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沈舟:二十大前习近平先完成了军队布局

作者:
为了二十大,习近平需要确保军队的绝对忠心,目前需要时刻准备枪口对内,防范政敌、防范被认为可能有威胁的力量,而不会掉转枪口倒戈,这才是中共军队最大的任务。

1月21日,习近平晋升7名上将(后排),包括5名战区或军种政治委员、2名主官,基本完成了二十大前的中共军队主要人事布局。(视频截图)

1月21日,习近平再晋升7名上将,大致完成了五大战区和五大军种的主官人事布局,应该也选好了二十大的中央军委人选。二十大是习近平2022年的重中之重,军队布局又是所有人事布局中的首要一环,因此2022年一开始就基本完成。

中部战区主官再换人

此次晋升上将的7人中,2人都是中部战区的继任者,一个是中部战区新任司令吴亚男,一个是中部战区新任政治委员徐德清。中部战区拱卫北京,在五大战区中对习近平最重要。

前任中部战区司令林向阳,2021年8月升任中部战区司令员,晋升上将军衔;2022年1月就被新任司令吴亚男接替,仅仅干了4个月,据称另有任用。

2019年4月时,林向阳任第72集团军军长;同年10月1日,北京天安门的阅兵式上,林向阳率陆军方队接受检阅,表明受到了习近平的赏识。2020年4月,林向阳升任东部战区副司令员、战区陆军司令员,晋升中将。2021年8月,林向阳升任中部战区司令,晋升上将,可谓火箭式提拔。若排除健康或政治问题,很可能准备二十大进入中共军委,或许任联合参谋部参谋长、国防部长,甚至军委副主席。他短暂担任中部战区司令,应为关键的镀金资历。

新接任中部战区司令的吴亚男,2017年任第78集团军军长;2020年4月,升任北部战区副司令员兼战区陆军司令员,晋升中将;同年12月调任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今年1月升任中部战区司令,晋升上将,也算火箭式提拔,放在最重要的中部战区,应该得到了习近平的信任。

新任中部战区政治委员徐德清,是典型的政工干部;2017年担任第71集团军政委;2018年任西部战区陆军政委;2019年晋升中将;今年1月,升任中部战区政委,晋升上将,也属于快速提拔,应该同样得到了习近平的信任。

此次晋升的政工干部最显眼

此次晋升上将的7人中,有5人是政工干部,包括北部战区政治委员刘青松、中部战区政治委员徐德清、陆军政治委员秦树桐、海军政治委员袁华智、武警部队政治委员张红兵。中共的五大战区、五大军种和武警部队,共有11个政治委员的职位,这次一口气就换了5个。

中共军队政治委员这类的政工干部,是全世界主要国家军队中绝无仅有的职位,也充分体现了中共军队的党卫军本质。他们的最主要任务,不是做什么思想政治工作,而是监督同级的军队主官,特别是要随时掌握可能发生的政变信息;平时则与军队主官互相监督,规律性地表态拥护“党指挥枪”,近年来还要频繁表态拥护“军委主席负责制”。

称党卫军还不算准确,称其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个人军队似乎更贴切。若是中共最高领导人以外的人掌控了军队,就成了中共实质的最高领导人,比如邓小平江泽民;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若不能掌握军队,则没有实权,还可能随时被搞下台,典型的例子是华国锋胡锦涛从未真正掌握军权,虽然坐满了10年,但政令难出中南海

在1989年学生运动中,中共第38集团军军长拒绝执行进入北京戒严的命令,被上级要求转向政委传达命令,总政治部保卫部随后告知第38军另由他人指挥。

当然,若政委也不听话就难办了。1989年6月4日清晨,中共第28军在北京西长安街木樨地一带遭到民众拦阻,军长何燕然和政治委员张明春借故停滞不前。中共军委派直升机飞到木樨地28军部队上空,用高音喇叭反复传达,“军委首长有令,军队不能受阻,受阻坚决还击!”等于公开下达开枪命令,但28军始终没有执行。事后,军长何燕然和政委张明春遭降级处分。

中共军队政工干部对中共领导人十分重要,待遇自然也高,不懂军事也能晋升军衔,与同级的军事主官同阶,应该是晋升上将的捷径。政工干部自然比军事主官更会钻营,他们平时军事方面正事不多,主要的时间精力都用在勾心斗角、巴结上级、搞人际关系上。从各战区、军种,再到集团军、舰队、空军师,以及更小的军事单位,政工干部序列都很吃香。

这种政工体制导致中共军队内勾心斗角、上下钻营成风,中共领导人虽然也知道,但只要能对自己忠诚,军事素养并不那么重要。即便如此,中共领导人为了防止军官私下里拉帮结派、形成势力,定期会进行大范围职位对调,升迁也多是异地,中共领导人始终戒心难除。

五大军种布局完成

此次晋升上将的火箭军司令员李玉超,2017年从火箭军第63基地司令,升任火箭军参谋长,晋升中将;今年1月升任火箭军司令,晋升上将,接替了退休的前任。中共军队五大军种的主官在二十大前已经完成了重新布局,全部换成了六零后。火箭军政治委员徐忠波,2020年上任,也是1960年生人。

此次晋升的陆军政治委员秦树桐,是典型的政工干部,2018年升任陆军政治工作部主任;2019年晋升中将;今年1月升任陆军政治委员,晋升上将,提拔也够快。现任陆军司令刘振立,2015年从第三十八集团军军长,先转任武警部队参谋长,再担任陆军参谋长;2021年6月,升任陆军司令,晋升上将。

此次晋升上将的海军政治委员袁华智,也是典型的政工干部,2017年从海军装备研究院政委,转任海军陆战队政委;2018年升任东部战区空军政委;2019年任海军副政委,晋升中将;今年1月升任海军政委,晋升上将。现任海军司令董军,2017年任南部战区副司令员;2021年3月,任海军副司令员;2021年8月,升任海军司令员,并晋升上将。

空军现任司令常丁求,2017年任军委副参谋长;2021年8月接任空军司令员,晋升上将。空军政治委员算是目前仅剩的一个变数,现任政治委员应为于忠福,按理2021年已满65岁应该退休,目前没有公开信息显示有人接替。

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巨干生,2021年6月上任;政治委员李伟2020年12月上任。

此次晋升上将的,还有武警部队政治委员张红兵,也是中共陆军系统的政工干部。武警部队司令王春宁2020年12月已上任。

至此,中共火箭军、陆军、海军、空军、陆军、战略支援部队、武警部队司令已全部更迭,政治委员也仅剩空军未见公开信息。习近平在军队的布局从2021年开始,进入2022年基本完成。

五大战区布局只差东部战区

这次晋升上将军衔后,习近平在二十大前大致完成了五大军种的主要人事布局,五大战区主官更换也基本完成。

最重要的中部战区,此次新换了司令吴亚男、中部战区政治委员徐德清。

北部战区,此次新换了北部战区政治委员刘青松,2019年晋升中将;今年1月晋升上将,也相当迅速。北部战区司令李桥铭,2017年8月就任,是中共军队首位六零后战区主官,2019年12月已晋升上将。

南部战区司令王秀斌,2019年从第八十集团军军长升任东部战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晋升中将;2021年6月再升任南部战区司令,晋升上将,也是六零后。南部战区政治委员王建武,2018年从军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升至南部战区政治委员,2019年晋升上将;今年64岁,或许可以挨到2023年退休,但不排除被提前替换的可能。

西部战区司令已经接连换了3个。2020年12月,前西部战区司令赵宗岐退休,张旭东接任,但只干了6个月;2021年6月,被徐起零替换。徐起零任期更短,只干了2个月;2021年8月,又被汪海江替换。西部战区政治委员李凤彪,2019年从战略支援部队司令,转任西部战区政治委员,晋升上将;今年63岁,可能挨到2024年退休。

中共的五大战区,习近平在中部、北部、南部、西部战区算完成了布局,还剩下的是东部战区。现任东部战区司令何卫东,今年将满65岁,2019年从西部战区副司令员升任东部战区司令员,晋升上将。何卫东按年龄即将退休,东部战区司令应该换人,或许还没有找到合适人选,不排除何卫东可能进入二十大军委。东部战区政治委员何平,今年同样将满65岁,照理也该换人。

东部战区作战方向为台海、东海,是中共军队对外挑衅最频繁、也最可能挑起战事的地方,比其它战区更要紧,习近平可能还拿不定主意,也可能缺少合适人选。

结语

2022年1月4日,习近平发出军委2022年1号命令,放弃了“聚焦备战打仗”,提出准确把握“安全和军事斗争形势变化”,紧盯“战争之变、对手之变”,并要求“迎接”中共二十大。

1月21日,习近平再次授衔,向党内对手展示军权在握。此次军队布局中,不少新提拔的干部属于火箭式升迁,表明习近平仍然在不断寻找新人,以期彻底抛弃江派在军中可能残存的势力。对习近平忠心无疑是最核心的选拔标准,“聚焦备战打仗”干脆不再提了。

为了二十大,习近平需要确保军队的绝对忠心,目前需要时刻准备枪口对内,防范政敌、防范被认为可能有威胁的力量,而不会掉转枪口倒戈,这才是中共军队最大的任务。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2/1699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