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海外港人也成立流亡政府?西藏流亡政府人员分享经验秘诀

包括藏人、维族人、香港人、大陆异议人士在内的十多个团体,12月10日在旧金山举行游行,呼吁捍卫人权,抵制北京奥运。(照片由国际西藏网络指导委员会提供)

香港立法会换届选举将在本周日举行。一个海外组织探讨散居海外的香港人能否效法海外藏人的做法,成立“香港流亡政府”。参与讨论的西藏流亡政府官员与议员认为事在人为,但可能需要世代人的努力。

在2019年香港反修例社会运动后出现了一批批流亡海外的香港政治活动人士,有关“流亡”政权实体的构想也应运而生。如流亡英国的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约于一年前宣布成立“香港影子议会”,在被传媒广泛报道后,引来中国官媒的谩骂批评。其后,这个“流亡”实体的概念沉寂下来,再鲜有论述。

探讨海外港人能否仿效西藏流亡政府模式

但距离这次备受争议的香港立法会选举还剩下五天之际,一个名为“Atlas Movement”的海外组织,再次将这流亡政权实体的议题带起,在网上举办论坛,探讨西藏流亡政府的模式能否成为未来海外香港抗争者的选项。这次论坛邀请了三位嘉宾,分别是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发言人丹增·列偕(Tenzin Lekshay)、西藏流亡议会议员兼“自由西藏学生运动”执行主任多吉才旦(Dorjee Tseten)以及目前流亡美国的“We the Hongkongers”组织创办人许颖婷(Francis Hui)。

丹增·列偕与多吉·才旦首先介绍了西藏流亡政府与议会来之不易的海外认受性,指出在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与藏人同心协力数十年来的奋斗下,才会有今天的团结局面。他们两人认为,流亡藏人有了团结,才会有实力,有资格为被中国占领的藏人发声。

丹增·列偕:流亡政府有了认受性才可将工作世代相传

丹增·列偕在同情香港的境况时谈及了西藏流亡政府的特有民主体制。他指出,流亡藏人的民主体制并非议会监督制,也不是西方的总统选举,他们更没有政党;但他们有认受性、问责制,将达兰萨拉流亡政府所在地的藏人与流散世界各地的藏人联系在一起。丹增·列偕说,不管流亡多久,藏人共存是首要条件,让世代子孙将返回西藏生活的使命世世代代延续下去,不致失存。

他说:“如果你们(流亡港人)走在一起,团结在一起,那么你们的文化便会存在,而且会变得更加活泼丰盛。自1959年起,(我们藏人这样团结在一起)早已是一个传统。我们的藏人小孩,在藏人文化中成长,身份认同也得以保存。”

丹增·列偕补充,正是因为流亡政府仔细照顾了流亡藏人生活的各个方面,得到认同,确立了认受性,所以才有资格代表受到欺压的中国境内藏人发声。他续说,纵然他们没有传统政府意义上拥有的领土,但其在国际社会上的存在,本身对中国政府已是一种挑战,这种模式或许会对海外的香港人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多吉才旦:作为第二代流亡藏人对香港现况身同感受

西藏流亡议会议员多吉才旦非常赞同丹增·列偕有关保留延续藏人文化的观点。作为第二代流亡藏人的他,深受父母一辈当年逃避中国入侵西藏家园的历史所感动。正值他所认识的香港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被判定罪,多吉才旦更感在海外的香港人如他一样,有责任去构件更实质的抗争路线,为身处在香港境内的香港人发声,而这场抗争将会是长久的,甚至延续世代。

多吉才旦说:“对香港人而言,我们要知道这场(抗争)需时很久,在这段时间内持续维持代表在(香港)境内的人发声也非常重要,就如同我们(海外藏人)为西藏境内的人发声一样。我们为他们挣扎,就正是在海外使用一种恒之有效的方式。”

“Atlas Movement”组织举办这次网上论坛的同时,也在其网页上举行了一次网上问卷调查,询问香港人有关成立“香港流亡政府”的意见。问卷中除了问及有关其代表性、功能、选举、有效性等基本议题外,也查询了受访者对这建议成立中的流亡政府应否接受外国如英国政府资助的态度。

许颖婷:没有任何事情是野心过大的

出席这次论坛的“We the Hongkongers”组织创办人许颖婷听罢两位流亡西藏人的分享后,赞赏藏人来之不易数十年来的毅力,尤其是坚持流亡政府将来最终一天会重返西藏的信念。她指出,特别是第二代的流亡藏人,他们从来未踏足西藏故土,但在海外维权时展现出对西藏的热爱、无比的勇气与牺牲精神,令她印象深刻。如何要将流亡港人的下一代保存甚至延续其父母的使命,正是许颖婷认为要深思的议题。她坦言,海外香港人成立流亡政府未必会快将成事,但不要抹杀任何可能性,就正是坚守信念的必要条件之一。

许颖婷说:“有没有任何事情是野心过大?我并不认为有任何东西是不能做到的,如多吉才旦所说,每一件事都是有可能做到的。当你开始行动时,我想就是正式的起步。要达到目的,或将事情变得有可能时,就是要发掘这些可能性,包括如何帮助香港,或许是跟随步伐成立流亡政府,或成立一个非谋利组织,一个可以代表全世界香港人的实体。”

谈到如何成立流亡政府的具体操作时,许颖婷指出流亡港人没有一位如达赖喇嘛的精神领袖,但这并不构成团结障碍,只要他们能包容异见,处处为香港的福址着想,便可以推动有关工作。

流亡政府运作已是一种民主练习过程

多吉才旦回应说,就如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曼德拉曾经说过,没有不可为之的事情,南非推翻种族隔离政策,也是在绝境中推进的。他续说,西藏人与香港人同受中国的欺压,有着同样的苦难,所以保持乐观心境,放远目光,为未来目标奋力前进,是唯一可行的途径。

多吉才旦最后说:“西藏流亡政府本身就正前瞻着一个将来的西藏政府。民主带着挑战,我们(流亡藏人)正练习,我们正学习。所以,我们流亡政府运作本身就已经是一种练习过程。”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14/1683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