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分析:习近平动金域医学是对江家动手 内斗发展到终极对决

—金域传播病毒案背后 江家鬼影重重(下)

海外时政评论人士陆天明1月18日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金域医学“爆雷”意味着习近平和江泽民到了最后撕破脸的程度,二者已经开启了终极对决的序幕。

金域医学江泽民家族的关系很深,分析指出,金域医学“爆雷”意味着习近平和江泽民到了最后撕破脸的程度,二者已经开启了终极对决的序幕。(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与被标榜为“中国顶级防疫专家”的钟南山关系密切的中国第三方医学检验龙头企业广州金域医学近日“爆雷”,其全资子公司郑州区域负责人被当局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金域医学成立之初,是钟南山担任院长的广东省广州医学院(现广州医科大学)的校办企业。目前,钟南山是金域医学学术委员会主席。

国开博裕一期(上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简称“国开博裕”)是金域医学的大股东之一。博裕资本的实际控制人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孙子江志成

金域医学、钟南山、博裕资本、江志成之间有何关系?

(接上文)

自2019年疫情从湖北省武汉市爆发开始,金域医学是最早参与新冠核酸检测的第三方医检机构之一,并在2020年成为全球核酸检测量最高的单一机构。

新冠疫情的爆发已在全球造成严重后果,疫情来源至今仍是一个谜团。目前,国际社会有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对中共隐瞒疫情真相进行追责。

习近平突然宣布推动生物安全立法

2020年2月14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突然在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的会议上要求尽快推出生物安全法。

习近平要求“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并要求把生物安全法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并尽快推出生物安全法。

这是武汉疫情爆发以后,习近平首次公开提到“生物安全”。

之后,习近平又多次谈到国家生物安全理念,并强调要“把生物安全作为国家总体安全重要组成部分”。

2021年9月,习近平在主持会议时又再次强调,生物安全是“国家总体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影响乃至重塑世界格局的重要力量”。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外界一直在关注病毒来源问题。包括美国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内的一些政治人物或科学家,都曾质疑或暗示此病毒可能与湖北武汉P4病毒实验室有关系。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2020年5月曾表示:“有大量证据表明病毒来自武汉的实验室。”美国前总统川普(Donald Trump)此前也表示,他相信冠状病毒可能起源于中国的一个病毒学实验室。

习近平的上述讲话,又让外界对造成本次重大伤亡疫情的病毒来源充满各种猜测。

武汉病毒所背后是江绵恒上海帮生工系统

新冠疫情爆发伊始,国际就聚焦在隶属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简称“武汉P4实验室”),以及该所所长王延轶和其中科院院士丈夫舒红兵身上。

2018年10月,年仅37岁的王延轶成为这家亚洲顶尖研究所的所长。其丈夫舒红兵主要从事免疫相关的细胞信号转导研究。舒红兵1967年1月出生,2011年成为中科院院士。现任武汉大学教授、副校长、武汉大学医学研究院院长、武汉大学免疫与代谢前沿科学中心主任。

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曾向旅美中国问题专家李燕铭披露,舒红兵是帮江绵恒做事。舒红兵的背后是江绵恒操控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

K先生表示,舒红兵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间接掌控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一涉及军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盘。王延轶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职是江绵恒通过中科院系统多个重要马仔操控所致,她背后除了丈夫舒红兵,还有江泽民家族及上海帮在上海和军队生工系统的重要代理人。

K先生还披露,江绵恒及其上海帮马仔陈竺主导P4实验室筹建。2018年1月5日,P4实验室正式运行前后,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管理团队及学术委员会发生重大变更。

K先生说,除了出任学术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委员的饶子和、王红阳、舒红兵三人都是江绵恒的马仔或上海帮亲信外,上海科技大学特聘教授、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巴斯德研究所副所长蓝柯也被紧急空降至武汉,接任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这一关键职位。

至此,武汉大学病毒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及武汉P4实验室,都已被江绵恒亲信势力全面掌控接管。

美国媒体网关专家(The Gateway Pundit)在2020年4月13日发表的独家调查报导也披露,武汉P4实验室现任主任袁志明是江绵恒儿子江志成投资的药明康德公司的合伙人。

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也曾向李燕铭披露,江泽民在1989年六四事件上台以后,其子江绵恒进入中科院系统,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

Q先生表示,江绵恒主导改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医院及军队医院、研究所联合组成的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操控生物领域重大研究项目的立项及巨额经费划拨,在医疗生物科技领域形成上海帮政商利益团体。

分析:金域医学事件标志习江对决

海外时政评论人士陆天明1月18日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金域医学“爆雷”意味着习近平和江泽民到了最后撕破脸的程度,二者已经开启了终极对决的序幕。

陆天明分析说,今年中共即将召开的二十大将涉及到习近平的连任问题,这不仅涉及到习近平的前程,也同样涉及到习近平政治对手的前程,包括江泽民、曾庆红为首的江派。在此之前,两派的斗争只会越来越激烈,到你死我活的程度。

“所以前一段时间,习近平把曾庆红家族的企业给搞掉了,比如曾庆红侄女曾宝宝旗下的房地产公司花样年。”陆天明说,“在中国这个社会,一个前政治局常委的家族企业是不可能轻易出问题的。曾庆红保不了花样年就说明他的势力已经不行了,远不如当初。曾庆红失势以后,江派的一号人物江泽民和其家族,就是习近平重点要打击的对象。”

他表示,此前,外围的一些有江派资金在背后介入的企业都已经被习近平动手整治,比如阿里巴巴和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他们的背后都有博裕资本。而金域医学和江泽民家族的关系则更深。

“金域医学这几年发展得非常迅速,它要做大一个是资金的支持,一个是技术的支持。”陆天明说,“资金方面,它背后有博裕资本,这就是江志成的投资公司;而技术上就是钟南山在挺它、支持它。而恰好这二者的关系又非常密切,钟南山和江绵恒又有割不断的联系。所以,习近平打击金域医学,相当于是直接对江派家族势力动手。”

“这其实已经到习近平跟江派最后撕破脸的程度,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陆天明说,“就是开启了二者对决的序幕了。”

他还表示,国际社会现在就病毒溯源问题向中共追责,因为习近平是中共最高领导人,因此最终的责任一定是落到他头上。

“但是这背后是怎么回事,实际上现在虽说是还没有完全查清,但种种迹象显示这背后并不是这么简单。”他说,“不管病毒是被刻意泄漏还是无意泄漏,武汉病毒研究所终究是跟江家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是这个事情刚出来以后,习近平马上就推出了生物安全法,所以这背后隐隐约约能看出来,这个事情跟江派还是有联系的,和中共的内斗有关系,或许是他们想用另一种形式的政变把习近平搞下去。”

“所以,习近平打击金域医学既是打击了政敌的势力,他又在一定程度上撇清了自己的责任,表明他的政敌、对手在传播病毒的问题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陆天明说。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徐亦扬采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124/16997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