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处境或比普京还糟?

美国白宫官员日前表示,情报显示俄罗斯总统普京被其幕僚误导,导致他不知道俄军在乌克兰的恶劣表现,也不了解西方严厉制裁下俄罗斯经济已遭严重削弱。情报还指出,普京的幕僚都害怕告诉他真相。那么不顾各界反抗,执意推动病毒“清零”的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也是同样情况?

美国白宫官员日前表示,情报显示俄罗斯总统普京被其幕僚误导,导致他不知道俄军在乌克兰的恶劣表现,也不了解西方严厉制裁下俄罗斯经济已遭严重削弱。情报还指出,普京的幕僚都害怕告诉他真相。那么不顾各界反抗,执意推动病毒“清零”的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否也是同样情况?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俄罗斯总统普京(资料照片)

习近平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20天与普京一起宣布两国无上限战略合作,结果俄军的糟糕表现、乌克兰的顽强抵抗,以及西方的严厉制裁使他陷于两难困境;与此同时,习近平在传播力超强的奥密克戎在中国肆虐时依然坚持新冠清零政策不动摇,甚至下令各省出动大批医务人员到上海实行对感染者无差别彻底隔离,使当地百姓生活不胜其扰,酿成许多不该发生的悲剧。

习近平是不是也被其应声虫(yes men)幕僚所误导?

习近平的问题比普京更严重

“我相信习近平在这个问题上比普京可能更严重。”曾在中国共青团中央宣传部工作过的独立历史学者高伐林说。“很多他得到的信息都是经过过滤的,对疫情下面给他报的时候,肯定会经过很大过滤,程度减轻,大事化小。”

“中共的体制比俄罗斯还要固化,还要更强硬。原因是在信息筛选过程中出现了一种,我一直用一个心理学的词汇叫做‘认知僵化’(Cognitive Rigidity)。”独立法律学者虞平说。“就是对新的信息和新的思维方式不能有效反应。强化到这个地步后他对新的信息它都排斥。”

虞平说,中共领导人相信自己的中共病毒防疫政策是最好最科学的,“他长期以来这么宣传,自己都相信了,”虞平说,再比如,“为什么国内那些小粉红这么狂热,尽管俄罗斯在乌克兰打了一个多月了还没有打下一个重大成果来,他们还坚信俄罗斯必胜,还找各种借口为其辩护?”虞平解释,“这就是认知僵化的一个体现。其反面就是‘认知偏好’(Cognitive Preference)。”

开放社会基金创办人、亿万富翁索罗斯去年8月13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写道,中共在习近平领导下正在失去应对危机的灵活性。

“他很难根据不断变化的现实调整其政策,因为他靠恐惧来统治。他的下属因为害怕激起他的愤怒,不敢告诉他现实情况已经发生变化。这种事态危及中国一党制国家的未来。”

评论家托马斯·弗里德曼3月23日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称“习近平、普京和川普是三个强人傻瓜”。

他说:“实际上,在我看来,普京可不是在下国际象棋,而是在玩俄罗斯轮盘赌,而且他气数已尽,直接给俄罗斯经济的心脏打出一个洞。习近平则似乎动弹不得,搞不明白该玩什么游戏,因为他内心想要对抗西方,但头脑却告诉他承受不起这么做的后果。因此,面对二战以来欧洲遭遇的最严重战争罪行,中国保持了中立。”

习近平另有渠道获取真实信息

但是,美国的情报专家认为,习近平虽有可能被应声虫包围,却并不意味他不能获取真实信息。

“我不认为习近平对真相一无所知。”长期担任美国中情局职业情报官的保罗·海尔(Paul Heer)告诉美国之音。“我觉得他是个聪明人。他有很多很多信息来源。”海尔说。“无论他是否被应声者包围,你知道你可以从应声虫和其他来源获得准确信息。”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美国之音说,有些事情幕僚是会报喜不报忧,但鉴于过去的一些教训,当局对有些事情会有另外的渠道。“包括各地的群体事件,官方看来一般都是些负面消息。但是他一定有人专门搜集这些消息,可以比较准确地一直报告给中央。不是笼统地一概地报喜不报忧。”

“就拿这次疫情来说,前年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你看当时官方媒体公布的这个感染病例的数字和死亡病例的数字都非常低,都只有几百个,死的人只十来个,可是当局就采取封城这么空前严厉的措施,”胡平说。“你要光看当时的染病例和当年的萨斯根本就不能相比,结果萨斯也没有封城。那这就告诉我们很可能当局有另外一种渠道,他获得消息就觉得情况是相当严重的。”

胡平认为,习近平坚持清零政策也很难说就是一种误判。“他不敢学别国(与病毒)共存。因为他知道他的(中国的)疫苗效率很低,一旦共存了很可能疫情就会大爆发,以中国的人口基数之大,几十万、几百万的数字就上来了,死人也会很多。”

“中国疫苗在预防感染方面无效,”外交关系协会国际公共卫生专家黄严忠在接受SupChina采访时说。“这证明维持新冠肺炎清零战略是合理的。”他补充。

黄严忠认为,中共加倍执行强制隔离,但却并不强调要强制接种疫苗,个中原因可能就是因为知道疫苗效力不高。

他认为,中共正在把中共病毒政治化。“这不仅仅是哪种方法更有效之间的辩论。这更多的是关于两种意识形态、两套政治制度之间的竞争,甚至根据深圳报纸最近发表的一篇文章,这是两种文明之间的竞争。”因此黄严忠认为,“在中国学会与病毒共存之前,需要认真进行灵魂探索。”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加上还有(中共)20大,如果在20大之前死好多人,你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就要承担责任了。”

习进平与普京仍有不同

前美国情报官海尔认为,习近平与普京虽然都是专制领导人,但他们的性格不同。“我认为普京显然愿意冒险并做鲁莽的事情,但我认为习近平不会。我认为习近平是一个更加谨慎务实的领导人。我的意思是他肯定是大胆果断的。但我不认为他具有普京可能有的那种冲动个性。所以我的意思是,是的,他们有共同点,因为他们都是专制领导人,但我认为他们的领导风格、他们的个性,以及他们对风险的计算存在着差异。”

具体到俄乌战争,海尔认为,习近平犯的是很多领导人都会犯的战术错误。“我认为习近平肯定对俄罗斯袭击乌克兰的性质、程度和强度感到惊讶。”海尔说,“我的意思是,无论这是否是误判,我认为这肯定会给习近平带来问题和进退两难的境地。我想也许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个误判。但我认为很容易夸大这些误判的严重程度,因为总会有意外。”

专制强人对西方民主精于算计并屡有斩获

“习近平等专制强人其实是精于算计和务实的,并屡有斩获。”旅居德国的资深时事评论作家长平告诉美国之音,“他们在加强统治对抗民主制度上是成功的。”

长平认为,专制者算计的是保政权的稳定,而非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人们通常认为,国家强大,专制者的权力自然随之强大。但是,二者并不能完全画等号。比如,毛泽东在朝鲜战争中用几十万中国人的生命,换来了自己在东亚事务的发言权。文革让中国几近崩溃,但是毛本人的权力登峰造极。”长平在给美国之音的书面评论中写道。

“算计并不需要他们有多聪明。他们只是看透了西方的政治游戏:民主政治的本性是谋求和平,也会选出善于妥协的领导人。在外交政策上的表现就是对专制国家的绥靖。”

“同时他们也看透了人性的弱点:胆小怕事,容易腐败,可以贿赂。”

“因此,专制者总有机会。邓小平六四屠杀引发全球人神共愤,也一时让中共国家力量变弱,但是他随时可以改变或者假装改变方向,会立即赢得西方国家的合作。”

长平继续指出,“双手沾满鲜血的普京也可以依样画葫芦,实在不行退居二线,把权力交给自己人中的‘改革派’,西方国家立即会欢呼与合作,”直到另一个“独裁者”出来才大呼上当。

习近平和普京是强人傻瓜还是精于算计的独裁者?依照多位专家的解读,关键在于从哪个角度去观察。出于国家和百姓的利益,他们可能是“愚蠢”和“误判”的;但如果从独裁者巩固统治权的角度,他们一向对西方民主制度精于算计,即便失败,也会把一切怪罪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05/17308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