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观察:抢钱运动又来 直播一姐遭劫

被称为“直播一姐”的薇娅,日前被中共当局下重手,以偷逃税为由发天价罚单。当局还随之在全国拉开整肃运动的架势。观察人士质疑当局背后有不良动机,且与中共政权危机有关。

2021年4月20日,网络主播黄薇(又名Viya)在中国南部海南省博鳌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BFA)上发言。

被称为“直播一姐”的薇娅,日前被中共当局下重手,以偷逃税为由发天价罚单。当局还随之在全国拉开整肃运动的架势。观察人士质疑当局背后有不良动机,且与中共政权危机有关。

运动又来

中共国家税务总局下属,包括北京、上海、天津、浙江、江苏、广东、辽宁、海南、河南9省和深圳的税务局,12月22日先后在官方网站发出内容雷同的通告。通告要求明星艺人、网络主播,在今年12月31日前向税务部门“主动报告和纠正涉税问题”,否则“严肃处理”,云云。

中共新华社则声称,目前已有上千人“主动自查”补缴税款。

此前,12月20日下午,浙江省税务局通报,网络主播黄薇(网名:薇娅)被指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偷逃税款,收天价罚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2.1亿美元)。

2018年,影星范冰冰被罚8.84亿元;今年4月,影星郑爽被罚2.99亿元;11月,网红主播雪梨、林珊珊分别被罚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薇娅的罚款,比前述几人罚款总和还高。

对于薇娅收13.41亿元天价罚单,美国华裔经济学者李恒青感到吃惊,他12月21日对大纪元表示,可能另有内情。他说薇娅在过去的成名过程,实际帮助了当局搞所谓脱贫攻坚。就是把边远乡村的产品通过直播带货,大量地运到城市去,解决农产品销售难的问题。

他分析:“是不是薇娅在一些场合说了一直想说不敢说的话?就像马云一样,不仅是首富,而且成了网络大V,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他就说了一些让中共政府下不了台的话,结果受到打压。薇娅是不是这种情况?”

李恒青说,薇娅确实是中国网络平台上最大带货能手,销售收入最大。当局对她的下重手处理,也可能因为这些人是草根出来的,没有什么背景。

公开资料显示,被称为“直播一姐”的薇娅,曾为嘻哈团体T.H.P成员,2016年成为淘宝直播主播后迅速走红,与李佳琦并称为淘宝两大当家主播,她还入选2021年“时代百大人物”。

据淘宝页面显示,薇娅的淘宝店粉丝数量为9,185万,淘宝直播账号有超9,000万粉丝。

中共当局近年在经济领域频出重手,持续以反垄断、数据安全等为由,整肃视频游戏、教育培训、金融科技、食品配送、网约车、加密货币,以及债务危机重重的房地产业。

影视和网红行业也成为当局强力监管的部门。今年9月,中共国家税务总局曾发布通知称,定期开展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的“双随机、一公开”税收检查。

12月15日,中共网信办发文督促平台依法处置违法违规“头部账号”,要求关闭、暂停更新的其中一类账号,包括偷逃税款等违法行为。

由于明年就是中共二十大,当局进行这一系列打压行动,引发不少政治联想。

另外,大纪元已持续报导,中国大陆现在经济下滑严重,当局的监管风暴已导致大批人群失业,甚至官方都说至少有2亿人“灵活就业”。在这样的经济环境下,中共对部分高收入人群进行定点打击的真实意图令人关注。

“一箭多雕”

原北京律师、原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硕士赖建平对大纪元表示,中共最近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进行大规模的运动式整肃,是一箭多雕,可以达到多个目的。

“第一,它可以达到国进民退,减少民营资本在整个国家经济生活中的比重,加强对整个国家的经济控制能力。

“第二,打击富豪,可以为它所谓的共同富裕造舆论,从而煽动底层民众的仇富心理,贯彻民粹思想,取得底层仇富民众对它政权的更多支持。

“第三个是更重要的目的,就是对民间的财富进行掠夺,来缓解其财政压力。通过巧取豪夺来直接服务于它的财政困局。”

赖建平认为当局透过大规模“收割”,“最终它要把更多的控制权牢牢地掌握在手上,压缩民间的生存空间和自由度,进一步控制整个社会和巩固政权。”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政论家胡平也认为,中共当局现在的考虑,一是经济上的割韭菜,让政府能得到更多的钱。另一个目的是用这种运动来强化政府的权力,压缩民间社会。

在薇娅被罚之后,中共官媒“中国新闻网”发表评论文章,直接高举习近平“共同富裕”政策大旗,强调“明星艺人、网络主播们属于高收入群体”,也是税务部门重点查税对象,而这些追税动作是为“调节收入分配,促进共同富裕”。

此前,在今年8月17日的中央财经委会议上,习近平首次发话要“共同富裕”。该次会议核心内容是通过税收等工具进行民间财富“三次分配”。

8月29日,毛左写手李光满自媒体发表文章,声称中共“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文章还点名赵薇、郑爽,还有饭圈、明星是“毒瘤”,说蚂蚁、滴滴等等是大买办资本集团,走向了“社会主义的对立面”,“变革”就是要对其进行清理、整治,等等。

这篇文章随后被各大党媒网站集体转发。官方罕见动作引发国内外舆论认为,中国“二次文革”要来了。在这期间,大批民企老板纷纷响应当局的“共同富裕”口号,不但主动发声表忠,还不断做出“实际行动”,捐出巨款。

“打土豪”新玩法

赖建平将中共当前对富人的整肃,与其建政前的“打土豪”相提并论。他认为,中共自从建党以来,本质上是没有变的,只不过不同的历史时期表现形式不同。

“我们知道中共取得政权之前,有所谓的打土豪分田地,那是赤裸裸的明抢。那么取得政权以后,也有过所谓改造资本家的运动,给资本家许诺很多条件,搞公私合营、合营合股等等。实际上是欺骗。最后那些资本家人财两空。现在(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勒索。就是由执行部门以法律的名义,把民间财富源源不断地勒索走。”

“你看整阿里,名义是反垄断,罚了近两百亿。打击滴滴打车,用的是网络安全名义。然后整个教培行业是以给学生减负的名义。最近的联想事件,可能是要以国企改制的名义。对明星艺人、自媒体的那些博主就是以查税的名义。”

赖建平直指这是一种构陷:“它平时明明知道你在干这个事情,不闻不问。等到你有一天做大了,挣钱多了,突然间就拿出各种招数,让你巨额地补税,罚款。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构陷。就是等猪养肥了,它就来宰杀了。”

他说:“现在的整肃富人,和过去表现的形式虽然有所区别,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还是巧取豪夺,是新的历史时期的一种新型的玩法。”

浙江省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就薇娅事件答记者问时声称,是税收大数据分析评估发现她涉嫌重大偷逃税问题,且经税务机关“多次提醒督促仍整改不彻底”。官方并强调平台经济是经济发展的新业态。

政论家胡平也指出,如果薇娅过去有偷税漏税问题,当局在这方面本来是有法律有政策的。“那你以前为什么不认真地执行?就是过去那么长一段时间,你没有去执行,才造成现在对直播的运动式收割,这是不是正当和合理合法?”

从事律师工作多年的赖建平揭示,中共具体操盘这类“创收”的坏规则:“它一方面立了很多法,多如牛毛,但不执行,利用你有这个人性的弱点,让你去违法,让你去偷税漏税,等到哪一天你收不住了,这个事情搞大了,它就可以勒索你了。”

“如果用法治的手段,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从头到尾,规则很明确,执法也很透明,那么它就勒索不了了。”赖建平说,“专制统治它一定要模糊,这样它就让人人生活在朝不保夕、如履薄冰的状态之下。然后它就可以有机可乘,从而强力控制整个社会。”

赖建平说,因为中共要不断地搞下去,不管你多有钱多有名,在中国国内都是待宰的羔羊、等待被收割的韭菜,很难躲得过。

中共六中全会出炉的第三份历史决议的内容,照例颂扬了毛泽东在中共建政前“打土豪、分田地”,以及建政后的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所谓“社会主义改造”。

据公开史料,当年中共工商改造期间,资本家、业主、商贩不得不上交了他们的资产。不少人不堪屈辱而轻生。时任上海市长陈毅就曾每天询问“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意指那一天又有多少资本家跳楼自杀。几年间,中共在中国全面取消了私有制。

在2021年2月中共举行的脱贫攻坚表彰大会上,现任党魁习近平特别提及“打土豪分田地”,称这在当年得到广泛支持。

中南海的秘密

赖建平预计,中共为了达到在政治上、经济上和社会上加强控制的目的,未来还会轮番开展整肃运动。“找一个由头整治一个行业,搞一批人,抢一批钱,它会轮番的,没完没了的。这批韭菜收割完了就收割那一批。”

赖建平认为这涉及深层秘密,与中南海的危机感有关,因为现在国内、国际环境各个方面都对中共非常不利,为了保持一党专政,它要强化控制。

赖建平说:“如果它不搞下去,社会就有了秩序了,这对共产党反而是一种可怕的状态。对它来说,就是要搞得人心惶惶,每个人朝不保夕,它才能够对整个社会实施这么一种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管制。如果每个人都很理直气壮的,都不怕你政府给穿小鞋,不怕你来勒索,那么它这种集权统治恐怕也很难存续。”

近期中共当局不断强调保政治安全。

今年11月18日,中共召开政治局会议,在审议中共《国家安全战略(2021—2025年)》时强调了一个“总体安全”的概念,要求确保“政治安全、经济安全、社会安全、科技安全、新型领域安全”是其核心内容。

“经济是共产党的、体育是共产党的、文艺是共产党的、政治是共产党的、军队是共产党的、国家安全也是共产党的,什么都是共产党的。”时事评论人士高峰一早前对大纪元说,共产党垄断了中国的一切,但中共在哪个方面失去控制,就直接威胁到它的生存,面临解体。

“三光政策”

薇娅最近一次的直播是在12月19日,原定于12月20日晚的彩妆直播带货和12月21日的淘宝“年货节”直播带货,均取消。同时,薇娅的淘宝直播间、微博、抖音、小红书账号全部被封禁。

中共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12月21日宣布撤销薇娅“网络诚信宣传大使”。

经济学者李恒青批评说,中共这种做法实际上跟城管是一个套路,就是搞“三光政策”。

他说这些直播主本来是合法的存在,“你现在把人家的账号封了,她就失去了谋生的渠道。这个做法和城管直接打砸抢没什么区别,如果说她搞微博带货直播是错了,那你就应该把网全部封掉。”

李恒青质问,“把这些所有的能够盈利的服务性行业全部绞死,对中国的经济有好处吗?”

台湾财经专家黄世聪对大纪元表示,中共的打压就是这样粗暴,就像之前对范冰冰、赵薇,“他们要打压你的时候,就是要全网封杀,你不能有任何出头的机会,甚至你过去的历史都会消失。”

对于薇娅之前也曾被官媒热捧,黄世聪说,这是中共一向的手法,“你是我需要的人,我可以把你吹捧上天。以前马云也是所谓的网络业龙头一哥,当时他说什么都是香的,但是,现在马云是被打落的水狗,包括过去的许多科技新贵都一样。”

大陆自由撰稿人黄金秋对大纪元说:“人家个人的账号其实也是个人的一种无形资产。那就像私有财产一样,应该是受保护,不能随意地去封杀账号,这一点我认为是完全错的。这是对于个人财产和个人的精神财产的粗暴侵犯。”

另外,谈到交税问题,李恒青表示,在西方文明国家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叫不代表、不上税。“就是你如果不代表我的利益,不是通过立法机构建立起来的这样一个税收制度,当然我就不上税,我也没做错。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就觉得这件事情就更匪夷所思了,那就是明抢。那为什么要明抢?政府没钱了。”

李恒青说,今年2021年上半年统计数字出来,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只有上海是财政收入比财政支出多,其它地方全是负数。“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办?(中共)那就是从老百姓身上去找。过去古代的说法叫苛捐杂税,苛政猛于虎,最后逼得老百姓没办法了。像这次(对薇娅)罚没之后,还把她的自媒体也给封了,那怎么去挣钱来给你交罚款呢?”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记者宁海锺、易如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1/1224/1687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