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立陶宛百年啤酒厂遭中共砍单 台湾人买爆支持

受立中外交风波影响,立陶宛现存历史最悠久啤酒厂“沃福斯”去年秋天失去所有中国市场订单。执行长霍巴巧斯卡斯2022年1月上旬说,沃福斯热爱自家产品和消费者,但“爱必须是互相的”;若来自台湾的爱更多,“何不更投入于此”?(中央社

立陶宛历史最悠久的啤酒厂沃福斯去年秋天丧失所有中国大陆订单。执行长霍巴巧斯卡斯(Marius Horbačauskas)说,沃福斯热爱自家产品和消费者,但爱必须是互相的;若来自台湾的爱更多,何不更投入于此?

168岁啤酒厂历史洪流中屹立

沃福斯(Volfas Engelman)的品牌历史可追溯至1853年,原本是分别由犹太裔的沃福斯及德裔的恩格曼创立的酒厂,后来于1927年合并。酒厂虽在苏联占领时期遭“国有化”,品牌名称Volfas Engelman也因“政治不正确”遭变更,但商标上分别代表沃福斯及恩格曼的狼与狮以及它们共同守护的酒桶,倒是在历史洪流中屹立不摇。

沃福斯虽非立陶宛规模最大酒厂,却是最受立陶宛民众喜爱的几个品牌之一。为回应消费者的喜爱,公司在发酵塔上宣告:“Volfas Engelman爱你”。(中央社)

中央社记者本月上旬前往立陶宛第二大城考纳斯(Kaunas),在沃福斯酒厂的“啤酒实验室”专访霍巴巧斯卡斯,品尝各式精酿啤酒。沃福斯所有啤酒都在考纳斯酿制。

酒厂现址距考纳斯火车站步行10分钟以内,在街上老远就能看见巨大发酵塔上以立陶宛文字及一颗爱心图样构成的温馨提示:“Volfas Engelman爱你”。

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沃福斯虽非立陶宛规模最大酒厂,却是最受立陶宛民众喜爱的几个品牌之一,且在女性消费者间特别获青睐。

霍巴巧斯卡斯说,“客户爱我们,所以我们也要让他们知道,我们爱他们,这份爱就体现在我们的产品。”

沃福斯是有近170年历史的立陶宛啤酒品牌,执行长霍巴巧斯卡斯在德国慕尼黑取得“啤酒侍酒师”专业证照,致力提升啤酒的品饮文化、塑造沃福斯品牌的“绅士”形象,并在兼具酒吧功能的沃福斯“啤酒实验室”让客户一同参与新品研发过程。图为霍巴巧斯卡斯认为十分适合品饮啤酒的短口杯。(中央社)

他在德国慕尼黑(Munich)取得“啤酒侍酒师”专业证照,任职沃福斯10年来,致力提升啤酒的品饮文化、塑造沃福斯品牌的“绅士”形象。他要让各界认识到,啤酒可以精致、优雅,专业门槛不比葡萄酒低。

“我们也期许自己是绅士”,霍巴巧斯卡斯说,“尊重自己和别人的绅士无论做任何事,都绝不在品质上妥协。”近10年来,沃福斯的营运规模成长3倍,霍巴巧斯卡斯说,这要归功于公司全体上下对品牌的认同,“爱你所做的事,你就会努力把事情做好”。

中国突然不爱沃福斯台湾人努力买爆

霍巴巧斯卡斯指出,沃福斯2020年中进入台湾市场,第一年试水温,销售量约8,000升,但2021年即上冲18万升,成长23倍。

他谦称,这个成长幅度看似惊人,但基数小恐怕是重要因素。台湾合作伙伴告诉他,沃福斯在去年12月举行的台北国际食品展大受好评,许多零售业者表达兴趣,“不知道这是不是台湾人礼貌使然,不方便说坏话”。

不过,沃福斯的市场行销团队紧盯网路与媒体上世界各地消费者对公司产品的评价,目前来自台湾的评价确实相当高。

霍巴巧斯卡斯说,若台湾消费者能踊跃在社群媒体或各式评分平台分享对沃福斯啤酒的看法,“这将大大激励我们”,并给团队更多动力思考为台湾市场“来点不一样的”。

不过,几乎就在台湾消费者“买爆”沃福斯啤酒、感谢立陶宛“力挺”台湾时,同样的品牌在中国被狂刷负评。

霍巴巧斯卡斯说,去年夏季尾声公司在中国的合作伙伴突然来讯询问:立陶宛到底怎么了?

“我们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霍巴巧斯卡斯说,“我们不懂、也不想涉入政治”,但被中方伙伴告知中国网路和媒体一片批评,立陶宛商品被市场抵制,零售业者不想进货,最后沃福斯啤酒于10月接获通知,到年底的订单全被取消。虽然没有商品卡在运途中,但与中方尚有款项待结清。

中国消费者似乎瞬间不爱沃福斯了,但事实上,沃福斯近几年在中国的销售成长可观。

沃福斯约7年前进入中国市场,经数年耕耘,2020年销售量来到70万升,去年达到120万升,今年原定目标是200万升,也就是去年台湾市场销售量的10倍有余。但,沃福斯如今在中国的前景未明。

立中关系紧绷中共制裁不言自明

事实上,立中关系原本就因为立陶宛去年5月率先宣布退出中共与中东欧国家的17+1互动机制等事件而紧绷。8月后,北京更以“台湾代表处”获允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Vilnius)设立为由,持续扩大对立陶宛的外交、经贸施压,12月更要求德国等欧洲国家的企业将立陶宛产品自供应链中排除。

然而,言谈之间,霍巴巧斯卡斯似乎不想多碰触中共对立陶宛“不言自明”的非正式制裁。

同样面对大国压力立陶宛更懂台湾感受

沃福斯啤酒实验室空间设计风格高雅,设备与用具处处透露对细节的讲究。坐在实验室中可容纳约50人的小型酒吧,霍巴巧斯卡斯谈到立陶宛与台湾彼此亲近的基础。

他说,30年前,立陶宛为脱离苏联、恢复自由与独立而奋斗、牺牲,因此容易与有类似遭遇的民族同情共感。较小型国家有不同于较大型国家的需求与行为模式,因此较容易相互理解,包括与大国交手的压力。

欧洲是啤酒“重度消耗区”,其中以捷克去年每人年平均饮用近145升居冠,立陶宛近90升也挤入前10名。

无论饮用量为何,立陶宛有悠久酿酒传统、发展出多元地方特色,且啤酒是重要社交工具,在战争时期甚至是支撑官兵活下去的重要物资、因此酒厂复原速度比医院还快,是不争事实。

对于记者打趣称啤酒可能是“挺台”催化剂,看看捷克、立陶宛等热爱啤酒的国家就略知一二,霍巴巧斯卡斯笑答,“可能喔”,并询问啤酒在台湾是否也是“国民饮品”。

不过,就算台湾民众偏好葡萄酒也没关系,霍巴巧斯卡斯说,立陶宛与另一个被迫持续面对强邻俄罗斯压力的国家格鲁吉亚(Georgia,又称乔治亚)也十分友好,而格鲁吉亚是知名的“葡萄酒圣地”。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18/1697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