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钟原:中共两会前公布就业人数露马脚(图)

作者:

3月3日,即将召开中共两会的北京人民大会堂门前。

中共政协会议3月4日开幕,随后是中共人大会议。中共党媒正大规模造势,特别是宣传2021年的经济数字,包括关键的就业数字,却不小心漏馅了。

2021年应届毕业生比新增就业岗位还多

3月2日,新华社报导,《2022年两会看点前瞻:新征程传递哪些发展新信号?》。报导一面称,“经济韧性强、潜力足,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一面不得不承认,“与此同时,也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

即便如此,中共党媒也千方百计地报喜讯。3月3日,新华社报导,《2021年政府工作“对账单”出炉22项量化指标任务悉数完成》。报导提到就业数字称,“2021年全年城镇新增就业1269万人,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115%”。

按照这个说法,中共原计划2021年新增城镇就业应为1103万人,实际1269万人,比计划还多了15%。当然,报导没有再提及2亿人“灵活就业”。

2月9日,《人民日报》曾报导了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称截至2021年底,中国“灵活就业”人员已经达到2亿人,还特别提到2020年和2021年,“高校毕业生的灵活就业率都超过16%”,被称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中共党媒没有清晰地解释,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的1269万人中,是否包括了这类所谓的“灵活就业”。

2月28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21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以下简称《公报》),大多数指标当然一如既往地持续上升,包括人口增长。其中公布的应届毕业生数字为,研究生毕业77.3万人;普通、职业本专科毕业生826.5万人;中等职业教育毕业生484.1万人;合计应为1387.9万人。

1387.9万毕业生当然需要找工作;中共最终公布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1269万人,比应届毕业生人数还少了118.9万。也就是说,中共公布的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机会,还不够应届毕业生们就业,即便都留给毕业生,不少人还得自降身价,从事没有技术含量的简单劳动,至于其他人应该就更缺乏就业机会了。

中共公布的数字,应该经过了反复推敲,生怕被看穿,没想到还是漏了马脚。中共原计划2021年新增城镇就业应为1103万人,宣称实际为1269万人,从一开始就知道应届毕业生无法全部就业,因此不得不宣传“高校毕业生的灵活就业率都超过16%”。毕业即失业的现象,2022年恐怕会更加突出。

真实的失业率可能是多少

按照中共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字,2021年末,全国就业人员74,652万人,其中城镇就业人员46,773万人;其余的被称作农民工,总量为29,251万人。

《公报》没有列出非城镇就业人数,不过,城镇就业46,773万人+农民工29,251万人=76,024万人,比全国就业74,652万人多出了1,372万人。不知这1,372万人被算作了正式的失业人口,还是凑数时没有凑好。

按照中共的统计方法,农民工应该不算城镇人口,自然也就不算城镇就业人口;中共仅公布了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1269万人,没有公布非城镇新增就业人数。按照目前的经济形势,2021年非城镇新增就业的人数估计是负数,农民工失业的数字应该很大,中共只能省略了。

中共主动承认“灵活就业”人员达到2亿人,约占全国就业74,652万人的26.79%,这大概接近中国大陆当今失业率的真实数字。

2021年城镇新增就业1269万人,很可能是编造的假数字。2021年,中共连续打击了互联网企业,导致企业大量裁员,补教业几乎整个被端掉,哪来的新增就业?大量失业产生,再加上各地不断因疫情封闭,消费自然会萎缩。

2月28日,中共国家统计局公报公布的2021年旅游人次,仍然大约是2019年的一半。(网络截图)

旅游业反映了真实消费的一角

2021年12月10日,中共政治局七常委参加经济工作会议,罕见承认“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并再次要求“党政机关要坚持过紧日子”。

“需求收缩”是经济萎缩的关键信号,中国老百姓收入本来就低,“需求收缩”是大量失业和居民收入大幅度减少后的必然结果。中共公布的2021年居民收入和消费数字,自然不会承认负增长,但中共国家统计局《公报》关于2021年游客的统计却露出了端倪。

《公报》称,2021年国内游客32.5亿人次,比上年增长12.8%,这是指比爆发疫情的2020年有所增长。2年前,中共国家统计局曾公布2019年国内游客为60.1亿人次,2020年和2021年公布的国内游客数字被腰斩。

同样,国内旅游收入也被腰斩。2019年公布的国内旅游收入为57,251亿元;2021年公布为29,191亿元。《公报》没敢比较2019年的数据,仅用2021年的数字比较了2020年,称增长12.8%。

2019年,中共还曾公布国际旅游收入131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100亿元;2019年国内居民出境16,921万人次。这些数字2021年都没有公布,应该差不多接近零;国际旅客进不来,国内旅客大多数应该被中共吓得不敢出去,至少回来经不起隔离的折腾。

按理说,无法去境外旅游的人,应该更多在国内旅游,但2021年的旅游人数和旅游收入与2020年相比,并无大的起色,仍然差不多是2019年的一半。这应该反映了中国大陆老百姓总体消费降级的事实。

旅游收入减半,相关的旅游服务、交通、住宿、饮食和购物都受到严重影响,失业人数同样会大增。

中共一再隐瞒疫情,估计令不少老百姓心有余悸。2021年“五一”和“十一”长假期间,中共曾故意压低疫情报导,人为制造“清零”假象,一再鼓动老百姓出行旅游,但相当多的老百姓没有上当。老百姓收入减少,自然也减少了旅游花费。

中共的两会宣传,从一开始就露馅了。世界各国疫情减缓之际,中国大陆疫情却不断延烧,中共当然不敢像香港那样公布数万确诊病例,但各地不得不公布少数病例,否则无法解释一再封闭的状态。

冬奥会前后,中共高层大多数时间都在隐身,是否一直在北京都很难说。中共为了保住面子,也为了二十大提前布局,号令数千人从各地聚集北京参加两会,染疫的风险极大,面子却不见得能保住。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305/17166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