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寒山碧:公安高官纷落马 傅政华当打手惨收场

寒山碧:习江激斗傅政华落马,再证做中共打手无好下场。(大纪元制图)

3月31日,中共纪委国家监委对前司法部部长、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傅政华“双开”,通报措辞异常严厉。前海南省政协港澳委员、时事评论员寒山碧对本报《珍言真语》表示,傅政华是压迫人民不择手段的“酷吏”,习上台后公安系统遭重度清洗,印证为中共卖命的人终无好下场。

傅政华出身平民曾帮习扳倒周永康

“傅政华是平民出身,没有任何红二代、官二代这些强硬的后台。作为一个平民能够升上这么高的职位是不容易的。”寒山碧指,傅政华由北京市公安局的一个普通侦查员做起,后升为刑侦处副处长,曾侦破“1996年运钞车抢劫案”、“1997年白宝山案”、“门头沟袭警案”、“黄光裕案”、“马加爵案”等大案要案。“可以说他的工作能力是相当强的,靠工作能力来升职的。”

2010年傅政华升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两个月后,北京市公安局查封了天上人间、名门夜宴、花都、凯富国际四家北京顶级夜总会,傅政华因此声名大噪。

寒山碧表示,傅政华是公安系统中的一个重要人物。除了擅长办案以外,他最大的功劳是协助胡锦涛习近平,扫平了周永康的政法系统。

他忆述,十年前傅政华任北京公安局局长时,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的儿子令谷,驾驶跑车带着两个衣着暴露的美女,在北京街头发生严重车祸,令谷当场被撞死。这一天是2012年3月18日,正好是薄熙来被免职后第三天。“令计划想利用他的职权来掩盖这件事情,他就不给北京市公安局来查案,用了中央警卫局的警察去维护现场。”

“这件事情是由周永康的系统去处理的,掩盖了一段时间。但傅政华向胡锦涛报告了这件事情。因为中央警卫局的调动或者他们的任务,中央办公厅是没有权力处理的,要直接由总书记下命令。这样不只是违规而且是犯法的。因此揭露了令计划与周永康之间的好多秘密往来,同时牵扯到薄熙来案件。”

“关键是傅政华出了一份力,所以习近平能够瓦解了周永康政法系统这个‘刀把子’。”寒山碧当时以为,傅政华会因此得到习近平的信任,将来有机会升为公安部部长,甚至政法委书记、政治局委员。“但是想不到,他在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的位置上止步,转任司法部部长。应该是习近平对他的信任出现了问题。”

傅政华罪名一箩筐投靠孟建柱被“扫雷”

寒山碧觉得,中共给傅政华定的诸多罪名中,“从未真正忠于党和人民”有点可笑,“收受巨额财物”没有数字,“长期违规领用和携带枪支”小题大做,“长期搞迷信活动”更加奇怪;至于傅“生活奢靡享乐”、“恣意妄为”,2013年人民网文章中却夸赞他“不吸烟不喝酒”、“低调为人”。

还有政治野心极度膨胀、政治品行极为卑劣、投机钻营、利令智昏、为达到个人政治目标不择手段……“这些罪名其实都是政治语言,不是刑事的法律语言。如果他投靠习近平,就不会有这样的罪名了。”“显然傅政华是反习近平的派系。”

寒山碧相信,傅的罪名中“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拉帮结派、结党营私”才是重点。他强调,孙力军比傅政华的地位低,傅政华在2015年至2018年做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时,孙力军只是副主任;孙力军升为公安部副部长也比傅政华迟,而且傅是常务副部长,孙只是副部长。“一个官阶高了半级的人,为什么会投靠和参加一个比他低级的、自己下属的团伙呢?这是匪夷所思的。”

“傅政华投靠的不是孙力军,而是孙力军背后的势力。”寒山碧指,孙力军的背后势力是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孙力军本来就是孟建柱的政治秘书。”“孟建柱的背后当然是曾庆红江泽民。所以这就明摆着是二十大前夕,习近平正在‘扫雷’,一些潜在的危险他都要清除。”“最后会不会扳倒曾庆红呢?我们不知道它的斗争会如何发展下去,我觉得有机会。”

公安酷吏不断落马做中共打手难善终

2013年以来,共有5名中共公安部副部长被查,分别是李东生孟宏伟、孙力军、傅政华、刘彦平。寒山碧强调,这对所有为中共卖命的人都是一个警示,“最后的下场可能都是跟孙力军、傅政华差不多”。

“傅政华是一个酷吏,收到上头命令之后,压迫老百姓或者下面的人是不择手段、非常残酷的。”傅政华被指发动了2015年“709大抓捕”,绑架了中国23省数以百计的维权律师,“给共产党维稳他是立了大功了;但是打击人民维权和抗争,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可能再没人敢代表人民去抗争了。”而孙力军被指主导了香港2014年“铜锣湾书店案”,插手香港事务、破坏《基本法》。

此二人的老领导、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已退休,“我想他很难全身而退”。

“酷吏几乎没有一个好下场。”寒山碧形容,习近平上台后,原来的公安系统几乎被“一窝端”。“对公安系统的斗争(仍在继续),关乎习近平的位置可不可以坐得稳、可不可以在二十大连任的问题。他的阻力都不小的,因为江派起码曾庆红还在。”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06/17313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