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依赖非洲防食物危机

2008年4月16日,中国农民正在北京郊外的田里劳作。

在世界上的所有事物中,食物是少数能够让众人团结的一种。可一旦食物匮乏,所带来的效应却是截然相反的,它能将人推向疯狂的边缘。

著名的科学作家、书籍《即将到来的饥荒》(The Coming Famine)作者——朱利安·克里布(Julian Cribb)就警告说,全球粮食短缺指日可待。由于“水资源、土地和能源的短缺,再加上人口和经济发展所造成的需求增长”,这个世界对即将到来的恐怖欠缺准备。

根据学者莫妮卡·卡帕拉斯(Monica Caparas)的估计,“到2030年,全球粮食作物减产的概率将比现在高出4.5倍,到2050年时将最多高出25倍。”其中风险最大的作物是水稻、玉米、大豆和小麦。

世界上有几个国家,面临作物减产的重大风险。而中国就是其中之一。

眼下,从桂林到广州,由于粮食短缺,老百姓生活艰难。饥民也是危险的人。1906年时,阿尔弗雷德·亨利·刘易斯(Alfred Henry Lewis)曾说:“人类社会与无政府状态之间,只差了九顿饭。”中共深知这一点,因此它拼命尝试建立某种粮食安全机制。

去年,就在秋收季节开始之前,彭博社(Bloomberg)发表了一篇文章,记录了吉林、辽宁和黑龙江三省的情况,提到“中国大约一半的玉米和大豆在这里出产”。

作者警告说,中国长期的能源危机正在制造另一场危机——粮食危机。将这个国家的能源问题与其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结合起来,就产生了粮食灾难的诱因。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长久以来都忙着在世界范围内结盟,好依靠外国土地来提供一些急需的食物。

你肯定听过中国(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One Belt, One Road)。这是中共采取的全球基础设施发展战略。这条路无疑是险恶的,是由严重负债国的悔恨和泪水铺成的。

2018年9月3日,中非合作北京峰会(Forum on China-Africa Cooperation2018 Beijing Summit)期间,中共党主席习近平与非洲多国主席与领袖合影。

但是,由北京政府倡导的、旨在重塑全球食品供应链的“粮食丝绸之路”(Food Silk Road)又如何呢?

这个项目的资金,来自世界各地的农业投资,以及对新农业技术的收购。这条路从中国出发,进入欧洲,然后穿过非洲大陆,途径基加利(Kigali)、拉各斯(Lagos)、洛美(Lomé)、马普托(Maputo)等城市。

中非联盟

根据非洲绿色革命联盟(Alliance for a Green Revolution in Africa)的网站信息,中非农业合作战略于2017年启动,旨在“利用中国的公共和私人资源(资金、产品、技术和知识),来促进、扩大和维持包容性农业转型”。

考虑到世界上60%的可耕地在非洲,这个联盟对北京政府来说是件大好事。毕竟,中国拥有世界19%的人口,却只有全世界10%的耕地。

可耕地面积最多的三个非洲国家——毛里求斯(Mauritius)、卢旺达(Rwanda)和多哥(Togo)——得到了来自北京政府的大量投资。

2021年1月,中国-毛里求斯双边自贸协议(也是首个中国与非洲国家间的自贸协议)正式签署生效。我们被告知,协议双方“都意识到农业是双方的核心活动,加强农业发展能够提高生活质量,促进经济发展”。

与此同时,在卢旺达,中国(中共)已经并且将持续大力地投资农业相关产品和服务。仅在2020年,中国企业就对这个内陆国家投资了超过3亿美元,其中农业领域更是备受关注。

(中共)在多哥也有类似的交易。2021年上半年,多哥与中国的贸易额达到3.8亿美元。

据《南华早报》报导,中国依赖上述非洲国家(和其它国家)进口大量食品,从牛油果芝麻,从辣椒到腰果。《南华早报》称,去年12月,中共承诺“为非洲农产品进入该国开辟数条‘绿色通道’,以实现3000亿美元的进口目标。”

2020年2月7日,一名戴着口罩的男子在南非西里尔登市(Cyrildene)的一个蔬菜市场工作。该市场也被称为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的唐人街。

去年1月至7月间,中非贸易额达到1391亿美元。中国严重依赖非洲的各种水果、蔬菜、坚果和种子,更不用说其农业技术了。这种依赖关系,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据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nternational Food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称,尼日利亚是非洲发展最快的国家,也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并且已经成为“中国制造业对外直接投资的重要目的地”。中国人似乎对“技术转让”和“企业间技术合作”特别感兴趣。

去年,中共驻尼日利亚大使崔建春说,中共已将农业确立为第一产业,并进行了大量投资。崔建春表示:“我们已经确定了进行大量投资的四个领域,也即渔业、水稻、木薯和芭蕉种植。”

德博克·苏皮尔(De Boeck Supérieur)发表的研究,就概述了中共在30年间如何积极投资非洲农业,为将来其本国农民无法再生产足够农作物、来养活人民的那一天,做足准备。而这一天很快就要来临了。

“粮食丝绸之路”是否足以避免一场历史性的危机呢?也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吧。

作者简介:

约翰‧麦克‧格里昂(John Mac Ghlionn)是一名研究员和散文作家,其作品发表在《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新闻周刊》(Newsweek)、《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和《美国观察家》(The Spectator US)等国际知名媒体。他还是一位社会心理学专家,对社会功能障碍和媒体操纵等领域有着浓厚的研究兴趣。他的推特是:@ghlionn

原文“China’s Food Silk Road: Who Controls the Crops Controls the Futur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ac Ghlionn撰文/姬承羲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05/1730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