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邱开冒: 司马南爱国有多深?公厕代表他的心

作者:

这次奇袭联想,是一家以“爱国”为主业的民营公司对一家以PC为主业的股份公司的袭击,司马南只是头牌选手,他身后东家是“北京中易网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南京聆思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饶瑾。

福建人饶谨是个商业奇才,他感觉敏锐,最早发现爱国的巨大商机,并把“反美爱国”产业化。从2008年办爱国网站“四月网”开始,一直到“中易网天”“南京聆思”,主打产品是刺激“爱国情绪”的各种话术,相当于虚拟硅胶情趣用品。

广大青年的爱国情欲无处发泄,能用U型锁砸日系车主的机会毕竟可遇不可求。性欲和情欲都是一种天然的需求,满足性欲的行业被整治取缔,供给侧被端掉了;满足情欲的行业方兴未艾,饶老板是最早把莞式服务的理念创造性地运用到情欲领域的人,把性交转化为情交,开拓出一片情性交融的新天地。那些情欲浓烈的底层青年,在饶谨团队提供的脑部虚拟大保健的呵护下,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当然,饶谨团队也赚了大把的服务费。卖淫违法,但卖意淫不违法,还天然自带红顶子。如果说某些官商是红顶商人的话,饶老板就是红顶老鸨子,满足性欲的场所叫青楼,满足情欲的场子就叫红楼吧。

饶谨系红楼里人才济济,原来的头牌是色艺俱佳的“政委灿荣”,还有那个“死了4000人等于没死”的李毅,“在中国一月收入2000元,比在美国一月收入3000美元还过得舒服”的陈平都在坐台。

但在2021年夏天,当河南水灾肆虐时,金灿荣在其微博上宣称河南水灾源自美国气象武器,这种突破常识和底线的指控引发舆论嘲笑,金灿荣不得不通过朋友辟谣,称相关内容为饶谨团队操作,其微博和微信公众号等也由饶谨团队运营,并宣布要更换合作团队。

金头牌虽未从良但不能再为饶瑾系出条子叫局了,陈平、李毅骨骼过于清奇,色衰活糙,难胜头牌重任。这时,司马南横空到位,当了头牌。

很多网友对饶老板有意见:既然做爱国生意,要满足群众的情欲,就不能用几个浓眉大眼的正面人物出台?不怕这几个歪瓜裂枣的糙货坏了大家的胃口,影响了爱国的形象?这几块货去抗日神剧里扮演汉奸都不用化妆了,总不能用中分头贾队长当爱国形象大使吧?

这些网友是没做过市场调查就乱质疑。现在是初级阶段的市场,情欲需求强烈而来不及挑剔供给端,是妥妥的卖方市场,不必重金养扬州瘦马,这几块货的性价比正合适。再说,饶老鸨子手下这些货都有个共同特点,就是脸皮厚度跟T34坦克前甲板有一拼,红楼跟青楼的审美是有差别的,前者的“花容月貌”是以脸皮厚度为指标的。皮厚,更有操皮肉生意的即视感。

这里有个严肃的问题,国营垄断企业之所以不对民营开放,理由就是涉及国计民生及国家命脉,必须国营。爱国如果可以当生意来做,这算不算“涉及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经营爱国生意更事关“国家命脉”吧,咋能让饶谨的民营公司来经营?

司马南这次撕联想,就是要从联想撕开突破口,打击民营企业,鼓吹回归计划体制和国营体制。司马南以“国有资产流失”的借口找茬,为国营化鸣锣开道。但饶瑾团队经营的“爱国生意”才更该收归国有吧?民营爱国生意才造成“国有资源”流失呢,把年轻人的爱国热情化做饶瑾系红楼团队的分红,“爱国热情”更是宝贵的“国有资源”哦。

据方家透露,饶谨系“中易网天”“聆思”的背后,都有国际资本的身影。另一个爱国生意大佬李世默的“观察者网”更是与华尔街的国际资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爱国生意并不是纯民营的,还有国际资本的介入。

爱国生意,至少应该是纯正的国货吧?有国际资本操纵的爱国生意,到底爱的是哪门子国?从内部搞垮民营企业,应该符合国际资本的愿望吧?饶瑾系口口声声给民营企业扣资本家的帽子,有种国际资本看不起民营资本的优越感吧?龟田一次郎资助的“抗日游击队”指责国军不抗日,把水搅浑了,太君最高兴。

1936年,陈济棠和李宗仁搞的“两广事变”,就打着“反蒋抗日”的旗帜。而给陈济棠李宗仁出主意打出“抗日”招牌的,正是日本人。只要反蒋破坏中央威信,日本人就资助陈李反蒋“抗日”。日军大佬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及华北驻屯军参谋和知鹰二等都是陈济棠李宗仁的座上客,日本人积极策划如何使用“抗日”招牌,带劲不?

当年有日本人策划资助的“抗日”运动,今天有国际资本介入的“爱国”生意。有个大名人说过:一切历史事实与人物都出现两次,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

饶谨系的头牌司马南,身居南铜锣巷8号公厕,放眼世界胸怀祖国,具备把一切生意搞臭的潜力,是个闹剧大师。

要问司马夹爱国有多深,公厕代表他的心。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一丘万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04/16793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