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西奈山峰 :你有可能成为白左吗?

作者:

虽然白左多是白人,但现在的“白左”主要所指并非肤色,而是其思想。除了耶稣和释迦牟尼之外,不分人种的第三种普世信仰就是以“自平博”为核心旗号的白左。比如黑人曼德拉就是一个大大的白左。所以黄皮肤的你也并非绝对不能成为一个白左。

我曾经写过“美粉是分层次的”,其实白左也有层次之分,并非所有人都能成为高级白左,成为一名高级白左的门槛极高。

低级白左,只需“自由、平等、博爱”三个名词就能“启蒙”他,而丝毫不用管一个“自平博”的社会如何维持有序运转,他不会考虑也没有能力考虑与“自平博”配套的会是什么样的经济、教育、伦理、家庭、贸易、法律、社保、农工商业等等,他只是一味地不满现状。嗯,这就是愤青水平的白左。

法国革命和五四时期以及美国目前的安提法黑命贵运动,多有这样的愤青,他们对理论家的思想略知皮毛,却是这些运动中最中坚的力量,虽然他们事后更多人反悔,感到不妙,但当时他们造成的损失已经无可挽回了,他们的后继者早把他们开辟的局面弄到了越来越不可收拾。

比如1990年代,哈佛大学的低级白左学生们,就火烧了亨廷顿的办公室,吓得亨氏化妆潜逃,只因为亨氏“文明冲突”的言论。

别看年轻人在所有运动中闹得最欢,但他们只是低级白左,他们是上一级的炮灰和枪手,他们的文化水平和思考能力,使他们晋身上一级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他们的上一级就是中级白左。

中级白左,以当代美国高校里那些反川的人文学科的教授、学者们为代表,还有左媒上的一些专栏作家。他们的知识储备与思辨能力就比低级白左们强多了,实际上正是他们日复一日连篇累牍的文章灌输了低级白左,释放了普遍人性中的放纵之欲,掀起了一场场激进的运动。

比如萨特、福柯甚至罗素之类,现当代涉及全球的黄毒赤祸,都与他们的思想密切相关。

不过,中级白左的理论虽然很有蛊惑性,许多人通过高人指点之后还是能够醒悟他们的乌托邦真相,但对于高级白左的危害却是万难识别,相反,许多悟性较高的人还会诚心诚意顶礼追随高级白左,把成为一名高级白左当成自己此生的目标。

高级白左,就是所谓的道德完人!

教皇为难民洗脚并亲吻之

因摧毁南非而获诺和奖的黑白双圣

投票反对对日宣战的兰金议员

成为一名高级白左的绝非易事。

首先必须要有很深的宗信情结,或者直接就是虔诚的宗信徒,否则绝难成为高级白左。因为只有宗信情结很深的人,才会为了“天堂”而轻视世间伦理,才会像兰金那样认为日军偷袭珍珠港可以原谅,“因为他们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

成为高级白左,还要有绝对的自我牺牲精神,要像曼德拉那样甘愿坐牢27年也要黑人自由,要像英国一些女人那样主动为难民提供免费大保健;要像欧洲女孩那样被难民轮奸后还要忏悔自己害了他们;要像芝加哥那个被黑人虐杀了儿子的父亲那样跪在凶手面前恳求他悔改……

高级白左除了强烈的宗信圣徒情结之外,还有另外一条路子,那就是涅恰耶夫式的彻底的革命者之路,安提法就是这个路子。

涅恰耶夫是俄罗斯早期革命者,其代表作《革命者教义问答》中写道:革命者是注定要殉身的人,革命吸引着他的全部;他对自己是残酷的,准备随时牺牲自己;夺取政权后必须全力培养一代新人……

做不到这些,你就永远成不了高级白左,只能骂骂大小老虎苍蝇喊喊自平博当个低级白左了。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西奈山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125/1675895.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