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高盛:美股这波上涨只是逼空,未来几周内将继续下跌

高盛对冲基金销售主管Tony Pasquariello认为,美股近期涨势根本无法持续,可以说是标准的“熊市中昙花一现的逼空反弹行情”,他进而预言美股未来几周内将继续下跌,股市反弹面临的主要阻力仍是美联储的鹰派转向。

美股近期涨势吸睛。上周三大指数均连续第二周累涨,其中纳指涨1.98%、标普大盘涨1.79%、道指涨0.31%。再早一周,纳指和标普分别涨超8%和6%,均创2020年11月6日以来最大周涨幅。

上周五收盘时,标普和道指连续多日创一个多月新高。美股不仅完全收复了2月24日俄乌武装冲突爆发以来的全部跌幅,标普、道指和纳指还比2月23日收盘分别涨了7.5%、5.2%和8.7%。

不过,在高盛对冲基金销售主管Tony Pasquariello看来,美股近期涨势根本无法持续,可以说是标准的“熊市中昙花一现的逼空反弹行情”,他进而预言美股未来几周内将继续下跌。

这也暗合了外汇交易经纪商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Edward Moya的观点,即“地缘政治风险仍然很高,鉴于美联储的鹰派态度,大多数交易员未来可能不会在每次股市下跌时都逢低买入了。”

行情显示,2020年初新冠疫情导致美股出现了历史上最快和最深的跌幅之一,标普500指数在短短23个交易日内暴跌34%,但随后的两年里标普从低谷接近翻倍,创至少75年来最佳两年表现。

Tony Pasquariello称,这是因为风险资产遭遇了“流动性井喷”带来的“恶性通货膨胀”,毕竟全球主要央行和政府释放了数十万亿美元的“直升机撒钱”,标普已比疫情前高点还高出了33%。

他发现,标普500指数重回30、50和200日均线多个关键技术位的汇合点上方,也高于从今年1月高点到3月低位的50%回撤位水平:

“我怀疑市场强势一部分是由系统性基金和企业回购需求推动,未来一两周这两项需求不会再如此明显,接近纳税日时,接下来几周我预言市场会走低。”

他认为,股市反弹面临的主要阻力仍是美联储的鹰派转向。鉴于俄乌冲突对通胀的影响,在美联储眼中,“通胀上升的风险已经取代了经济增长放缓的风险”,这暗示美联储紧缩程度或超过市场预期,坚持看涨股市的投资者将因此经历一场“与央行之间艰难的战役”:

“关于美联储和股市之间的相互作用,一个持续的观点是:如果我们没有看到通胀触顶,我们就没有看到美联储鹰派意向达到顶峰。即使通胀确实触顶,距离实现央行的通胀目标还很远,即股市交易员可能会在更长的时间内与美联储抗争。

人们可能会觉得,到5月4月FOMC宣布货币政策之前的时间变得很漫长。高盛预计,美联储会在5月加息50个基点同时开启缩表,6月再加息50个基点,今年余下四次会议各加息25个基点,随后是2023年有三次各25个基点的季度加息,到明年9月23日前加息至3.0%-3.25%。”

那么如何解释近期美股和美债收益率携手走高呢?一种传统观点是,股票和债券收益率均急剧上涨的逻辑是增长预期被上调,但Tony Pasquariello称这并非近期美股和美债走势的底层驱动力。

他在研报中称,纵观1970年以来的总回报可知,风险资产在加息/紧缩周期开始时通常表现良好,大宗商品和股市领涨。

因此,美股在3月中旬美联储宣布近三年来首次加息之后依旧周线累涨,并不是令人惊讶的行情走势,而是一场典型的“熊市中反弹”该有的样子,即“股票经历了重大的技术位逼空”。

观察全球资金流向也可知,截至3月26日当周,在美股周线持续反弹之际,流入债市和现金的减少,流入股市的增多,客观上推动了美股整体走高。

但需要考虑的一点是,美股当前涨势一定程度上建立在国际地缘政治不确定性的基础上。鉴于美国在能源、粮食和国防方面基本上自给自足,他怀疑相对于非美元市场,资本将流向美国。

这令美股相对于全球其他地区的估值偏贵。再考虑到美联储可能将“收紧金融条件作为控制通胀的先决条件”,这代表美联储也许会借由收紧政策对股市“大开杀戒”。

Tony Pasquariello表示,他更关注美国10年期国债价格“结构性下降趋势”,10年期美债收益率已经突破了此前下行通道的上限区间,此前便有不少分析称,这最终将打压美股走势。

鉴于后疫情时代和美联储紧缩周期的投资主题,这一高盛交易员称,中期一个令人信服的押注是投资欧洲财政扩张定向投资的一些行业,例如再生能源、建筑和材料、工业机械、铁路设备、电子元件技术等股票。俄乌冲突或加速全球化的衰退,可从“国内可靠供应”的角度寻找投资机会。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华尔街见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329/1727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