川普凯尔这种白左还不一样,对他们而言,不力挺,不亲力亲为LGBTQ,性变态都是白人至上主义,川普的那些美德根本不值一提。除了那些慷慨助人的美德,川普更强调法律和秩序,这才是保守派的最基本特征,因为川普的那些助人美德,白左也会做,而且做的更加慷慨真诚。极左追求绝对的自平博,法国俄罗斯曾经出现的灾难都是类似的冲动出现的,保守主义不追求社会治理的绝对完美,而更强调基于传统和经验的循序渐进。这两种理念的完美代表就是欧洲大陆的法国和海岛国家的英国,这两种国家治理理念是两百年来人类发展的两个基本糢式,当然孰好孰坏,历史已经给出答案。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移光幻影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5/1675822.html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