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分析:赵克志和刘金国或因孙力军案被抛出

习近平当局正在加紧清洗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分析认为,下一个被抛出的可能是曾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及610办主任的刘金国,以及现任公安部长赵克志。

习近平当局正在加紧清洗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图为原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资料照。(视频截图)

习近平当局正在加紧清洗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分析认为,下一个被抛出的可能是曾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及610办主任的刘金国,以及现任公安部长赵克志

中共央视近期播出的反腐片《零容忍》第一集中,除了出现孙力军、王立科、龚道安、邓恢林及刘新云,还点名了去年10月落马的前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所谓“孙力军政治团伙”的副省部级以上的成员,加上孙力军本人,至今被点名的已有6人。

刘金国异常缺席会议或与孙力军是一伙

大纪元上月曾报导,曾任职中共公安部的现任中纪委副书记刘金国异常多次缺席重要会议,包括去年11月11日结束的六中全会、11月12日中纪委的常委会议以及今年1月20日结束的中纪委十九届六次全会。

自由亚洲电台“夜话中南海”专栏2月14日文章说,据大纪元等媒体提供的线索,进行了认真的核实,特地在85吋的大屏幕上仔细观看了中共央视新闻,确认一个月前的这次中纪委全会,刘金国是唯一没有到会的副书记。而习近平在这次中纪委全会上,重申反腐要坚持抓住“关键少数”。缺席这次会议的刘金国,是否就是这“关键少数”之一呢?

文章分析刘金国的公开履历资料说,刘金国从未进过大学校园,只有在职的函授“党校大学学历”,21岁上就已经是其家乡的人民公社党委“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书记,1992年5月由河北省秦皇岛市委秘书长转任该市公安局局长之后从警经历长达23年,一直持续到2015年3月专任中纪委副书记。

在河北老家从警之后,刘金国在该省担任的最高职务是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从2012年开始已经是副省部级。刘金国2005年3月从河北省政法委调任公安部副部长,当时的公安部长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及国务委员周永康。周永康晋升为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后,刘金国于2009年被委任公安部副部长兼公安部纪委书记及公安部督察长。

“夜话中南海”文章表示,中共治下的许多省级公安厅局的督察长都是由同一厅局的一把手亲自兼任。刘金国在周永康主管政法委、孟建柱任公安部部长时担任公安部副部长、纪委书记,又身兼督察长,实际权位仅次于同时期的常务副部长(杨焕宁)。

文章表示,维基百科的刘金国词条中介绍,“没有政治背景和靠山的刘金国,在公安部受到周永康的排挤。”令人高度怀疑这个词条是被刘金国本人授意编辑的。

刘金国2014年1月获任公安部常务副部长(正部级),其中一项兼职就是中央610办公室主任。

被明确为正部长级之后10个月,刘金国兼任中纪委副书记,5个月之后才离开公安系统,接替他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和601办公室主任职务的就是现已落马的傅政华。

“夜话中南海”文章说,孙力军是孟建柱接任公安部长之后,才被孟从上海市政府点名调进公安部的。孙力军进入公安部的时间要比刘金国晚将近3年。而孙力军升任公安副部长时,刘金国早已经离开公安部好几年了。但是,有一个重要的事实必须注意,孙力军在还只是公安部的正司局级干部时被安排出任中央610办公室副主任期间,其顶头上司就是实际主持这个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日常工作的刘金国。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事实是,从孙力军进入公安部的第二年起,该部门的纪委书记就是刘金国。此后的6年多时间里,孙力军一路犯下无数的经济罪、政治罪,都是在刘金国这个公安部纪委书记兼督察长的眼皮底下进行的。

文章据此认为,在“孙力军政治团伙”的形成过程中,孟建柱、郭声琨甚至赵克志都要承担责任,甚至会因此而被治罪。而孙力军在公安部犯罪期间的前7年里任公安部纪委书记和督察长的刘金国,至少也应该对孙力军案负失察之责,“连个失职罪都不被追究的话,很难令内部人士心服”。

时事评论员王友群曾在大纪元发文认为,刘金国可能涉及孙力军政治团伙,和孙力军一样都是孟建柱的政治打手。

王友群说,梳理中共官场脉络不难发现,从江泽民曾庆红到孟建柱,再到“孙力军团伙”这样一个政治脉络,该团体的特点有二:第一,严重贪腐;第二,迫害宗教团体。其中,刘金国就是靠迫害宗教团体不断获得提拔重用的。在政法系被清洗中,多个610高官落马的当下,刘金国如果出事并不令人惊讶,而且可以肯定的是,其罪行决不仅仅是贪腐,更重要的是危害“政治安全”。

两年内被习亲信逐步架空赵克志危殆?

据“夜话中南海”文章认为,以国务委员身份兼任公安部长的赵克志,事实上从2020年起就被习近平的亲信王小洪架空。

2021年11月,王小洪从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提升为公安部主持日常工作的副部长、党委书记。今年初王小洪高调成立一个所谓的“公安部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并亲任组长。

文章认为,这标示着从此在全国公安系统里整肃孙力军“政治团伙”的工作上,孙力军完全撇开还以国务委员身份兼任公安部长的赵克志。但研究王小洪的官方简历,发现赵克志事实上一步步被王小洪取代是从2020年4月就开始的。

王小洪2019年11月还只是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常务副部长(正部长级),当时还兼任特勤局党委书记、局长及北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但到2020年4月,其中的常务副部长改为“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一直到2021年11月任公安部党委书记、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正部长级)、督察长,中央政法委员会委员,公安部特勤局党委书记、局长。

文章点出区别就在于“公务常务副部长”和“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长”之间。因为在中共政权的组织架构中,许多党政机构的副职领导人都有所谓“常务”一说,以说明此副手在所有副手中排名第一,在正职不在家时主持工作。但是,如果说“常务”副职是正常设置的话,把这个“常务”副职改为“分管日常工作”的副职,通常都是因为那个正职已经不再主持日常工作,挂名而已了。“分管日常工作”其实就是“主持日常工作”。

文章据此认为,自去年11月起,整个公安部内部,无论党委还是行政,王小洪都已经是事实上的一把手。而王小洪稍后将正式被宣布接替赵克志部长职务,届时的赵克志将只剩国务委员一项虚职。

作者最后表示,孙力军毕竟是在赵克志的公安部长任内获升为副部长的。到明年3月的全国人大,赵克志能否得以过关,还必须得王小洪领导的“专项小组”证明他与“孙力军政治团伙”确实没有瓜葛。

责任编辑: 李韵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216/1709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