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谢田:中国融资渠道萎缩 金融环境恶化

今年以来,中国的筹资渠道在持续萎缩,资金枯竭的危险开始凸显。图为香港维多利亚港的城市夜景。(Philippe Lopez/AFP via Getty Images)

俄乌战争已经持续了七个星期,虽然战争会如何结束还未可知、还是人们谈论的焦点,但战争带来的后遗症已经开始显现。国际粮价的上涨和粮食供应的紧张,通货膨胀的压力持续增加,美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增长创历史新高,和国际金融和货币体系的重新洗牌,都是这场战争的“附带伤害”(collateral damage)。目前局势下,中国的国内疫情和大面积封城带来的紧张气氛还在持续,中国的国际环境也在继续恶化。而且,中国的筹资渠道已经开始萎缩,融资成本上升,资金流动性短缺,爆发金融危机的风险也随之上升。

美国联储会目前准备大幅度持续的缩表,每个月近一千亿美元,且升息的频率也在加快,使得美国国债的收益率增高。过去十多年来,中国的国债收益率一直远高于同期限的美国国债,使以人民币计价的债权、证券等等,对那些被中共诱惑、或希望涉足中国市场的投资者,会产生很大的吸引力。但随着美联储通过多次加息以对抗通胀,而中共央行又必须维持货币宽松来提振国内经济、为房地产市场输血,中国国债将丧失十余年来相较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优势。并且,随着美国的持续升息和中共的按兵不动,美中利率倒挂的现象,就很可能出现,因为中共不得不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继续保持低利率,来提振房地产行业和风雨飘摇的中国经济,如此,中国资金外流的速度也会继续增加。

中共的国家债券利率,原来比美国的国债利率高出2%,如今利率差距大大减小,从原来的2%降到现在的0.12%。外国投资者在今年3月减持了超过150亿美元的中国债券,从世界第二大债券市场——中国的大撤资创下了历史纪录,大量资金回流到了美国。

中国金融环境恶化和国际市场对中国增长乏力的预期,与中国的企业,尤其是房地产企业广泛的债务到期、还款困难、违约频发,都息息相关。恒大和其它房地产企业的外债危机,资不抵债,流动性危机,外汇紧缺,都因为中国经济的下滑和房地产销售的疲软有关。房地产市场销售下滑、房市继续走低,会有更多的房地产企业陷入困境。投资中国地产行业的股票、债券、和公司债的欧美公司,如今有苦难言,他们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未来,早已内心不能看好,但碍于中共的淫威,还不敢把信心的丧失公开的表露出来。恒大的债务危机,带来中国整个地产行业融资成本的上升,也让国际投资界失去信心。

中国的国际融资环境恶化,融资渠道萎缩,首先在香港体现了出来。香港被中共剥夺港人自由、践踏法治、政府力量强力压制、中共人士精心渗透、对民主人士和自由的捍卫者的恶意打击的后果,在金融和经济领域开始浮现。在中共暴政的影响之外,香港也受到全球地缘政治局势的影响、和供应链断裂的冲击,加上央行加息等因素和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今年第一季度,香港的IPO(股票初始上市)市场景气惨淡。毕马威(KPMG)中国发表的《中国 大陆和香港IPO市场﹕2022年第一季度回顾》的分析显示,2022年首季迄今,香港股市全球募集资金总额为522亿美元,较2021年首季大幅度下滑54%!

据商业统计公司Statista的数据,2021年,按上市公司的市值总额计算,全球前八大股票交易中心分别是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27.69万亿美元)、纳斯达克(NASDAQ)(24.56万亿美元)、上海证券交易所(SSE)(8.15万亿美元)、欧洲证券交易所(EURONEXT)(7.33万亿美元)、日本交易集团(JEG)(6.54万亿美元)、深圳证券交易所(6.22万亿美元)、伦敦股票交易所(LSE)(3.8万亿美元)、和港交所(5.43万亿美元)。虽然上海和深圳的上市交易公司的市值总额都高于港交所,但从获取外汇的角度看,港交所的重要性都远远高于上海和深圳。

据德勤中国的资本市场服务部最新发布的《2021年中国 大陆及香港新股市场回顾及2022年前景展望》,展望2022年,他们预计A股新股市场将会在上海科创板、创业板及北交所的新股数量攀升的支持下持续增长。大部分的新股将会来自中小型制造及科技企业。在2022年,上海科创板该有170至200只新股融资2,100至2,500亿元人民币;同年或另会有210至240只新股于创业板上市融资1,600亿至1,800亿元人民币。上海及深圳主板预计将有120至150只新股融资2,000亿至2,300亿元人民币。

但香港的新股市场,受到持续的地缘政治问题、监管变化影响 大陆包括新经济及教育在内等多个行业,以及市场对于加息及缩减购债规模揣测所带来的冲击。德勤的报告说,香港2021年第二季度及第四季度就已经放缓。在2022年,香港市场将迎接更多来自于美国上市的中概股的双重主要及第二上市,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的上市机制,将有助吸引来自亚洲区内高增长企业或已私有化的中概股以SPAC并购目标形式上市。一般认为,虽然地缘角力导致市场利空因素频现,然而作为中国最国际化的城市,其资本市场发展与时并进、资金自由进出及充裕的流动性,香港定当持续成为中资企业的首选境外上市地。

虽然香港是中资企业的首选境外上市地,但条件更为优越的中国公司,更希望在美国上市,直接深入美国资本市场。美国经济在疫情之后的恢复,劳动力市场非常强劲,但通货膨胀的压力削弱了人们的收入水平和真正的购买力。美国对中国企业的警觉,对来自中共的威胁,和对台湾的支持,却在与日俱增。

中共的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中国对私营教育培训公司的打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实施《控股外国公司责任法》、对于禁止可变利益实体(VIE)到境外上市的揣测,令中国企业和中国概念股(China concepts stock)在美国的上市受到遏制。这一趋势在2021年下半年尤其突出,并且会持续到至少2022年。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最近表示,五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证券面临退市的风险。今年三月的SEC公告说,包括盛美半导体设备(ACM Research)、百胜中国(Yum China)、百济神州(BeiGene)、再鼎医药(Zai Lab)、和黄医药(HutchMed)等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没有遵守《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FCAA)的规定。SEC官网显示,五间公司需在月内提供证据,自证不具备被除牌的条件。在美国上市的外国公司如果不允许美国监管机关连续3年审查该于其本国的账册,证交会有权对其在美国的预托证券(ADR)除牌。

这是SEC首次针对未遵守《控股外国公司责任法》的特定股票点名。该法案于2020年通过,根据该法案,如果美国监管机构连续3年无法审查公司财务审计,允许SEC将公司从美国交易所下市。最近以来,中共当局放宽了这些中国公司的财务审计控制,允许外国会计公司介入审计,也放宽对财务报表披露的限制。显然,资金的短缺、外汇的枯竭、对外国金融市场对中国关闭的恐惧,让中共把原来视为“核心机密”、“国家安全”等的所谓“机密”内容,不得不对美国政府的监管机构和外国投资者开放。

中国股市可能被美国除名的新闻,重新点起市场对中概股要撤离美国的忧虑,中概股因此哀嚎一片。同一星期,中企股票在美国连续下跌,滴滴最多曾跌42%,爱奇艺下降10.3%,百度走低9.3%。其它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如京东、阿里巴巴、百度、微博、滴滴全球、腾讯控股、哔哩哔哩都大幅下降。这些中概股的下跌,甚至带动中国股市跌至近16个月的新低;在香港上市的中概股也遭遇恐慌性抛售,使得恒生指数来到5年的新低。

中国公司在美国的融资渠道受阻,对这些公司来说,从风险管理的角度来说,他们开始积极寻找备选的上市之地。如此,可能加速中概股的回流。但中概股的回流,并不是中共当局所期望的结局。在美国受挫的中概股互联网企业,似乎只有两个出路:在香港或A股上市;或者干脆私有化。但是这些中概股公司如果“扎堆回归”港股市场,会对港股市场的流动性、交易和估值带来一定的压力。今年一季,港股市场表现不佳,恒生指数今年以来跌幅达到13%,恒生科技跌幅达到26%,恒生中国企业指数下跌15%。中国概念股离开美国,失去了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能力;回归香港,又带来对港股市场的困扰;回归中国A股,则起不到为中共当局挣得外汇的功能。

今年三月底,英国最高法院院长韦彦德(Robert Reed)勋爵和副院长贺知义(Patrick Hodge)勋爵宣布,辞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职务,即时生效。两人辞任之后,现时终审法院仍有4位本地非常任法官和10位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非常任法官。10位海外非常任法官之中,6位来自英国,3位来自澳洲,1位来自加拿大。在英国法官带头辞职之下,其他海外非常任法官据悉也会很快地辞职。

香港法律界人士和香港民众已经认识到,香港本地法官许多都不是判案,而是在执行政治任务而已。因为中共横加香港的恶法,法院接到越来越多的《国安法》案例,外藉法官看到这些案件后迟早都会辞职。外藉法官更重视荣誉、职业操守,单凭高薪厚禄也不能聘请得到。外籍法官的离职,反映的是香港社会和法律环境的恶化,而随之而来的商业环境、商业法律环境、金融企业运作的法律保障,都会随之恶化。香港作为中国大陆吸引外资、吸引外汇、国际转运、国际金融中心的功能,也将日渐衰退。中共当局亲手杀死了香港这个生金蛋的母鸡,断送了香港的未来,也跟金钱财富“过不去”,最终会彻底扼杀中国大陆这一宝贵的融资渠道。

俄乌战争目前已经进入第七个星期,其受大国操纵、持续作为军火试验场和武器大卖场的可能性也在增加,进而拖累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不管俄乌战争怎样结局,中国即便不是最大的输家,也可能是第二、第三大的输家。这是因为,中共会因为乌克兰成为一片废墟,而失去其军事技术和先进武器的最大来源;中共也会因为俄罗斯的没落,失去最大和最强的战略伙伴和后盾。俄乌战争中人们发现,俄罗斯的军事力量、武器水准,与美国差了几个数量级;而中共最先进的武器装备,人们知道,都是来自俄罗斯的二流武器,因为俄国人拒绝把最先进的武器卖给中共。俄乌战争结束之后,中共将不得不形单影只地面对美国和西方,接踵而来的美中冲突爆发之际,没有俄罗斯的撑腰,也没有乌克兰的武器,中共的辽宁号航母、驱逐舰、潜艇、舰载机,在美国的先进军事科技面前,都会成为一堆堆的废铁。面对军事科技的挑战和引进科技的资金需求,中共会发现其外汇和融资渠道的萎缩,是多么的致命和关键。

进入2022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的困境益发显现,中共总理李克强在离职前夕,不得不继续实施已经用滥了的刺激经济的旧法。与中共病毒疫情等因素的影响有关,中国3月份进口意外衰退0.1%,出口年增率也降至14.7%。针对经济下滑的压力加大,李克强决定进一步加大出口退税等政策支持,力保外贸。他还要求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受疫情严重影响行业和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支持。金融业的资金流动,尤其是外汇融资的需求,对中国的融资渠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总而言之,中国目前的经济形势下,融资渠道开始萎缩,金融环境全面告急。并且,随着俄乌战争可能的持续,可能接踵而来的美中冲突,世界经济走向衰退的压力,美国经济潜在的下滑,全球通货膨胀的继续,中国的金融环境和融资环境、债务压力,可能会更进一步的恶化,融资渠道萎缩的瓶颈效应,也会更加凸显出来。

(作者为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市场学教授暨约翰奥林棕榈讲席教授)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18/1736487.html