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睡梦中遭暴力强拆 福州男子严兴声拼死抵抗

福州公民严兴声位于城门镇下洋村的老房子,14日清晨遭到暴力强拆。他与哥哥拼死抵抗,最终没有强拆成功。严兴声全身被喷灭火器。(受访者提供)

12月14日清晨,当地政府又企图暴力强拆福州维权人士严兴声位于城门镇下洋村的一栋老房子,严兴声与哥哥拼死抵抗,最终没被强拆成功。他家办的船厂和一栋房在2016年被暴力强拆,至今未获得补偿。

严兴声14日告诉大纪元,“我很担心这次没拆成功,还会来第二次,手段会更恶劣。”

睡梦中惊醒暴徒闯入暴力强拆

福州维权人士严兴声发信息表示,他的房子所在的土地,今年被福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拍卖,拆迁办一直拒绝与他签署拆迁协议。

13日下午,严兴声与下洋村村书记和城门镇官员达成协议,“我做了最大妥协让步,老房子380平方,按拆迁政策价值五百多万(人民币,下同),只拿到60万至70万的现金补偿。”他说。

严兴声告诉记者,这栋四十多年的老房子达成拆迁协议后,他原本打算几天后搬走,不料14日清晨,数十名暴徒闯进家里,外围还有两百多人,趁他和哥哥严强声睡觉时,直接把他们捆出去,然后开挖机打算拆掉房子。对方用防爆棍棒等器具施暴,还用灭火器喷了他满身的化学泡沫,最后他跑到三楼,手拿砍柴刀拼死抵抗,房子才没有强拆成功。

他说:“早上5点多一点,就来了暴徒进行暴力强拆,要把我跟我大哥先绑架出去,在捆绑过程,我们就反抗,砍菜刀本来就放在枕头旁边,我一直怀疑他们会来强拆,我不相信这个政府,它不讲信用。我们进行抗争,因为就剩这一点财产了。”

原造船厂和另一栋房2016被强拆

严兴声表示,他的父母在1983年办的造船厂是合法的民营企业,连同一栋位于工厂旁边他住了20年的房子,在2016年元月被当地政府暴力强拆了,损失惨重,至今没有得到补偿。

严兴声的父母1983年办的民营造船厂,以及厂房旁的一栋房子2016年被暴力强拆后,迄今没有补偿。(受访者提供)

他说,“工厂店地50亩,赔偿款一亩是8万块,400万全部被镇政府和村里霸占了,不给我们。工厂(厂房)当时评估压得非常低,只有800万,还不够我们再重新办厂,等于被他强拆一次,我们厂就倒掉了,我就失业下岗了。”

下洋村多起暴力强拆村民维权抗议

据了解,下洋村一带又称为福州三江口,一亩地征收价为8万,拍卖给开发商一亩一千多万,甚至两千多万,房屋打折征收,甚至充公,引发大批村民维权抗议。

严兴声说,“(政府)拼命搞房地产,搞地方土地财政,我们下洋村,人口12,000人,一万多亩土地全部被抢光了,搞得农民都快没饭吃了,发生了无数起的暴力强拆,已经拆迁十年了,今年全部拆平了,就剩下一两栋房子,我已经变成钉子户了。”

记者15日上午,拨打城门镇政府和下洋村委会,都没人接听。

严兴声帮村民维权、奔走呼吁遭非法刑拘

严兴声大学念的是法律专业,从2016年被暴力强拆后开始维权,也帮助村民维权,呼吁中共民主改革,三次被关看守所,两次被判刑,在看守所坐牢总计超过三年半。

他表示,“我维权这么多年,也为别人维权,不断地遭受迫害,我去信访,去关注访民被迫害的情况,到福建省高院门口声援访民上访,在这之前还呼吁民主改革,给老百姓真正的选举权,并且转发信息,然后我也被迫害了。”

严兴声多次前往法院和信访办,协助村民维权。(受访者提供)

严兴声其中一次坐牢是因2016年的“福州小709大抓捕”事件,当年9月被判刑两年,2018年9月出狱。他出狱当天,很多访民和维权人士到福州市第一看守所迎接他出狱,当时福州访民唐兆星放了一串鞭炮,导致“920鞭炮案”,他们被预先埋伏的公安抓捕。

事后,严兴声和其他访民被刑事拘留,之后改为行政拘留15天,但是,最后被关了30天。他提起行政诉讼败诉,同案福州访民坚持二审上诉被驳回。福州访民为此案多次到北京上访无果,“都没有用,(警察)仍然在进行非法抓捕,对访民继续迫害。”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16/16841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