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洛克杂谭:谁给了普京勇气?

作者:

写了几篇有关普京的文章,争议很大。这是一道门槛,跨过去的,可谓对保守主义登堂入室了。跨不过的当然也能理解,毕竟近百年来全世界的教材和书籍都是左派编写的,喂养几代人长大的不是狼奶就是粪汁,岂能顷刻醒悟?

当今,全世界进步主义浪潮夹带于“自平博”的政治正确之中不断刷新人类的观念,幸亏有黑命贵、安提法、LGBT等激进的潮头触发了保守主义的警报,否则这股大潮将毫无抵挡而势如破竹。

而普京和俄罗斯,就因为长期站在抵挡白左“进步主义”的一线,而格外惹眼,即使是倾向于川普式的保守主义的人士,对普京和俄罗斯也不敢轻易褒扬,因为他们接受的教育、那些近现代左派编写的所有的人文教材和典籍都不支持普京的方式。

白左早已经成为西方政界主流,普京的做法必然招致报复和围剿,谁给了普京对抗下去的勇气?

这个问题其实早有答案,给出答案的不是普京,而是令左派们又爱又恨的——索尔仁尼琴

索尔仁尼琴以反抗苏联著称,一度被西方左派捧为圣人,但流亡的索尔仁尼琴1978年在哈佛的一次左派人士为他举办的演讲会上,猛烈批评西方的“怯懦与虚伪”,“过度崇拜个人自由而导致社会和人性的堕落”……他杯葛西方文化和西式民主。他指出,如今的西方已经完全被左派思想腐蚀和绑架,繁华的表面之下,涌动的是放纵和沉沦,无须强敌,也必自毁。

而索尔仁尼琴认为希望仍在俄罗斯,只要清除从西方传入的马派进步主义毒素,俄罗斯就能恢复传统的光荣。

直至今日,西方仍然看不懂这个他们眼中为自由而战的斗士。在他死后的这几天,西方媒体翻出他当年在哈佛的讲话仔细研读,依然不得要领。而当时,当福特总统计划会见索尔仁尼琴的时候,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向进言说:“这个人的政治观点甚至让他的拥趸都感到难堪。如果您会见他,不仅会激怒苏联,也会在己方引起争议。”

呵呵,写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与我争论普京的一些老读者,他们一向喜欢我的其他文章和观点,唯独在普京问题上例外。

回国后的索尔仁尼琴声望如此之高,以致于他的同胞甚至希望他成为俄罗斯总统,但索尔仁尼琴明确表示他对参政没有兴趣。他只愿做一个批判者,他抨击戈尔巴乔夫头脑简单政策幼稚,更是猛烈批评当政的叶利钦实行的“不负责任的自由化政策”。直至普京上台之初,他也批评这位新领导人打击寡头缺乏手段和效率。

同时,他仍一如既往地横眉冷对西方,坚持认为西式民主不适合俄罗斯,俄罗斯应该走自己的道路。

最终,索尔仁尼琴接受了普京颁发的勋章——他曾经拒绝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所颁发的类似奖项。这一事件被一些西方人士解读为“索尔仁尼琴与一位崇尚集权的领导人合流了”。其实,从索尔仁尼琴对普京的评价中不难看出,他和绝大多数为俄罗斯国士分裂、国力式微痛心疾首的爱国者一样,认为普京总统是俄罗斯复兴的最佳选择。

一位历史学家评价:“索尔仁尼琴是俄罗斯保守传统中的一员,一个现代版的陀斯妥耶夫斯基。”

不久前,普京在索契的演讲所重申的,正是索尔仁尼琴当初在西方表明的那些,普京同样痛斥西方左派毁了西方文明,他说:世界正处于一场文明危机之中,西左价值观经常徘徊在反人性犯罪边缘(黑命贵、LGBT等),而俄罗斯将遵循理性保守主义的原则发展。

做为俄罗斯保守传统中的一员,索尔仁尼琴理想中的俄罗斯,是沙俄时代的俄罗斯,而那同样是普京的梦想,他办公室挂的画像就是彼得大帝。

现在许多人瞧不起俄罗斯,我认为这才需要勇气,来看看俄罗斯曾经的辉煌吧。

美术界。

伊万·艾瓦佐夫斯基(1817-1900年)。

阿列克谢·萨夫拉索夫(1830-1897年)。

伊万·希施金(1832-1898年)。

伊利亚·列宾(1844-1930年)。

苏里科夫(1848~1916)。

科学界,俄罗斯已经拿过30多个诺贝尔奖,更有诺奖诞生之前引领了人类的诸多科学巨匠。

文学、音乐。俄罗斯在这方面的巨匠最为人知,可谓灿若群星:

文学:普希金;果戈里;屠格涅夫;莱蒙托夫;车尔尼雪夫斯基;马雅可夫斯基;托尔斯泰;陀斯耶夫斯基……

音乐:柴科夫斯基、穆索尔斯基、斯特拉文斯基、肖斯塔科维奇、格林卡、拉赫马尼诺夫、里姆斯基-柯萨科夫……

试问,这样的俄罗斯如何不吊打大清?又如何不令索尔仁尼琴和普京们魂牵梦萦?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洛克杂谭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06/1692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