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正文

红二代曝光骇人禁药:刘翔李玲蔚郎平刘国梁邓亚萍全都有份

—前中国国家队队医工作日志曝光骇人禁药黑历史

书中提到中国女子羽毛球运动员李玲蔚在1986年汉城亚运会比赛中,因服用中药的兴奋剂药物被查。但她现在是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主席、国际奥委会委员。她有服用禁药的历史,为什么还能担任这些职务? 杨伟东:就是思想过硬嘛。她在运动员时期就是党代会的代表了。在体制内,你不光是要成绩好,还要会表演。

目前旅居德国的前中国国家体育运动队队医薛荫娴的儿子杨伟东,将其母亲担任随队医生的工作日志整理成书《中国毒品》 ,并即将出版。本台记者专访了杨伟东,请他介绍本书中谈及的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的历史和现状。以下是本次专访的内容。

郎平服用过禁药

记者:到后面一个阶段,所有运动员都服了禁药吗?

杨伟东:在试验阶段,实际所有运动员都吃了。前段时间有媒体采访郎平,问她以前有没有吃禁药,她说没有,但这些话听起来很心虚。她在80年代的时候才20来岁,怎么有这种能力去反抗体制要求你吃兴奋剂的安排?对于1982年的情况,郎平就是在撒谎。罗维丝在当时发表的文章就点了谁的名字,说她吃兴奋剂。

记者:点了谁的名字?

杨伟东:郎平的名字。

记者:你母亲薛荫娴在中国体育总局担任过很多不同的队医职务,她具体是怎么了解到运动员是否服用禁药的情况呢?

杨伟东:我母亲从1978年到1985年在国家体委训练局医务处担任医务监督组的组长。她并没有亲眼看到这些运动员是如何使用禁药的。但是,这些运动员吃了兴奋剂后,产生了副作用,出现了莫名其妙的头疼,全身疼痛,并且造成一些本来不会出现的运动伤害。每周医务处都有各个队的业务学习,这一周来各个队遇到的问题,都要向我妈来汇报。我妈在日记里就记述了这些问题。

记者:所以她有一本日记,是吗?

杨伟东:是的。

记者:那么这本日记,你们是至今保留,没有向外公开过?

杨伟东:没有公开过,这本书就把日记的很多内容公开了。

记者:你母亲在担任队医过程中所了解的,吃兴奋剂最严重的副作用是怎么样的?

杨伟东:1987年11月的体操杂志上,我母亲以体操队医务组全体医生的名义发了一篇文章,叫《体操运动员跟腱断裂的病因分析》,其中讲述了国家体操队运动员李东华,他在连续服用激素一个月后出现了问题。他在做一个后空翻,落地时,两只脚的跟腱断裂了,这里就是吃兴奋剂的一个副作用。效果就是血管壁会变得很脆弱,稍有外力的碰撞就会跑了,跟腱就断裂了。

这篇文章还可以引申到2008年,刘翔跟腱断裂治疗的整个描述,我妈看了之后就说,这个跟李东华跟腱断裂的成因是一样的。

记者:你母亲1998年退休,她对这之后运动员服用禁药的情况有切实的了解吗?

杨伟东:我讲1995年的时候我比较了解的一个例子。邓亚萍在当时世界锦标赛之前人工受孕,怀孕之后,她体内的雄性激素都有所增长,她在比赛之后去打胎。其实这也是一个做法,用人工受孕增加激素的办法。

1999年的世界锦标赛或世界杯赛上,刘国梁药检阳性,被抓住了,之后做了两次飞行药检,还是阳性,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消息被压下来了。

反抗是为了良知

记者:您在书中提到,您父亲是红二代,实际上从小您是在受到体制荫蔽的这样一个家庭中长大的。当你们的家庭了解到中国运动员服用禁药的情况之后,你们是如何理解这个事情的?

杨伟东:我父母都是红二代。我父母上学的时候,在红军保育院里,他们学的都是要讲真话,他们对我们的教育也是如此。但他们走向社会后,感觉到这个社会说真话行不通,处处碰壁,受到排挤打压。直到我父亲去世,他去世之前还说,换一个领导或许会好。但这个体制有问题,换一个领导怎么会好?

记者:您母亲任职的过程中,也知道体制是这个样子,为什么她敢于提出批评和反抗?

杨伟东:她是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她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到是中国共产党需要金牌,需要金牌去蒙蔽更多的人。她当时的想法是,运动员吃了兴奋剂之后,会给这些年轻的孩子在二十年后对身体造成伤害。她是在这样一个很无知、善良的状态下,走错了房间。

记者:当时表达批评立场的只有你母亲一个人吗?还是有其他人?其他提出批评的人是什么遭遇?

杨伟东:很少有这样的人。曾经有一个中国体操队的总教练宋子玉,1984年奥运会之前,他就一直在体操队阻止兴奋剂的使用。但他手下的教练就认为吃了兴奋剂出成绩比较快,就偷偷摸摸在底下吃。后面就找了一个理由让这个总教练下课了。这个教练下课后,过了几年也就郁郁而终了。

记者:书中提到中国女子羽毛球运动员李玲蔚在1986年汉城亚运会比赛中,因服用中药的兴奋剂药物被查。但她现在是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副主席、国际奥委会委员。她有服用禁药的历史,为什么还能担任这些职务?

杨伟东:就是思想过硬嘛。她在运动员时期就是党代会的代表了。在体制内,你不光是要成绩好,还要会表演。

记者:所以她对体制的服从是一种表演,而不是真正地信仰共产主义嘛?

杨伟东:她,她怎么可能信仰共产主义。其实真正信仰共产主义的是我母亲她们这一辈人,都八九十岁了。你让她们背诵毛选,她们现在都能背出来。李玲蔚现在能背什么?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08/1693074.html

体育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