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这个班的学生宁被开除也不当告密者

《沉默的教室》是一部德国纪实电影,再现了1956年发生于东德的一个真实事件。当人们为言论自由而抗争的时候,有一群中学生却在争取沉默的自由。他们宁可被开除,也不愿当告密者。

二战刚刚结束不久,德国被划分为东德和西德两个国家。当时,柏林墙还没有建起来。在经过严密检查之后,东德和西德之间可以乘坐一列火车来往。

东德小城斯大林斯塔特某中学的高三学生库特,以去西德给祖父扫墓的名义,和同学提奥来到西柏林。两个人溜到影院看电影,从加映的新闻片看到匈牙利反抗苏联占领的游行活动,100多名参加游行的群众被打死。

库特和提奥非常震惊。回到学校以后,和同学们提到这件事。库特提议,全班同学为这些勇敢的匈牙利民众默哀两分钟,得到同学们赞成。

上课铃响了,历史老师提出一个问题,却没有一个人回答,教室里出奇地沉默。历史老师很生气,把这件事向学校领导汇报。学校和教育局对这件事极为重视,对这件事开始调查。

提奥想出一个办法。他告诉大家,他们喜爱的匈牙利球星普斯卡什也在抗争中被打死,他们只是为普斯卡什之死默哀。这样,就不会联系到政治事件。

然而,教育和安全部门并没有罢休。调查人员以取消学生们毕业资格相要挟,又以家长的工作来威胁,要求大家说出谁是组织者。但同学们异口同声一口咬定,默哀两分钟是集体决定。

《沉默的教室》剧照

除了来自学校和官方的压力,每个学生也面临着家长的施压。不少家长都劝自己的孩子说出别人用以自保。

班上有个学生叫埃里克的学生,一直以自己的父亲为荣。母亲说他的父亲是红色联盟成员,牺牲在纳粹的集中营里。调查人员却拿出他父亲的档案,说他父亲其实是一个叛徒,因在集中营里出卖自己的战友,当苏联占领集中营后,被苏军绞死。

调查人员拿出埃里克的父亲被处死的照片,声称如果埃里克不说出谁是组织者,就把他父亲叛变的历史公布于众。

埃里克承受不住心灵重压,说出了库特的名字。为了表示奖赏,调查人员让他带走照片毁掉。他的情绪已处于失控状态,在射击训练场上,当教官大声呵斥他的时候,竟然开枪把教官打伤。

在被警察带走之前,埃里克向库特承认自己出卖了他,并向他出示了那张照片。在那张照片上行刑的苏军人员中,库特却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

在母亲那里,库特终于明白了父亲平步青云身居高位的原因。埃里克的父亲被苏军绞死,原来是父亲告密的结果。

调查人员来到库特家。为了讨好库特的父亲,告知埃里克已经出卖了库特,并说埃里克已经被逮捕,只要库特明天在公开调查中声明埃里克是组织者,调查就结束了,全班同学都不会有事,只让埃里克一个人“背锅”,反正他至少被判十年徒刑。

但库特下定决心,绝不让父辈的悲剧在自己身上重演。他决定逃往西德,也不会出卖自己的同学,即使这个同学出卖了自己,而且被关在监狱里。

库特逃亡后,调查人员在班上宣布调查结论,库特是唆使大家参加默哀行动的反动分子。这时,同学们一个个站起来,每个人都声称是自己的主意。

教育局宣布,全班同学全部开除。他们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拿不到高中毕业证,且无法到任何大学深造。

这个事件的最终结局是,除了四名同学留在家乡外,班上大多数同学都在当年圣诞节至新年之间逃亡西德,在这里完成了学业并踏上全新的人生旅途。

他们宁愿远离家人,过逃亡生活,也不愿意充当出卖良知的告密者。

一个网友评论说:“喜欢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主人公乘上开往西德的火车,松了松领带,仿佛扼住喉咙的无形之手也消失了。”

这件事之后不久,东西德来往的火车被停运,高高的柏林墙被竖立起来。东德当局下达了射杀偷渡者的命令。

我喜爱看纪实电影,忠于历史的影像具有直击灵魂的力量。而那些胡编滥造的影视,不但亵渎了历史,也蒙蔽了人们的眼睛。

当然,即使是纪实电影,里面也会有些虚构的情节。但出于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其基本事实是真实的,即使是虚构情节,也会概括了那个时代的真实。

《沉默的教室》当事同学多年后合影

我没有找到《沉默的教室》相关史料。但我相信这群孩子以默哀来声援匈牙利并被开除的基本事实是真实的,影片最后也展示了这群学生的照片。关于他们父辈的故事,也许有虚构的成分,但谁能否认这样的虚构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真实悲剧呢?这样透视让电影更真实,更有深度。

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前来调查的教育部长看到一个女生脖子上挂着木头十架,便轻佻地问:“你也相信那个童女怀孕的故事吗?”女孩坚定了点了点头,她的双胞胎姐姐在一旁说:“请不要侮辱我们的信仰。”

这些勇敢的孩子所表达的,并不仅仅是对匈牙利的同情,也是对自己信仰自由的捍卫。

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几度掉下泪水,为了那不愿被埋没的良知,为了那不屈而骄傲的青春。

愿一代代孩子不会成为没有灵魂的机器,愿一代代孩子都有正直勇敢的心。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石头时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19/16852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